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9、乱成一团
    应该说,市政府这边的动作还是很快的,法院立即冻结了泰盛地产的所有账户,封存所有往来账目,并查封了泰盛地产在银城的固定资产,委托银行进行拍卖。
而纪委那边也分别有纪委书记罗争和副书记蔡征,分别约谈了政法委书记郭淮和洪森。两个人都表示对自己儿子经营的泰盛地产如何运作不知情,虽然负有一定责任,但只是属于对子女的管教,导致儿女非法经营,他们也十分的痛心疾。而对郭睿和洪杰外逃去了哪里,两个人都表示毫不知情,如果有了消息,会第一时间大义灭亲。
虽然李勇交代了从郭淮和洪森的办公室内盗窃了巨额财务,但那只是一面之词,缺乏足够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两人贪腐,还无法给两人定罪。而买凶杀手也是他们授意自己的儿子出面,他们自己反而推得一干二净,这就让调查陷入了僵局。两个人虽然胆战心惊,可在没有铁证之前,很难对他们采取行动。
而在银城市公安局,因为内部泄露消息,导致郭睿和洪杰潜逃,萧远山勃然大怒,大雷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泄密了,在他治理下的公安局,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生泄密,这让他十分的怄火。如此重大的行动,知道核心机密的就那么几个人,居然也能走漏风声,这实在是说不过去。
萧远山开始内部严查,凡事接触这条消息,并参与行动的所有人员都过了一遍筛子,并没有确认谁是那个内鬼,连最可疑的目标都没有确定,这让萧远山更加恼火。
萧远山一个电话把李红叫到了办公室,黑着脸问道:“李红,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每次重大行动都存在泄密现象,问题是出在你们刑警队,还是别的部门?”
李红神色凝重,接二连三泄密让她也十分愤慨,队伍里你们的害群之马还没有清除干净,这种人留在警察队伍里早晚是心腹大患,沉思片刻后说道:“上次去丽水县抓捕李勇,我就现存在泄密现象。但后来抓到了罗大洛和韩楚风,我以为是他们通过探听口风得到的信息,毕竟他们跟我们刑警队的人都熟,从一些蛛丝马迹就能做出判断,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们内部的确存在对方的耳目。”
“去审罗大洛和韩楚风,问清楚到底是谁给他们透露的消息。这些败类,抓住一个严惩一个,绝不姑息手软。”萧远山十分恼火地说道,把办公桌拍得山响。
李红一脸为难地说道:“上次审问罗大洛是秦主任主任的,我们恐怕还是很难从罗大洛和韩楚风那里得到准确信息,一旦他们给我们假情报,反而容易误导我们的侦察。”
萧远山一下子就站起身来,砰的一拍桌子,怒吼道:“混账话!难道我们公安局就没能人了吗,什么事都要找秦风,那样会在市委领导眼里给我们造成什么印象?无能!真是一群废物,你们这么多人难道就比不上一个秦风?”
“是,我知道。”李红讪讪地应道,在她内心深处,的确对秦风形成了一种依赖,平时还觉察不到,可到了关键时刻不由自主就想到了秦风,暗自懊恼不已,低声道:“我现在马上去提审罗大洛。”
萧远山低吼道:“你等等,在罗大洛面前你还是个小辈,威慑力不够。让宋钟去审,审不出个一二三来,他这个副局长就回家抱孩子去。真是的,关键时刻用人的时候才现一个比一个难堪大用,平时都是干什么吃的!”
萧远山的确窝火,手下这么多人,可真正的硬手却有限,到了打攻坚战的时候就现个顶个的不好使,连他自己都动了心思,把秦风调到公安局来当个副局长自己能省多少心啊。
宋钟奉命去看守所提审罗大洛,罗大洛果然没让他失望,根本就不鸟气他,论资历,罗大洛要比这个才担任副局长几个月的宋钟要老得多,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宋钟气得浑身抖,关了监控对罗大洛也动了手,可任他用尽手段,罗大洛死扛着就是不说。
无奈之下,宋钟再次提审韩楚风。韩楚风也没把宋钟放在眼里,就算是吃尽了苦头,就是不供出同伙。在他看来,公安局内部有自己的同伙多少还能帮点忙,一旦所有耳目都被挖出来,那就没有人给自己传递情报了,与其被连根拔起,不如硬气一回。
宋钟很失望,自己干了半辈子刑侦,对犯罪分子有着绝对的威慑力,怎么就比不上秦风这个生瓜*。同样是上手段,秦风硬是打得罗大洛和韩楚风没脾气,胆都吓破了,可自己打得比秦风更狠,怎么就吓不到这两个败类。
秦风这会根本顾不上公安局这摊子破事,东关正街拆迁安置办公室那边出事了,他得赶过去救场。
接连几天,武伟他们都在研讨东关正街拆迁户的心理,总结以往拆迁的经验教训,根据每个拆迁户的具体情况制定方案和对策,打算逐个击破。这些天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办公室,因此没有人去跟拆迁户们谈。
拆迁户们被冷落了几天,有人沉不住气了,原本胃口被吊得很高,卯足了劲准备跟拆迁办殊死缠斗,缠得他们没脾气,只能妥协,答应他们的条件,保证个人利益最大化。可等来等去,拆迁办的人居然连门都不出了,原来轰轰烈烈的姿势起了个头就没了下文,这让一些人坐不住了,开始串联,纷纷跑到拆迁办公室的院子里,将办公室给围堵起来,要求派人跟他们谈判。
这个要求真是匪夷所思,以前是他们拉开架势胡搅蛮缠,就是不好好谈判,现在这边不动作了,他们倒不答应了,又开始要求谈判,而且气势汹汹,像是拆迁办欠了他们钱似的。
秦风接到武伟的电话,火赶到了拆迁安置办公室,一进院子就看到几十人将院子挤满了,堵在楼口,挥舞着拳头要求派代表出来谈判,武伟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一个个唾沫星子横飞,各说各的话,炒成一锅粥,除了乱,没有任何进展。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