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7、狂躁症
    李红开车送母亲欧桂花去秦家庄,原本老李头是不想搭理这个败家娘们的,可一听说去秦家庄,找秦风的爷爷看病顿时来了精神,闹着也要跟着去。欧桂花不乐意带他,可老李精神头却很足,死乞白赖跟着就去了。
自从那晚跟秦风在五一街市场喝过那场酒之后,老李头回到家就不再理睬欧桂花,无论欧桂花跟他说什么,哪怕是逼着他吵架也当做耳旁风,充耳不闻。被逼得紧了,充其量会来一句“你多厉害啊,一句话就把闺女的幸福给毁了,我不想跟你说话”,或者是一句“你还我女婿”,噎得欧桂花欲哭无泪,架都吵不起来,这生活还有啥意思。
到了秦家庄,李红直接把车开到了秦风家门口,拎着一个礼品盒带着父母进了门。秦风家只有霍月兰在,看到有人登门,认出是那个上次在家里吃过饭的刑警队长,后面还跟着老两口,笑脸相迎道:“哟,李警官,你怎么来了,真是稀客呀。”
李红尴尬地笑了笑,将手里的礼品袋递给霍月兰,说道:“阿姨,这次我是带我妈来看病的,他这阵子身子不舒服,我想找秦老先生给调理调理,给你们添麻烦了。上次来是执行任务,也没带什么礼物,这次一并补上,还望您不要客气。”
霍月兰接过礼品袋,冲欧桂花和老李头微笑示意,热情地说道:“不麻烦不麻烦,李警官真是太客气了,我家里不就是干这个的嘛。不过现在都不在家里瞧病了,都在诊所,我带你们过去。”
欧桂花看着外貌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霍月兰,眼睛都瞪直了,惊为天人,半天没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到底是秦风的姐姐还是他母亲,可听李红喊阿姨,应该是高一辈的,可是五十多岁的女人,怎么会保养的这么好?
待霍月兰进屋里放礼品的时候,欧桂花拉着李红的手悄声问道:“她是谁?秦风的妈妈,这……这也太年轻了吧,她到底多大啊。”
李红叹了口气,说道:“就是秦风的妈妈,人家心态好,自然就显得年轻,你看外貌跟我差不多,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
霍月兰从屋里出来,笑着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去诊所。现在那边比家里方便,什么都有,来瞧病的人比以前还要多,我爸和我老公整天忙得脚不沾地,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家里操持家务了。”
欧桂花拉住霍月兰的手,满脸羡慕地说道:“大妹子,你今年到底多大啊,多少岁生的孩子?”
霍月兰脸微微一红,拢了拢耳边的碎说道:“嗨,今年也奔五十了,老了,我是二十三岁生的风儿,一转眼孩子都那么大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呀。”
欧桂花惊得长大了嘴巴,五十岁的女人,居然长着三十岁的相貌,这人比人真是得死啊。自己几年五十刚过,可脸上的皱纹一大把,看起来像是六十岁,都是操心劳神操的啊。
一路走,欧桂花一路跟霍月兰聊着,充分挥了刨根问底的本领,什么都问,搞得霍月兰脸一次次变红,急得李红一个劲给她使眼色。
然而通过与霍月兰的交谈,欧桂花对她的好感直线上升,跟这个女人说话真是舒服,温文尔雅,语气缓慢,咬字清晰,不疾不徐,让人听着如沐春风,感觉这是一个教养非常好的女人。
济世堂已经营业几天了,病患来的很多,大多是周边村镇的,一般都是头疼脑热的小病,几服药下去就没事了。现在诊所的生意很红火,院子里打扫得也很干净,还栽种了一些绿植和鲜花,房子粉刷一新,外面贴着墙砖,房间打扫得十分干净,白色的床单和被套,乳胶油漆的柜子和桌子,显得十分洁净。
现在诊所除了秦家父子和一些赤脚医生外,卫生局还分配了一些卫校的小姑娘来这里实习,都穿着洁净的白色护士服,戴着护士帽,看起来十分的规范,而且病人和医护人员秩序井然,让人一来到这里心里就感觉十分宁静,不像那些大医院,一进去就感觉心烦意乱。
霍月兰先给欧桂花安排了一间病房,安排住下后找来秦明月,专程到病房里给欧桂花诊脉。老李头和欧桂花都是第一次见秦家人,看到身穿白大褂,留着胡须的秦明月时,一个词就跳进了脑海里——德高望重,当时就充满了一种莫名的信任。
秦明月抬起眼皮看着欧桂花,先通过望来观察,看她起色确实很差,眼窝深陷,愁眉不展,眉宇间还藏着一股戾气,皱皱眉问道:“这位女士,你最近身体不适主要是什么症状?”
欧桂花说道:“最近就是胸闷,有时候心跳得特别快,胸里好像有一股郁气,上不来,也下不去。吃什么都不香,每次也只能吃一点点东西就饱了。”
秦明月点点头,让欧桂花伸出手腕给她诊脉,片刻之后心中有了数,点点头说道:“你的确是淤积气闷造成的身体不适,而且还伴有间歇性的狂躁症,这都是心理郁气造成的。我劝你,凡事想开点,不必钻牛角尖,人活一世,除生死之外无大事,想通了也就那么回事。这样,我给你开三服药,这两天在秦家庄周边多转转,对你的病情有好处。”
“三服药就好了?”欧桂花难以置信地问道。
秦明月拈须笑道:“心病还要心药医嘛,你呀应该多出去走走,趁着腿脚还利索,多出去旅游,看看大好河山。人转的地方多了,阅历丰富了,自然头脑就豁然开朗了。我这三服药只能帮你调理,不能包治百病,你试试效果吧。”
说完秦明月拿起纸笔,写了一个方子交给霍月兰,让她去抓药,自己则起身离去。
看着秦明月和霍月兰先后离去,老李头不无感慨地说道:“你看看人家,活得多洒脱。快七十岁的人了,身子骨还这么硬朗,这都是人家的心态好,哪像你,动不动就狂躁,还看不上人家,你现在比较一下,人家这样的人家比谁家差了?要我说,是我们家高攀人家。”
欧桂花低头思索,今天倒秦家庄这一趟真是不虚此行,让她见识到了另外一种活法,顿时有些羞愧,思想也开始有所转变。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