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1、扮猪吃老虎
    在山里长大的孩子,视力都特别好,极目远眺可以看清楚百米外的东西。铁蛋屏住呼吸,紧张地注视着那个不断靠近的东西,一颗心快要提到嗓子眼上了,那玩意越来越近,草丛虽然抖动得十分轻微,但铁蛋却看得一清二楚,绝对是个大家伙,马上学了三声鸟叫,向坐在篝火前烤火的秦风示警。
秦风虽然在烧烤,但精神始终高度紧张,密切关注着周围的一举一动,神识放出去周围十多米,任何稍微大一点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感官。在此之前,他就有一种危险临近的感觉,浑身肌肉都绷紧了,小心戒备着。有这堆篝火,大型野物和毒蛇之类的东西不敢靠近,但人就不同了,在这样气温降低冷风嗖嗖的夜晚,荒山野岭中这一点光亮绝对是致命的诱惑。
秦风继续翻烤着两只野味,已经烤得油光锃亮,一股股肉香扑面而来,秦风食指大动,喝了一口酒,撕下一只野鸡腿大口咀嚼起来。在这荒山野岭的,居然有酒有肉,这生活太奢侈了,铁蛋心里都忍不住埋怨:三哥啊三哥,你是成心的吧,馋死我了。
那团在丛林中蠕动的家伙慢慢放缓了动作,一点点前移,蛇一般灵动警惕,铁蛋不敢大意,全神贯注盯着那团东西。秦风虽然一边在吃肉喝酒,但神识却没敢有丝毫放松,他已经觉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靠近。
秦风装作漫不经心地嘀咕道:“好酒啊,咦,铁蛋那个混球跑哪去了,怎么还不回来。这小子,再不回来酒肉老子可一人吃光了。”
铁蛋快要疯了,真想大喊一声:“三哥,我在树上,你想馋死我啊。”
潜伏在草丛中的大家伙不是别人,正是沈腾飞。正如秦风所料,他就是被这堆篝火和肉香吸引过来的,茫茫大山之中,光亮总是令人神往,虽然明知道有危险,但还是无法控制内心的好奇,以及对光明的渴望,鬼使神差就来到了附近。闻到那让佛祖也跳墙的肉香,沈腾飞感到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腹中的饥饿,哪怕是拼着命挨上一枪,临死前也要做个饱死鬼。
他在树丛中观察了秦风好半天了,一点点靠近,警惕地观察着周围是否有陷阱,或者埋伏圈。以他特种兵的敏锐,观察半天并没有现任何危险,篝火旁只有一个人在烧烤,旁边还扔着另外一个人的东西。看样子,这个人像是进山偷猎的,身上穿着普通,也有可能是城里爱好打猎的户外运动爱好者,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威胁性。
那套避弹衣被秦风遮盖在外套里面了,他的一身打扮都是上班工作时穿的,只是出前知道要进入丛林,特意换了一双运动鞋,从外表来看的确就是一个普通的户外运动爱好者。秦风不是警察,身上也没有警察长期工作养成的那种气息,因此沈腾飞的判断基本准确。但他打破脑袋都想不到,一个市长秘书会跑到这深山老林里设下陷阱来抓捕自己。
最终,生理的需求和心理的渴望战胜了对危险的警惕性,沈腾飞慢慢靠近秦风,猛然如同暴起伤人的猛兽一般从背后扑向秦风,一个饿虎扑食将秦风压在了身下,一只手卡住了秦风的脖子。
如果躲避,秦风是有时间从容躲开这一下的,但为了降低沈腾飞的警惕性,同时防止他拔枪射击,秦风并没有躲避,而是护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故意让沈腾飞制住了自己,同时运集内力于四肢,随时准备动致命反击。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这里烧烤?”沈腾飞阴沉着嗓音喝问道。
秦风故作惊恐地说道:“好……好汉,饶……饶命啊,我……我以后再……再也不敢偷猎了。”
听到这句话,沈腾飞的一颗心都放松下来,作为一个有着五年军龄的退役特种兵,他对危险有着近乎本能的敏感,他最怕的就是眼前这是一个抓捕人员设下的陷阱,对方如果不是警察,很有可能是武警或者特警,那周围一定有同伴接应。
现在放心了,不过是一名偷猎者,对自己不会构成威胁,搞不好还可以利用他做掩护,帮助自己突围。虽然心里放松了,但他仍然冷声问道:“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一个人跑到这大山之中偷猎,你的同伙呢?”
秦风颤颤巍巍说道:“我们是两个人一起来的,另外一个叫铁蛋,他去抓一只野鸡,可能走散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果然还有同伴,必须战决,沈腾飞看了一眼树枝上那两只烤得外焦内软的野鸡和野兔,咽下一口唾液,一把揪起秦风,低声说道:“我也跟同伴走散了,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你的烤肉和酒给我享用,我可以放你一马。”
“好,好,好汉请用,这肉烤得刚刚好。”秦风故意装作特别害怕的样子说道,心里一下子安定下来,引君入瓮第一步已经完成,接下来就看铁蛋的了。
沈腾飞已经饿得两眼昏花了,撕下一条兔子腿就塞进嘴巴里,大口咀嚼起来,那样子仿佛几辈子没吃过东西一般。秦风将青花瓷的小酒瓶递给沈腾飞,小心翼翼说道:“喝口酒,暖暖身子,看样子你好久没吃没喝了。”
沈腾飞两眼一瞪,心生警惕,一边咀嚼着兔子肉一边说道:“你先喝一口。”
秦风知道他是害怕里面有毒,也不在意,自己喝了一口,擦擦嘴角递给沈腾飞。沈腾飞放下心来,接过来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喝完赞美道:“好酒,好酒啊,这肉也不错。伙计,跟你说实话吧,我也不是护林队的,跟你一样,是偷猎的。”
秦风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冷笑,说道:“我知道,你也不是偷猎的。”
看到秦风嘴角的冷笑,沈腾飞大惊,立刻觉察到危险,正想一跃而起,手伸到了腰间去拔枪,忽然感觉到背后有风声袭来。大吃一惊,猛然一甩胳膊打了过去,却感到一股巨力砸在自己肩膀上,咔嚓一声,右胳膊直接碎裂了。
握草,在剧痛传来的同时,沈腾飞立刻意识到,这回被人阴了,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偷猎的,而是专程等在这里抓捕自己的人。
妈的,这王八蛋扮猪吃老虎也太像了吧,他到底是什么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