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4、有文化的流氓
    一关就是三个月,等三个月出来,南关可能早就大变样,老大也换成了其他人,这是老嘎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好不容易在南关打下自己的地盘,一旦丢了要想再夺回来就难了。现在这世道不比从前,靠拳头或者靠义气就能聚拢一群小弟,现在拼的是财力,小弟们都是有奶便是娘的货色,只要有吃有喝有钱花,马仔小弟是不愁的。可人进去了,钱也就没了,谁还会傻傻地等着你出来?
“秦……秦市长,你……你这是公报私仇。我打了人我认账,可这只是治安问题,最多交点罚款,赔礼道歉我也认了,你有什么权力把我关起来?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要去上访告你以权谋私。”老嘎抬起头不忿地说道。
秦风从桌子上抓起一根铁钳子,劈头抽在老嘎脑袋上。铁钳子没多少分量,打人也疼不到哪去,可这玩意要看搁在谁手里,在秦风手里效果就不一样了,一下子就在老嘎脑袋上抽出一条血槽,鲜血汩汩流了出来。
“告我?你当你上访就有礼。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你打的是谁,他是什么身份?你这样的瘪三也敢跟我讲法律,赔礼道歉就想了事,这世上有那么便宜的事吗?”秦风扭过头看着方正祥问道:“这小子有没有案底?最近都犯过什么事你心里肯定比谁都清楚,新账旧账一块算,证据掌握充足后移交检察院,不判个三年五年就别让他出来。”
方正祥苦笑,这家伙真是什么都清楚,想蒙他是蒙不了的,老嘎的案底到底有多黑,作为这一片的派出所所长,没有人比他跟更清楚了。按理说,老嘎犯的那些事,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打架斗殴,没人追究也不是多大个事,可真要认真追究起来,按照现行法律,判个三五年绝对足够了。
“嗯,没问题,这小子我早就想收拾他了。以前的楚平南虽然霸道,可还算守规矩,不随便滋事,这小子忒不是个东西,整天好事不干,专干坏事。就这么一个小瘪三,手底下有几个狐朋狗友,就把自己当个大佬了。”方正祥顺着秦风的意思说道。
秦风抬脚一脚踹在老嘎的脸上,站起身踩着他的脸冷声说道:“听到了吗?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不跟你一般见识,还老想跟我叫板,现在清楚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了吗?烂泥塘里的一只臭泥鳅,你也敢冒充龙王的后人。来人,把这条杂鱼给我带走,免得污了老子的眼。”
老嘎的心在流血,此刻他不是感觉到自己有多么不堪,而是意识到有文化的人整人是多么可怕,这才是真流氓啊,自己那点手段比起这些有文化的人简直就是小儿科,而且这些流氓是有执照的,论起整人这些有执照的流氓是多么的坦荡。打个人而已,无非是打破了头,当时抱了秦风的名号后还是没敢下死手,要不霍天启就不是坐在这里,而是躺倒医院了。这在老嘎眼里这都不算事,可打的对象不同,结果是截然不同的,不仅挨了顿毒打,还要吃三五年牢饭,自己还没地方讲理去。
这时胡乱披着一件外套的小雨回来了,脸上的泪痕犹在,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得霍天启心疼得流血,抱着小雨又是抚摸又是亲吻安慰的,把小姑娘感动得都不会了。
“表哥,今天出了这种事真是没面子,你的伤口还需要回去帮你清理一下,今晚就算了,咱们还是回去吧。”秦风冲着霍天启说道,心想都伤成这样了,也该消停点了,反正还有几天时间,稍微恢复点元气再玩呗。
可霍天启却没事人一样笑笑,摆摆手无所谓道:“没事,一点小伤,我小时候顽皮,经常跟人打架,哪次受的伤不比这回重。你自己回去吧,我跟两个小妹妹找个地方谈谈人生去。”
小雨和小丽都羞涩地挖了霍天启一眼,但眼神中却深情款款,似乎也是依依不舍,虽然被人破坏了良好的氛围,但好赖事情都过去了,老嘎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被霍天启这么一撩拨,心里那股*摁都摁不住了。
秦风叹了口气,无奈地苦笑一声道:“你小子早晚死在女人肚皮上,都成这个逼样了,还不忘撩妹,我真是服了你了。”
霍天启哈哈大笑,拥着两个女孩就走了,出了夜市,拦了一辆出租车,跑去龙门客栈开房去了。
秦风扭头看了一眼站在张娇身后的壮汉,又扫了一眼跟着他的那群小弟,冷声道:“你们也都给我老实点,别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们,谁敢冒头就打掉谁,老老实实做点事情,别没事打打杀杀的,楚平南和老嘎的下场就是你们的榜样,知道吗?”
“知道,知道,多谢秦市长教诲,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老百姓,一门心思只想赚点钱养家糊口,打打杀杀的那都是小孩子的把戏。”五大三粗的壮汉低声下气说道。
从烧烤店出来,张娇紧紧跟着秦风,亦步亦趋。秦风走到车门口,打了个哈欠,抬腕看看时间,都两点钟了,扭头对张娇说道:“太晚了,送我回去取了车我就回去睡了,改天再来玩。”
“你真要回去啊,我家离这很近,一脚油门就到。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不成。”张娇一脸幽怨地说道。
秦风摇摇头,解释道:“大家还是各自回家比较好,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就是了,没必要牺牲自己的身体,大家的关系还是纯粹点比较好,你说呢。”
“我可不是图你这个副市长,而是真的很喜欢你这个人呀,我是个女人,女人也是有需求的,你就当帮个忙呗。”张娇狡辩道,早已下定决心豁出去了,最牢靠的关系就是身体的亲密关系,男人和女人之间怎么可能有友谊呢。
“这个忙你还是找别人吧。”秦风笑笑,拉开车门坐上车,张娇开车往神女酒吧而去,一路上,两个人都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一个脑子里琢磨怎么才能把这家伙拉下水,一个在权衡利弊,这一步迈出去,以后会是什么结果真的是难以预料,多少官员就是被这么拉下马的。美女再好,可是代价太大的话,还是亏本的生意。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