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74、民心所向
    这一个嘴巴子把姚晓倩打蒙了,也把她身上那股傲慢和张狂打得无影无踪,她捂着脸愣怔地看着尤天亮,半天没敢相信一向斯文的尤天亮真的会动手打她,懵逼半天后说道:“尤市长,你……你打我?”
“打你?打那你还算轻的,都是你这个蠢货,一家六口五死一伤,你出去堪堪,现在尸体就在市政府大门口摆了一排。你到现在还在推卸责任,死不认错。如果我有这个权力,真想把你们两口子拉出去当场枪毙掉,你们还是人吗?”尤天亮的滔天怒火一不可遏止。
刚才透过窗户秦风并没有看到死者的尸体被人抬到了大门口,整整齐齐摆了一排,触目惊心,但尤天亮是知道的,所以他的情绪才会如此的失控,一改往日的温良,这个人才因此变得十分暴躁。
身上的傲气打没了,可泼劲却上来了,尤天亮是个书生,不像秦风这种土匪,对泼妇没那么强悍的震慑力,姚晓倩张牙舞爪向尤天亮扑了上去,红着眼睛嘶吼道:“王八蛋,老娘跟你拼了,欺负女人,你算什么玩意。”
姚晓倩人高马大,身高与尤天亮差不多,但体重却能顶上两个尤天亮,扑上去如同一座肉山,手指眼瞅着就要抓破尤天亮的脸,头忽然被人从后面抓住,一股大力袭来,姚晓倩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然后她就看到一只手左右开弓,噼里啪啦一阵大嘴巴子抽上来,抽得姚晓倩眼冒金星,头晕脑胀,半天没搞清楚到底是谁在打她。
“姓秦的,你他妈欺人太甚,打女人算什么本事。你和尤市长可真是一丘之貉,除了会欺负女人,你们还能干什么?”作为姚晓倩的丈夫,刘默然不再沉默,指着秦风的鼻子破口大骂。
秦风一把将姚晓倩扔在墙壁上,砰一声脑袋先撞在墙上,然后噗通一声身体软软地倒在地上。扔掉姚晓倩,秦风就奔着刘默然过去了,二话不说,抬起腿一脚踹在胸口上,身体呼的一声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姚晓倩这座肉山上,两夫妻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
“秦风,你疯了,怎么像条疯狗一样乱打人,赶快住手!”黄鉴大呼小叫起来。
秦风回过头,两只眼睛凶狠地盯着黄鉴,一抹浓烈的杀机在眼神里一闪而过,然后就奔着黄鉴过去了。黄鉴一看来势汹汹的秦风,知道大事不好,拔腿就想跑,刚转过身,就被秦风一把从后面揪住了脖子,然后单手举了起来,拎着人来到老太太身边,将黄鉴扔在地上厉声喝道:“跪下道歉!”
“你真的疯了,尤市长,你赶快管管这个疯子,他居然要我跪下道歉,这还是我们党的干部吗?”黄鉴死狗一样坐在地上,满眼通红,仍然在嘴硬。
尤天亮像一座冰山一样看着黄鉴,眼神里全是嘲弄,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人骨子里就已经冥顽不化,他们心里根本就没有他人的利益,只有他们自己的利益,对付这种人,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使用最强硬的手段,迫使他们屈服。
“你道不道歉?”秦风冷着脸问道,眼神内的杀气越来越浓烈。
“我……我……我只有领导责任,命令不是我下的,我……”黄鉴仍在为自己辩护。
啪啪啪……秦风不再客气,抬起手一脸抽了五六个嘴巴子,抽得黄鉴的一张脸迅肿胀起来,所有的尊严和荣耀,以及那由权力堆积起来的骄傲感也不复存在。
秦风厉声喝道:“道歉!不要再跟我狡辩,之所以会出这种事,责任全在你。什么领导责任,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内情,你他妈的私心害死了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说你冷血都抬举你了,畜生,道歉!”
这段时间以来,秦风始终在隐忍,让他愤怒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人心真的是坏了,可是为了调和各方面的关系和利益,他只能不断地妥协和退让,天生嫉恶如仇的他今天终于彻底爆了。
黄鉴果然是个贱人,不打不肯认错,一打就怂,马上扑过去爬到老太太脚下,抱着老太太的腿哭喊道:“老人家,我错了,是我失职,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为你补偿。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一定要节哀顺变啊。”
“我不要补偿,我要我儿子,我要我孙子。”老太太喃喃自语,一想到这个世界上就剩下自己和小孙女相依为命,她的心就痛得死去回来,血流不止,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支撑她的精神支柱。
尤天亮看了一眼那三名选出来的代表,指了指沙说道:“既然是来谈判,那就谈谈吧。作为银城市市长,我代表市政府做个表态,这件事我们一定给你们一个说法,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管涉及到谁,我们都会秉公处理。各位有什么要求,现在都可以提出来,大家商量着来,可以吗?”
这里生的事三位代表都看在眼里,来之前他们心里淤积了无限的怒火,抱着一种赴死的心态来跟市政府谈判,可看到尤天亮与秦风对三位涉事人的处理,让他们看到了一股浩然正气,政府不是不讲理,而是有些人太过贪婪,完全没有责任心,尤天亮和秦风的表现,赢得了三人的好感。
最重要的是,秦风名声在外,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位英雄,一个为民办事的好市长。在南关拆迁之前,很多人都跟东关正街的拆迁户打听过,大概知道整个流程,也知道东关正街的拆迁是秦风主导的,虽然有个别拆迁户对秦风也颇有微词,但大多数拆迁户还是比较认可他的工作,至少那边整个进程有条不紊,没有出什么乱子,每户也都得到了合理的补偿。
这次拆迁户来上访,有很多人是希望能见到秦风,跟他好好谈谈的,所以有秦风出面,至少在心理上赢得了他们的信任,有些话也愿意跟他讲。
死者的堂哥,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道:“尤市长,秦市长,我们其实要求不高,除了严惩凶手,我们希望这次拆迁能由秦市长负责,规格跟东关那边差不多就可以。如果是秦市长主导,我们心里就觉得踏实,因为我们都知道,他不坑人,而且能为老百姓办事。”
听到这番话,尤天亮不禁回头看了秦风一眼,鼻子一酸,心中一暖,民意啊,这就是民心所向,老百姓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他们知道谁是在给他们办事,谁是在欺压他们。
可秦风却是另外一番想法,瘪犊子玩意儿,最后还让老子来给你擦屁股,你们等着吧,屁股不是这么白擦的。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