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5、屁股决定脑袋
    书记和市长达成一致意见,政法委书记萧远山也没理由反对,组织部长金钟是尤天亮的人,自然也不会反对,十一个常委里四票支持,其他常委就算有意见,也不好公开与一二号人物唱反调,如此有悖常理的提议在常委会上居然十分顺利通过了表决,很快决议就送到了白山市委,提名秦风担任分管教科文的副市长,级别从正科提为副处。
副处级以上的干部的人事任命权力在白山市,要上市委党委会讨论,党委会上通过决议才能下达文件,最后还要通过市人大任命,有着严格的组织程序。
这个消息一传开,在银城和白山几乎炸了锅,这个消息太有震撼性了,刚提了一年正科的秦风居然被破格提拔为副市长,这小子是坐上了飞机吗,走了什么狗屎运,刚上任的银城市委书记竟然这么赏识他,没天理了。
这个决议不管最终能不能通过白山市委任命,秦风都成了一个绝对的异类存在于银城和白山地区,就连街头的老头老太太吃完饭也会大几句感慨——这小子命真是好啊,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自从消息传开后,秦风的手机几乎被打爆了,认识不认识的人都打来电话道贺,这个请吃饭,那个请喝茶,想方设法巴结他的人能从拆迁办排到市政府去,一天电话接的秦风脑袋都是木的,这一整天下来什么事都没干成,全剩下接电话了。
这一天下来,秦风疲惫不堪,原来接电话应付这些邀约比干活还累,脑子里一直昏昏沉沉的。所有请客吃饭的邀请秦风全部推掉了,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去应付这些事,答应这个不答应那个也得罪人,别人会说你达了,端起架子来了,索性谁的邀请都不参加。
从办公室走出来,秦风抬头看了一眼马上要落山的太阳,感觉头晕脑胀,脚步都有些虚浮,刚走到停车场,忽然旁边一辆车门打开了,欧阳青和江小月从车里出来,嬉皮笑脸看着秦风。
“咦,你们怎么在这儿?”秦风诧异地看着两个女人,心想这绝对是有预谋的,否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欧阳青笑嘻嘻说道:“呀,秦市长,今天打电话请你吃饭的人一定排了长队吧?”
秦风苦笑了一声,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
江小月笑了笑,说道:“我们知道要想请你吃饭,一竿子不知道支到啥时候去了,索性就在这里堵着你,绑也得把你绑去。今天一中一些老同事在海鲜酒楼订了一间房,等着请你吃饭,我们两个是被打来劫持你的。怎么样,秦市长,给我们两位小女子一点薄面呗。”
“我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你们就别难为我了,人多的地方我害怕,不想去。”秦风苦笑道。
两个女人都乐了,笑着一左一右架住秦风的胳膊,不由分说连拉带扯把秦风扯进欧阳青的车里,然后开车前往正宁路的海鲜酒楼。
一进包房,里面就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银城一中书记李怡玮和副校长李智为,另外还有一些老同事,一个个都热烈地看着秦风,脸上挂着谦卑的笑容,嘴巴里喊着秦市长,一个比一个热情。
秦风看着这些曾经熟悉的面孔,回想起自己在一中的那段时光,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自己混得不如意时,这些人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后来当上了副校长,在场不少人都是反对派,一个个背后不知道把自己骂了多少遍,总之没一个支持自己的。
可如今情景反转,自己跟他们的地位逐渐拉开,这些人又以另外一种眼光看待自己,以自己为荣,眼神里巴结的目光暴露了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靠着这点香火情,也许以后多少会帮上点忙。
这,就是人,更是现实生活,人只会嫉妒排斥与自己相差不大的人,而一旦拉开差距,那就成了仰慕和崇拜。
“大家别乱喊,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千万别当真,这些话传到市委领导耳朵里就不好了。”秦风谦虚地说道。
李怡玮笑了笑,热情洋溢地说道:“怎么会八字没一撇呢,市委书记和市长联名推荐您当这个主管教科文的副市长,白山那边怎么会不通过呢。秦市长啊,以后您可就是我们的主管领导了,在政策上一定要多照顾一中啊,一中不仅是您的母校,也是您职业人生开端的地方,相信您对一中的感情是十分深厚的,必然会多支持一中的工作。”
李怡玮也是副处级干部,可这一口一个您,让秦风觉得浑身别扭,一个比他年长二十多岁的男人如此奉承,实在让人无语。他苦笑了几声,说道:“不管我当不当这个副市长,对一中肯定是有感情的。这次高考移民案,一中也查出几名考生是山东籍的,让我脸上无光啊。李书记,以后这种现象必须坚决杜绝啊。”
李怡玮拉着秦风坐在他身边,看了眼坐在他旁边的副校长李智,说道:“这次一中确实给秦市长丢了脸,当初那几名学生改变户籍和学籍从一中报考时,我和李副校长都是坚决反对的。可新任校长为了过去年的成绩,一意孤行,最后搞成这个结果。不过话说回来,我和李副校长也是有责任的,立场不够坚定,没有坚决反对。”
李智连忙说道:“秦市长,你看你抽时间是不是回一中做一次调研,指导一下我们的工作,避免我们再犯类似的错误。最好能在学校做一次公开演讲,一中的很多学子都很怀念你。”
这人职务高了,也慢慢学会拍马屁了,秦风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李智,以前觉得这个人的品质还不错,虽然人不是那么机灵,但是个干实事的干部,可当了一年副校长,咋也学会溜须拍马了,任命还没下来,就跑到学校去做讲演,这不是让人给自己挑刺吗。难道真应了那句话,屁股决定脑袋?
李智被秦风看得有些不自在,讪讪地笑了笑。秦风也没多说什么,接下来就是吃饭喝酒,热热闹闹一直喝到快九点钟才散掉。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