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7、这功利的世界
    秦风将u盘插入电脑,打开文件夹,现里面不仅有文字和图片资料,图片都是胡大江与多个女性的亲密照,或者与医药代表交易的图片,而且还有一些视频。打开视频,居然是胡大江在办公室与多名女性生关系的偷拍录像,可以看出这是用针孔摄像头拍摄的,里面的胡大江和那些女性说话办事的表情都很自然,而且清晰度很高,想必用的是高清摄像头。
这个吴松山心机可真是够缜密的,居然能在胡大江豪华的办公室里安装摄像头,准确地捕捉到他与医院的医生护士,或者医药代表什么的搞权色交易的时间和周期,这一定费了很大的功夫,这份动力和心思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秦副市长,胡大江这个人太贪婪了,你看这张照片,这辆车就是一家药厂为了能让他们厂生产的药品进入我们医院,直接送了一辆价值五十万的路虎给胡大江。你说这五十万的路虎,不都分摊到了药品里了吗,医院的药不贵才怪呢。
这都不算什么,每年药厂还要请胡大江和他的姘头去海南岛等地旅游,管吃管住管玩,甚至连嫖资也代付。你说说,这样的干部怎么配当院长,他能把好关吗,反而利用职权为自己谋利益。总之这个人十分的腐化堕落,我们医院上下很多人都对他十分愤慨和鄙视,都盼着他早早下台呢。”吴松山义愤填膺地说道。
秦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淡淡地问道:“嗯,如果真如你所说,胡大江如此腐化堕落,确实要严查。不过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作为副院长,有没有参与到这些勾当之中,直接或者间接接受过贿赂呢?”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秦副市长,我不是那样的人,平生最反感没有医德的败类了,对这类现象和这些人深恶痛绝。”吴松山赶忙把自己撇干净,好像他就是天下第一号正人君子。其实在秦风眼里,他就是这类人,比胡大江之流更下贱。
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了,秦风将档案袋锁进抽屉里,说道:“好了吴副院长,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回去吧。如果你手头还有材料,分头给卫生局纪检和市纪委分别寄送一份这个材料,看看他们的反应。他们如果立案,那就由纪检出面,如果置之不理,我再找纪检委要个说法,你看这样如何?”
“好好好,秦副市长,我回去再搜集一些证据,动下面的科室主任也写检举揭信检举胡大江这个败类。那您先忙,我走了。”吴松山唯唯诺诺地出去了,一走出秦风办公室的门,长出了一口气。胡大江,你就等着进监狱吧,院长的位子是我的了。
待吴松山离开之后,秦风又欣赏一个人独自了一下胡大江的那些艳照和视频,现这狗日的是个重口味,跟他生关系的女人什么类型的都有,似乎只要是个女人就来者不拒,有长得年轻漂亮的,也有半老徐娘,还有长得实在不敢恭维的,五花八门,真是来者不拒啊。
秦风还现一个规律,那些长得丑的女人反而更骚,更放得开,胡大江那副尊容她们也不觉得反胃,干得还挺欢实,真是让秦风大开眼界。没有强迫,也没有伤害,一切都是自愿交易。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从办公室出来,秦风给余昔打电话,问她今晚来不来银城。余昔告诉秦风,东桥镇有些事把她缠住了,这两天都忙到很晚,赶不回银城,让秦风自己照顾好自己。
秦风很想问问余昔到底被什么事给缠住了手脚,可余昔自己不说,他也不好直接问,强忍着内心的好奇没有追问。
挂了电话秦风拨打秦长生的手机,让他明天带两个人过来,帮自己搬家。秦长生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明天一早就开车带人过来帮忙。
挂了电话秦风又犯愁了,一个人吃饭太孤单,想找个人一起又不知道找谁,想来想去,还是去欧云飞那里,跟老头子一起吃顿饭,互相抱团取暖,两个孤单的人还能做个伴。
开车到了东关,来到欧云飞的宅院门口,却现大门紧锁,这老头跑哪去了?秦风摸出手机,拨打欧云飞的手机,接通后欧云飞告诉秦风,他去江州了,省城江州有一个中医协会的活动,他要出席。这次全省凡是有点名望的中医都在受邀之列,也许秦明月也收到了邀请函,机会难得,他想通过这次活动打探一下小师妹的下落,也许能找到一丝线索。
得,连这孤寡老头子都有地方去,秦风却落了个孤家寡人,一个人形单影只,想找个人一块吃饭都难。
正难受着,秦风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欧阳青打来了,心里一阵窃喜,终于有人想起自己了,马上接通了电话。
“咦,这次接电话倒是挺快的。老领导,你现在哪呢,我想找你一块吃顿饭呀,不知道肯不肯赏这个脸啊。”欧阳青说道,
秦风故意拿捏道:“请人吃饭你也不早点约,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一点诚意都没有。”
欧阳青笑道:“我这不也是刚下班嘛,你还没吃吧,到同庆饭庄一块吃点吧,我也好久没见你了,挺想你的。”
秦风答应下来,开着车往同庆饭庄而去,心里始终觉得欧阳青这个点喊吃饭有点不正常,但也没想出来哪里不正常。
到了饭庄门口,秦风停好车从车里下来,看到欧阳青已经在饭庄门口等着了,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信步走了过去。
“老领导,现在轻易不敢给你打电话了,知道你是个大忙人,每天请你吃饭的人排成队吧。”欧阳青笑道,脸上带着讨好的神色,说话也比以前小心了许多,让秦风忽然有些不适应。
两个人进了包房,秦风看到李智和江小月居然都坐在里面,看到秦风进来,两个人立刻站起身,满脸的微笑。
看到这两个人,秦风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欧阳青这个点给自己打电话。果然都是无利不起早啊,他忽然有些厌恶起眼前这些人来,这也太势利了,有什么事你不能明说呢,还要通过欧阳青把自己约出来。
秦风心里忽然涌起一阵悲哀,人一旦有了利益的诱惑,就真的不再那么纯粹了,对他们来说,自己不过是个具有使用价值的人,所谓的同事情谊不过是一种冠冕堂皇的掩饰罢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