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6、铁腕整治
    在门口停下车,秦风就看到医院住院部大楼前堵着一群人,这些人自带水壶和干粮,打着横幅静坐在住院部门口,横幅上写着:庸医误诊,害死人命,请求政府主持公道。
病患家属带着一群亲戚朋友堵在住院部门口,严重干扰了医院的正常工作,可医院方因为理亏,居然没有人出面调停,就任由他们静坐在这里示威。院长胡大江不见人,副院长吴松山也不见人,甚至没有一个主任医师出现,卫生局的人更是没有影子,只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记者在一旁拍照,等待着有人出现,闹出更大的乱子以便争取版面。
看到这种情景,秦风气就不打一处来,下车后对吴刚说道:“马上打电话给医院院长胡大江和副院长吴松山,让他们下来看看。”
吴刚掏出手机,拨打胡大江的手机,电话接通后说道:“胡院长,你马上下楼到住院部大楼前,秦市长来视察了。”
胡大江惊叫道:“啊,什么,秦副市长来啦?可是住院部大楼门口有病患家属还在闹事,我下去很危险,这些人蛮不讲理,能把我生吞活剥了,要不请秦副市长到我办公室来吧。”
吴刚怒道:“秦市长就在楼下,你马上下来,这是命令,不要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
挂了电话,吴刚又拨打副院长吴松山的电话,吴松山也是不敢下楼,希望秦风能去他办公室。吴刚怒不可遏,怒吼道:“我*,你不下来是吧,老子上去把你个老狗抓下来!”
挂了电话,吴刚回头看了一眼秦风,秦风没吱声,吴刚就明白什么意思了,大步上了医院大楼,过了一会儿,一只手揪着胡志刚的脖子,一只手揪着吴松山的脖领子,将两个人从办公室拎了下来。
那些病患家属一看到胡大江和吴松山出现了,果然群穷激愤,大声嚷嚷着围了上来,大吵大嚷着要跟他们索赔。秦风站在一边没动,冷眼看着眼前生的一切,心里了冷到了极点。谁说老百姓都是善良的?就算是医生误诊,导致病患的悲剧,可人已经被你们的人捅死了,已经偿了命,也该冷静下来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是用这种方式来引同情,从而让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归根到底,他们并不是多么的善良,不过是想趁机多要点赔偿,用自己亲人的性命来达到捞钱的目的,这样的冷血残酷,比禽兽都不如。长久闹下去,人们就会看穿他们的真实目的,社会舆论也不会同情和支持他们。说穿了,这是一群愚昧而无耻的人。
胡大江和吴松山被病患家属和职业医闹围在中间,衣服都快被扯烂了,狼狈不堪,又是求饶又是作揖的,只求这些人不要得理不饶人。可是拿不出钱来赔偿,病人家属和职业医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越嚷嚷还越来劲,抓着胡大江就是一顿挠,脸都被挠花了。
“别,别打了,我们赔钱,赔钱还不行吗?”胡大江实在扛不住了,狼狈不堪地说道。
一名病患家属说道:“拿一百万出来,马上给钱,要现金,否则这事没完。”
“好好,我这就打电话叫财务去取钱,马上给你们钱,可以了吧。”胡大江讨饶道:“你们这样闹也不是办法,秦副市长可在那边看着呢,他是我们的主管领导,这事归根结底还是他说了算。”
病患家属扭头看到秦风,手指着秦风骂道:“王八蛋,你们这些狗官,就知道官官相护,今天拿不出钱来,咱们就没完。你说的秦副市长就是那个年轻人吗,我们要找他好好理论理论。”
“没错,那位就是秦副市长,有什么事你们可以跟他说。”胡大江可怜巴巴地说道。
病患家属奔着秦风就冲了过来,二十多人气势汹汹,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到秦风面前,领头的一个中年男人喝道:“你就是副市长秦风?我弟弟被这个医院的庸医误诊,割除了肾脏,下半辈子基本上瘫痪在床上了,政府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医院赔偿一百万算是轻的,我们还要向法院起诉,我弟弟这辈子就住在医院了,他们医院要负责到底。”
秦风冷眼看着这群人,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怒火、
“你说话啊,哑巴了吗?”中年男人手指着秦风呵斥道。
秦风走上前,抬手一个嘴巴子抽了过去,啪的一声抽在中年男人的脸上,仍然黑着脸一言不。
“打人,你凭什么打人?副市长打人啦,大家快来看啊。”那名中年男人捂着脸大喊大叫,希望引起吃瓜群众的围观,甚至有人挺身而出,为自己伸张正义。
回答他的是又一个嘴巴子,这回秦风下手很重,脸都给打肿了,话开始说不利索。其他病患家属和职业医闹一看事情闹大了,把副市长都拖下水,达到了他们的目的,兴奋不已,一个个冲上来围着秦风,准备来一场歼灭战。
秦风可不是软柿子,上来一个就是一个嘴巴子抽过去,这回注入了内力,一个嘴巴子抽过去人就被抽得人仰马翻,一张张脸全部被抽肿了,抽了四五个人之后,其他人不敢上前了,尤其那些职业医闹都是来帮闲的,犯不上为了别人自己挨打,纷纷准备开溜。
秦风冷喝道:“一个都不准走,谁敢走就不是抽嘴巴子,是打断狗腿。我还就不信你们闹事有理,来啊,继续闹,我倒要看看,你们能闹到什么地步。”
职业医闹们一看碰上了硬茬,纷纷准备跑路,正好李红开着警车带着几个人来了,堵在了医院门口,医闹们无处可逃,只能站在原地等候落。
“你,是什么人?谁请你来的。说实话,只要我听到一句假话,等待你的就是大嘴巴子。”秦风冷声说道,吓得被询问的医闹低下头,浑身开始颤抖起来。
“我叫张三田,是病人的哥哥请我来的,每天给一百块钱。”医闹低着头说道。
有人带头,其他人也不敢硬撑着,低着头交代了自己的身份,以及雇主就是病人的哥哥,那个被秦风抽了两个嘴巴子的中年男人。
“是谁把主刀大夫捅死的?”秦风继续喝问道。
“是病人的弟弟,叫宋集,已经跑了。”另一名医闹小声说道。
秦风冷喝一声:“来人,把这群王八蛋全部抓回公安局,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们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