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9、恩将仇报
    秦风其实也是一身冷汗,浑身感觉都虚脱了,刚才那几声虎啸消耗了太多内力,待那群猞猁离去后,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身上的衣服全部被冷汗浸湿了。
刘小飞拿着一个水壶,小心翼翼走到秦风身边,看着头上汗水都氤氲起一层雾气的秦风,又是敬佩又是心疼,双手将水壶递给秦风,小声说道:“师父,你……喝点水,没……没事吧。”
秦风接过水壶,喝了一大口水,吁出一口气,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有气无力地说道:“没……没事了,刚才好……好险。”
“师父,你……你刚才……跟它们说什么?”刘小飞一脸好奇的问道。
其他人也都聚拢到秦风身边,满脸好奇与震惊地看着他,完全想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人是妖,居然真的跟猞猁谈判成功了,这他娘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不可能相信啊。
秦风惨淡地笑了笑,说道:“老虎是兽中之王,形意拳里的虎形就是模仿老虎的捕猎动作创造出来的,我刚才用的就是虎形里的虎扑,告诉他们,这里是本王的地盘,你们都给我滚远点,否则杀无赦。”
“扯吧,你叫一声它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岳翔难以置信地反驳道:“那后来那只猞猁头领也吼了几声,它说的什么意思?你也能听懂吗?”
秦风喝了口水,擦擦嘴巴解释道:“我当然听不懂什么意思,要能听懂那还是人吗?不过意思大概也能猜出来吧,丛林也是江湖,双方结了梁子,那就要茬架,它的意思无非是我们无故伤了它们,是我们有错在先。不过丛林不是讲道理的地方,讲的是弱肉强食,老虎怎么会怕几只猞猁,继续警告两声。那群猞猁见惹不起,就走了呗。不过我也是在赌,如果人家不买账,那只能以命相搏了。”
岳翔低头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好像是有点道理。今天多亏有你在,我们总算没有吃亏。哎,以前小昔老夸你多才,说你这个好,那个好。我还有点不服气,今天真的服了,这反应就是比一般人快。”
“那当然了,我哥的名气可不是吹出来的,那是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闯出来的。你去银城扫听扫听,提起秦风,哪个不竖大拇指。”魏晓芬忍不住开始得瑟,好像是在夸奖她一般。
其他人也都纷纷对秦风刚才的表现表示钦佩,唯独刘钧黑着脸,脸上写满了羡慕嫉妒恨。别人越是认可秦风,他心中的炉火就越是熊熊燃烧,手指不知不觉间扣在了手枪的扳机上,枪口悄悄对准了秦风的脑袋,甚至有一种一枪打死这个劲敌的冲动。
人对危险的感觉是非常敏感的,秦风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敌意和杀气,猛回头,眼睛正好看到刘钧对准他的枪口,以及那只蠢蠢欲动的手指,脸色变得异常阴冷,盯着刘钧冷声问道:“你要干什么?你想杀了我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刘钧脸上,看到他握枪的姿势,一个个全部勃然变色,这回没轮到唐亮动手,岳翔都忍不住了,上前一拳打在刘钧脸上,紧接着又一脚踹在他的腹部,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手枪,怒指着刘钧骂道:“我看你是疯了!混账东西,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妒忌一个人能让你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吗?”
大家每个人看刘钧的眼神都充满了鄙夷和不屑,一个被妒火冲昏头脑的人是疯狂而又不可理喻的,这样的人留在团队中就是一颗炸弹,谁也摸不准他的脉,什么时候会被无名之火引爆,其他人还得给他陪葬。
“疯了,他已经疯了,我不想跟他玩了,哪一天被他害死都不知道。”年舒颜也恼了,居然企图杀害刚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这样的人留在团队中太可怕了。
俞飞鸿看着唐亮,问道:“唐哥,你是我们的老大哥,你说吧,怎么处理他?这个人确实不适合跟我们一起考察了,他现在就是一个疯子,跟一个疯子合作,我们都得给他陪葬。”
“不,我没疯,我刚才不是有意的,根本没想过要杀他,我……我只是……”刘钧从地上爬起来,声嘶力竭地辩解,希望能留在队伍里,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自己被踢出局。
在这片丛林中,他一个人根本就别想走出去,而且一旦被投资联盟踢出局,他在江州的衙内圈子里几乎不会有人再接纳他了。虽说他老子也是高干,可很多关系他同样是要维护的,否则那些大工程哪里有那么容易让他拿到。
唐亮扫了一圈众人,叹了口气问道:“其他人呢,什么意见?”
大家都不做声,但他们的眼神出卖了内心真实的想法,那就是对刘钧强烈的逼视。一个圈子有一个圈子潜在的规矩,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聪明人都选择遵守这个规矩,谁触犯了这个规矩,意味着与大多数人为敌,可以说是自绝于人民了。
“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就当默认了。好吧,刘钧,你先下山吧,等回到江州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唐亮一脸严肃地说道。
刘钧这回是彻底被吓破了胆,他不甘心地怒吼道:“不!怎么会这样,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要帮着一个外人来处罚我。”
“你到现在还死不认错,简直是无可救药了。之前你把所有人都陷入了危险之地,却丝毫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现在秦风帮我们解了围,你却将枪口对准了这个把我们从危险境地解救出来的人,恩将仇报,谁还敢跟你玩?你想死没问题,但请你不要拖着别人跟你一起去死,而且死得还这么窝囊,这么卑劣!”很少开口说话的耿乐义愤填膺地说道。
秦风始终默默无语,他也在观察着这些*,这群人虽然都是眼高手低之辈,到了大山里基本上都是废物,可毕竟家庭出身不一样,从小接触的事物也不一样,看问题的高度比平民百姓的就高了一个层次,他们的智商绝对是够用的,看问题也比较深刻。
“好了,秦老弟,你抽个人带他下山,我们继续上山,都到了这里了,不能半途而废,必须要登上顶峰,体验一把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唐亮斩钉截铁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