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5、追魂针
    秦风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杀手就是上次跟踪自己的那个混蛋,贼心不死阴魂不散,居然胆大妄为到追杀到这里,勃然大怒,一声嘶吼几个健步就追了上去,凌空高高跃起,一记飞踹踢在了黑狼的后背上。
黑狼感觉自己像是遭遇了雷击,被一脚踹飞出去,滑到在地后顺着瓷砖地面滑冰般划出去十几米远。瓷砖地面刚用拖布拖过,十分的滑溜,黑狼被一脚踹飞出去反而因祸得福,迅远离了秦风的视线,爬起来从腰里拔出*,朝天花板开了一枪,顿时引起一阵骚乱,沿途的人纷纷乱窜,不少人抱着头蹲在墙角,硬是给黑狼闪开了一条通道,放任他逃跑。
秦风追出来后看到黑狼已经蹿出了酒店大堂,从三楼直接跳了下来,飞奔追了出去。
黑狼跑得太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差点一个踉跄栽倒在地。扭头一看,我的妈呀,这孙子居然追了出来,反手就是一枪打了过来。秦风迅一个闪身,子弹擦着耳朵飞了出去,耳朵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用手一摸,还好,只是擦掉了一块皮,渗出一点血丝。
他妈的真是悬啊,这要是再慢一点,一枪就脑袋开花了。秦风手里没有任何武器,不敢继续追下去了,停下了脚步,手里翻出一根银针,食指一弹,银针飞射而出,噗呲一声刺入黑狼的后背。
黑狼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反手又是一枪,砰的一声巨响,子弹打在水泥地面上,擦起一片火星子。
这时候一辆面包车开到了黑狼身边,车门迅打开开车的司机低吼道:“快,上车。”
黑狼二话不说,连滚带爬上了车,面包车一个漂移动作就飞奔而去。
秦风感觉很无奈,遇上拿枪的杀手他是没什么办法,除非先制人,还要冒着脑袋开花的危险,只能望着面包车离去的方向仰天长叹。
酒店的两名保安拎着塑胶棒跑了过来,看了看秦风问道:“秦主任,你没事吧,刚才太危险了,差一点就打中你了。啊,你耳朵出血了,要不要上医院?”
秦风摆摆手,说道:“没事,擦破点皮,弄点药膏就没事了。你们刘董呢,他怎么样,没事吧?”
保安答道:“没大事,被打掉两颗牙,正骂娘呢,我们队长这回惨了,非得被刘董解雇了不可。”
“你们也是,怎么能把这么危险的人物放进来,一点警惕性都没有。还好没出人命,要出了人命龙门客栈该关门歇业了。”秦风冷着脸说道,对这些保安的警惕性实在是不满意。
回到龙门客栈,秦风看到刘百万正在指着一群酒店工作人员破口大骂,那名保安队长直接吃了两个大饼,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其他人一都是战战兢兢的。
秦风回到包房里,花月禅和6瑶正一脸惊恐地望着自己,一看到秦风进来,马上迎了上来,左右查看,关怀备至地问道:“你……怎么样?刚才出了什么事,怎么还有人打枪,这地方也太乱了。”
秦风苦笑了一声,解释道:“不是这里乱,那个杀手是冲着我来的,有人出钱要我的小命,可惜让他混蛋跑了。如果不是他手里有枪,我早一拳把他打扁了。”
“啊?冲着你来的,什么人要杀你啊,这也太无法无天了吧。”6瑶惊得长大了嘴巴,在银城地面上,居然有人敢雇佣杀手干掉市长秘书,这也太耸人听闻了,什么人如此丧心病狂?
秦风说道:“我知道是谁,只是一时没有证据。不过你们放心,不出三日,我绝对抓到这个王八蛋。他被我的追魂针刺中,根本无解,只能等着我去将他生擒活捉回来。”
“追魂针?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花月禅满脸好奇地问道。
此刻6瑶眼睛紧紧盯着秦风,忽然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探秘的好奇心,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传奇呢?按理说,当现一个人随时可能带来危险时,以人类趋利避害的天性,肯定会与这个人保持距离,可女人有时候又天生是冒险家,越是危险的男人对她们越是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秦风摸出手机,拨通了张帆的手机号码,电话一通,秦风立刻追问道:“张帆,我刚才又遭到了那个杀手的袭击,我让你调查的事有结果了吗?你最好今晚就给我调查清楚,我马上带队过去抓人,再不抓住这混蛋,我的小命就没了。”
“啊,什么,他又去刺杀你了?”张帆吓坏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看来楚平南这个王八蛋是一心一意要置秦风于死地,顿时勃然大怒道:“秦主任,你放心,我就算倾家荡产也给你查出来。我现在马上找人去做了楚平南这龟孙子,王八蛋,太可恨了。”
“你别乱来。”秦风立刻阻止道:“先把人查清楚,要收拾楚平南我有的是时间。他不是要我的命吗,那我就跟他好好玩玩。”
张帆说道:“已经有眉目了,我正在等消息,估计今晚就会有结果,你等我电话。”
挂了电话,张帆立刻摸出手机打了一个人的手机,对着话筒说道:“老嘎,你马上过来酒吧一趟,我有事找你。”
话说黑狼上了面包车,一路逃窜,车子先开到老龙镇,然后又从老龙镇绕道回到南关,一路颠簸,黑狼吐了几乎有一大盆血,脸都变成了惨白色,内伤十分严重。尤其是后背那一根追魂针,导致整个后背都僵硬了,根本无法拔下来,照这样下去,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开车接应黑狼的不是别人,正是楚平南,他黑着脸看着半死不活的黑狼,真想下狠手亲手结果了这小子。可看到他手里的枪,又迟疑了,这小子杀人不眨眼,一旦被他现自己想杀人灭口,这混蛋说不定会先干掉自己。
“黑狼,你现在这个德性可怎么办?这根针一般人根本不敢给你起针,必须找个中医来。我听说东关那边有一个老中医,银针技术一流,名字叫欧云飞,我带你去那里起针吧。”楚平南说道。
黑狼快要把肝脏都吐出来了,毫不犹豫地说道:“那还等什么,快去吧,这该死的混蛋,老子跟他没完。”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