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2、过路费
    当天晚上,秦风平生第一次喝醉了,村里人听到消息后,纷纷跑到家里来道贺,这个敬杯酒,那个敬杯酒,有些还是长辈敬酒,不喝都不行,还不能刘建耍诈。最后一轮才轮到同辈人的年轻人敬酒,在喝过铁蛋和秦亮端过来的酒之后,秦风憨笑了两声,然后就从桌子上溜了下去,醉得不省人事。
余昔当晚一直陪在秦风身边,帮他挡了不少酒,自己替了都不知道多少杯,也喝得晕头转向,但始终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当秦风溜到桌子底下去之后,在场的人都哄笑起来。余昔松了一口气,帮着霍月兰搀扶着秦风进了房间,用热毛巾给他擦过脸,又擦了擦身上的汗水和酒水,一股酒劲冲上脑门,当即也躺倒在床上。
看着这两个喝得不省人事的家伙,一个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一个是很有可能成为自己儿媳的女孩,霍月兰哭笑不得,温柔地轻抚着秦风的脸膛,有心成全二人,让他们就这样睡在一张床上。可一想到公公那张严肃的脸,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轻轻扛起余昔,将她送到另外一张床上躺下,简单用清水擦了擦脸,自己出去收拾外面的碗筷酒盅。
这一夜的月色很好,霍月兰收拾完东西,也累得够呛,坐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忽然想念起自己的家乡,以及多年未曾联系的父母,心里猛然就伤感起来,眼角的泪光隐现,一行清泪从眼角流出。
刚洗完澡的秦志戬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霍月兰坐在院子里呆,神情凄凉,脸上还挂着泪花,不由有些心疼,走过来轻抚着霍月兰的秀,柔声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风儿成才了,你怎么还伤心起来了。”
霍月兰抽了抽鼻子,擦去脸上的泪水,哽咽道:“我……我想家了,想我爸妈,还有我那两个哥哥。这么多年没联系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
秦志戬沉默了,在这件事上,他始终觉得愧对妻子。霍月兰为了自己,与自己家里人断绝了往来,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回过一次家乡,心里肯定无时无刻不再想念着他们。妻子心里的苦,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要不……抽个时间,我们去你家乡看看,我上门给岳父和岳母大人赔罪。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你的亲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亲情更重要,亲人,毕竟是亲人啊。”秦志戬一脸内疚地说道。
霍月兰忽然就紧张激动起来,是啊,为什么不回去看看,不管怎么说,父母毕竟是父母,当初那么强烈的反对这门婚事,也是为了自己好。也许他们早就原谅了自己,只是碍于颜面没有到秦家庄来找过自己,可是自己毕竟是晚辈,为什么不能主动认个错呢。
“真的?你说的。”霍月兰有些迟疑地问道,其实内心深处这个念头已经无法遏止,心早就飞回了那座江南城市。
秦志戬用力点点头,认真地说道:“当然是真的,其实我早就有这个念头了,可是害怕你心里难过,所以始终没敢提。事不宜迟,明天我把诊所的工作交代一下,咱们明天就坐飞机去南华市。”
“好,好,我……我真的有点迫不及待了,志戬,谢谢你。”霍月兰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泪水再次喷薄而出,激动地一把抱住了秦志戬,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打湿了秦志戬的衣服。
第二天秦风醒来的时候口干舌燥,脑子里仍然晕乎乎的,昨晚喝得实在太多了,第一次醉得不省人事。幸亏是在自己家里喝酒,如果是在外面,那就丢人现眼了。
揉着脑仁从屋里出来,看到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吃早饭,秦明月拿眼睛瞟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说道:“赶快去洗漱,吃完早饭帮你爸妈准备一下,给他们订两张去南华市的机票,你爸妈要去看你外公和外婆,你开车送他们去机场。”
“啊……”秦风有点没反应过来,脑子本来就迟钝,这个消息太突兀了,外公和外婆从小在他的印象里就是不存在的,忽然听到父母要去看望他们,脑子都有些转不过弯来,惊醒过后连忙表态道:“哦,好好好,我这就打电话订机票,爸妈你们把身份证给我用一下。”
洗漱完之后,秦风用手机软件给秦志戬和霍月兰订好机票,然后才开始吃饭。
这时候余昔伸着懒腰从房间里出来,看到秦风一家人都已经吃完早点准备上班了,羞涩地笑了一下,跑回屋里拿出自己的洗漱用品到后院去洗漱。接着魏晓芬也起床洗漱,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新的一天开始了。
秦风帮着霍月兰在家里收拾东西,准备了一些土特产,往旅行箱里塞进去几瓶桂花陈酿和保健酒,东西基本就收拾得差不多了。秦志戬安排好诊所里的工作,匆匆回到家里,简单准备了一下,秦风就开车送两人去江州机场。
霍月兰一走,秦风也不待在秦家庄,余昔要忙投资建厂的基建工作,还要分别走访签署了种植协议的农户,魏晓芬无事可干,又没人陪,闹着也要跟秦志戬一起去机场送行,索性坐在车一块去了。
一路上,霍月兰的心都是忐忑不安地,一只手紧紧抓着秦志戬的手,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这次回去见父母,他们会如何对待自己,还像以前那样决绝吗?他们又会如何对待自己这个显得老实木讷的老公呢?如果他们仍然冷言冷语,看不起秦志戬,自己会不会还像年轻时候一样,拉着秦志戬扭头离家而去呢?
霍月兰思绪万千,天人交战,秦志戬也能感觉到他的不安,但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紧紧握着霍月兰的手。
“妈,你们这次去准备待几天?要我说,不如你们趁这个机会多去几个地方旅游,出去散散心也好。”秦风开着车说道,他透过后视镜也现了母亲的不安。
“呃,好,多去几个地方。诊所一开起来,忙得什么都顾不上,我是应该陪你妈多转几个地方,反正咱现在也不缺钱。”秦志戬附和道。
这时轿车开出了东桥镇,刚准备拐上高公路,忽然现这个拐角处居然有人设下了路卡,一个穿着协警衣服的男子招手示意停车。
秦风一个急刹车停下车,摇下车窗探出脑袋怒吼道:“这个地方向来是畅通无阻,什么人敢在这里设卡,把路卡赶快搬走,不然我让你们好看。”
“下车交过路费,少他妈废话,不然谁他妈都别想过去。”对方的态度比秦风还横,语气十分的嚣张。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