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5、霍天启
    表哥?秦风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人,不仅看着面善,而且眉眼之间与母亲的确有几分相像,年轻人也正面带微笑望着自己,点点头说道:“你就是秦风表弟吧,我是霍天启,虽然咱们从来没见过,但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很亲,这大概就是血缘关系吧。”
霍月兰冲年舒颜笑笑,客气了一句,连忙拉着秦风的手走到霍天启身边,介绍道:“风儿,这是你二舅的小儿子霍天成,比你只大一岁,专程从南华过来看我们的,快叫表哥。”

“天启表哥,欢迎你到家里来做客,今晚我陪你好好喝两杯。”秦风热情又客气地说道,对母亲那边从未接触过的亲人,他总觉得很陌生,感觉有点怪怪的。
霍天启伸出手,握着秦风伸过来的手,笑道:“今晚一定要多喝几杯,你们家酿的桂花陈酿我在南华喝过一杯,久久难忘,这次来一定要管够呀。”说着话霍天启看了眼跟在秦风身后的年舒颜,笑着问道:“这位是弟妹吧,长得真漂亮。”
“不不不,天启表哥你误会了,这是我朋友,来银城投资的。”秦风连忙介绍年舒颜给霍天启:“年舒颜,她是投资联盟的老幺,先来打个前站,明天还有几个人要过来,他们准备开秦家庄后面翠霞山的旅游资源。”
“哦,原来是年总,失敬失敬,快请坐。”霍天启十分热情地邀请年舒颜坐下,并亲手给她斟满一杯茶递了过去。年轻人很容易打成一片,聊了几句就显得十分熟络了,几个人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霍月兰和秦志戬进了厨房准备晚饭,秦风三人坐在一起闲聊,从交谈中得知,霍天启跟年舒颜一样,都没有从政,而是自己在南华市开了一家国际贸易公司,公司近几年展很迅猛,业务遍布江南各省和中西亚以及东欧几个国家,也算是事业有成了。
“表弟,我这次来爷爷和奶奶可是给我了我死命令,国庆节一定要把你带去南华让他们见一面。你可一定要去,要不然我回去可没办法交叉,二老能把我的皮扒了。”霍天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秦风还真没有国庆节出行的计划,这阵子忙的焦头烂额,心情又很郁闷,国庆节只想回秦家庄来休息几天,调节下心情,可看着霍天启真诚的目光,敷衍道:“国庆我可能要值班,到时候看情况吧,有时间就去。”
“那不行,国庆你必须跟我过去,要不我就不走了。”霍天启很严肃地说道,看样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年舒颜忽然说道:“南华市近几年展特别快,经济环境蛮好的,我们也有计划去南华寻找商机,看看有什么项目值得投资的,到时候天气表哥可一定要多多关照小妹哟。”
“好啊,南华人民欢迎你。要我说,国庆节你和小风一起到南华来吧,路上还有个伴。到时候我带你们到南华好好玩几天,南华还是有不少地方值得去一去的。”霍天启不明就里,还以为秦风和年舒颜正在谈男女朋友的初级阶段,有意撮合两人。
关键是年舒颜也不想点破,反而脸一红,略显娇羞地说道:“那好呀,只要他国庆节过去,我就去。一直都想去南华玩玩,也没有特别好的机会,这次去了还有人接待,那就再好不过了。”
秦风怕霍天启一直误会下去,再次解释道:“天启表哥,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我们真的只是一般朋友,明天那帮人来了我们正准备结拜呢。”
霍天启笑笑,认真观察了一番两人的面相,笑道:“我看你们两个倒是挺般配的,郎才女貌,珠联璧合,要是能成就一段姻缘,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啊,哈哈。”
这时候秦明月回来了,霍天启赶忙站起身打招呼,年舒颜也客气地问候,秦风趁机赶紧拎着水果去后院,洗干净后放进一个竹篮里端出来放到桌上让大家享用。
霍月兰手脚麻利,没多大功夫一桌丰盛的晚餐就做好了,秦风去酒窖里拎了一坛桂花陈酿,一桌六个人开始共进晚餐。
霍天启的酒量很好,作为客人,先每人敬了他一杯酒,然后他又逐一回敬了一圈,两圈下来,半坛子酒都下了他的肚子,但仍然目光清亮,毫无醉意,与大家谈笑风生。
到底是大户人家培养出来的子弟,谈吐文雅,知识渊博,谈天说地都很有见识,让霍月兰感觉特别有面子,整个进餐过程中一直用温柔的目光不时看看秦风,又看看霍天启,脸上荡漾着柔和的光芒,整个人仿佛都能照亮偌大的庭院。
吃完饭,秦风带着霍天启和年舒颜出去散步,沿着秦家庄的青石板路一路闲聊着来到村口的清水河边。乡村的天黑得比较早,八点多钟天色就黑透了,头顶上升起一轮明月,各家院子以及酒厂的大灯投射出来的灯光下倒也没那么黑,依稀可以看见四周的景致和路面。
“姑姑这二十多年来就生活在这么一个风景如画,世外桃源般的地方,难怪这么多年能够安心在这里过日子,在这里生活人的心是比较静,没有都市那种喧嚣和浮躁。”站在水声潺潺的清水河边,霍天启凝望着缓缓流淌的河水感慨道。
秦风没吱声,脑子里却在想,母亲这么多年生活在这里,但心却始终怀念着那个生养她的故乡,对亲人刻骨铭心的思念,外人又何尝能理解呢。
霍天启忽然说道:“表弟,年轻人其实还是应该走出去,去大城市里奋斗,小地方毕竟资源有限,你有没有想过去异地工作?”
秦风扭过头,诧异地看着霍天启,不明所以地问道:“什么意思?”
霍天启笑了笑,从兜里摸出一把南华本土的香烟,抽出一根递给秦风,自己也点燃一支,说道:“我来之前,爷爷和父亲从白山调取了你这几年工作的履历和资料,对你进行了细致的研究。他们都认为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短短几年时间就做出这么大的成绩,商量着想用干部交换的方式把你调到南华工作。
你知道,爷爷是南下干部,在南华的人脉还是很深厚的,我爸现在是江南省省委副书记,江北省他们很难为你出上力,但到了江南,他们还是能为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秦风想也不想就回绝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在银城蛮好,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亲朋好友都在这里,活得自在。去了南华我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想法还是打住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