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0、贤良淑德
    宋晓军一愣,他出来的时候是司机开车送过来的,并没有人跟他收费啊。不过也隐约听人说起过,说是公路局和交警队有人在路上设卡收费,尤其对过往的运输车辆收费很高,搞得很多供应商怨声载道。但这事他懒得管,只要不危及他的地位,他大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眼不见心不烦,为混两年提上来铺路。
听到秦风的提问,顾正国面露怒色,一个地方一旦开工建设,必然会有各种人想法设法趁机捞钱,这是屡见不鲜,顾正国已经采信了八九分,但没有急于表态,而是想观察下宋晓军的反应。
“有这种事?我真的不知道啊,秦副市长,你说的是真的吗?”宋晓军一脸莫名其妙地问道。
装什么逼,秦风黑着脸,心头火起,怒声道:“你认为我是在危言耸听吗?这种事我会跟你开玩笑吗?”
“如果真有这种现象,我回去马上组织人调查清楚,查实后一定严肃处理,决不允许任何破坏东桥镇展的事情生。”宋晓军信誓旦旦保证,一脸的果决。
秦风看了一眼顾正国,沉声道:“那好,这事就交给你来办,尽快查清楚是谁在背后支持这些人如此胆大妄为。东桥镇现在经济蓬勃展,基建项目一个接着一个,这种事随时可能生,你们镇委镇政府必须高度重视,凡事破坏经济建设的行为都必须及时制止。原本今天遇到这事我是要亲自处理的,可当时急着送我父母去机场,时间耽误不起,暂时忍下一口恶气,但不代表我就能容忍这种现象存在。”
“好好好,我回去后立刻派人调查清楚,严查责任人,给秦副市长一个交代,给东桥镇的老百姓一个交代。”宋晓军说道。
秦风想了想,说道:“其实东桥镇还有一个项目可以开,作为带动全市经济展的增长点,那就是翠霞山的旅游开。你们镇委镇政府要主动引进投资,如果翠霞山的旅游能开,那绝对能带动一个大的产业链,银城的经济一盘棋就活了。”
宋晓军点头称是,可想了想却又说道:“不是我们不想开,而是来谈判的开商条件太苛刻,自身实力又很普通,还需要向银行贷款,炒了好几年的开,到现在也没有个结果,我们也很着急啊。”
“你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开商上门,那得等到什么时候,难道干工作就不能主动点,自己走出去寻找合作者?什么都等着别人给你喂到嘴里,你哪道菜都别想吃到。”秦风忍不住批了宋晓军一句。
现在很多思想僵化的干部,骨子里还有一种优越感,不可屈尊,总认为自己是管理者,别人要求着自己办事,捧着金饭碗要饭,实在让人不知道说什么。
宋晓军不吭声了,脸色有些难看,心里暗想,你一个刚上任的副市长,资历比老子浅多了,真以为官大一级压死人啊,老子一大把年纪轮得到你个小毛孩子来批评教育嘛。
顾正国始终没有吭声,冷眼听着两人谈话,心里已经有所倾向秦风的为官态度,为人民服务不是一句空话,心里要装着自己的事业心,干实事,而不是总想着把功劳揽在自己身上,往上爬除了花钱跑关系,托人情,却不知道真正干事的人是每个领导都需要的,光会溜须拍马,屁事干不成那也是很难混下去的。
“好了,宋书记,东桥镇的工作进展我知道了,我们就谈到这里,你先走吧,我跟秦副市长聊两句。”顾正国下了逐客令。
宋晓军站起身,点头哈腰地走了。等他一出门,顾正国就指着秦风的鼻子笑骂道:“你小子,臭脾气一点都没改,话虽然说得在理,可实话是很伤人的,你就不怕得罪人吗?”
秦风苦笑道:“我当然不想得罪人,可有些人实在是不像话,东桥镇虽然经济爆式增长,可问题也很多。尤其是天玺药业进驻之后,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乱收费只是其中一种现象,这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见不得光的勾当。”
顾正国点点头,这一点明摆着,任何建设项目后面都可能隐藏着黑幕,这是利益使然,必须加强监管,他想了想,说道:“那让你在东桥镇蹲点一段时间,好好治理一下建设过程中的各种非法交易和贪腐,你敢不敢去?”
“有什么不敢的,我也正有这个想法,只是担心市委这边有别的安排。如果顾书记有这个想法,那我就在东桥镇蹲点,我要让那些敢胡乱伸手的人记住,伸手必被抓。”秦风神色坚决地回答。
顾正国点点头,满眼的欣赏,正色说道:“有这个决心就很好。这几天你把手头的工作处理一下,完成交接后就去东桥镇蹲点。眼下东桥镇是我们银城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一定要管理好,不能出纰漏。”
跟顾正国又聊了一会,秦风告辞离去,从市委出来时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六点钟了,这个时候早已下了班,秦风摸出手机拨打魏晓芬的电话,电话通了之后秦风说道:“晓芬,休息好了吧。我现在开车去接你,晚上找个地方一块去吃点东西。”
魏晓芬笑嘻嘻说道:“不用了,哥,你回来吧,我在你家里炒了几个菜,等你回来一起吃饭呢。”
“你炒了菜?”秦风纳闷地问道:“你还会炒菜,不是吧。”
魏晓芬得意地说道:“怎么,想不到吧,我的厨艺可棒了,你快回来吧,饭菜快做好了,就等你回来吃呢。”
秦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在的女孩子基本都是被父母娇惯长大的,没几个会做饭的。魏晓芬还在上学,居然会做饭,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兴冲冲地开车回到家里,三步两步上楼,伸手敲了敲门。
门从里面打开了,魏晓芬探出一个小脑袋,笑嘻嘻地说道:“闻到香味了吧?”
房间里飘出一股菜香味,厨房里还能听到锅碗瓢盆的声音,像是还有人在里面,秦风问道:“还有谁在?”
“进来你就知道了。”魏晓芬笑着把秦风拉了进来,走到客厅就看到余昔系着围裙在炒菜,动作看起来有点笨拙,但这个形象却给人一种十分贤淑德良的感觉。
“呵,你什么时候来了?我们的霸道女总裁余总原来还会炒菜做饭啊,真是难得。”秦风满脸幸福地说道。
余昔脸上挂着微笑,说道:“我也是现学现卖,你凑合着吃吧,到时候不好吃也别说出来,给我留点面子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