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5、怕什么来什么
    两人没想到秦风会突然飙,一时怔住了,满脸诧异地望着秦风,感觉不可思议。以前大家都是这么干工作的,得过且过,混一天是一天,这有什么不对吗?你以为人人都像你秦风一样,跟打了鸡血一样,为了工作居然去跟人拼命,我们有那么傻吗?
“这有什么啊,秦主任,你也太大惊小怪了,我这么干了几十年工作了,能有什么问题?华远村那些人穷日子过怕了,就想趁拆迁一夜暴富,对付这样的刁民,其实不用讲什么策略,直接停水断电,等撑不住的时候他们自然就搬迁了。”谢国栋早已锻炼出二皮脸,厚度堪比城墙,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干有什么不对。
秦风看着对面这两个人,嘴角一点点流露出冷笑,用力点点头,冷笑道:“好,很好,谢主任可真是高瞻远瞩啊。既然这样,你可以把这个建议提交给市政府,让市政府做决策。如果市政府领导都赞同,那你可以代为执行嘛。”
“这个……”谢国栋其实是随口一说,根本就没过脑子,这种提议如果上交给市政府,惹得高层震怒,那他可就糗大了,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个提议还不成熟,我再考虑考虑,等考虑成熟了再说吧。”
秦风转头盯着齐秦,那头乱糟糟的长不知道多久没洗了,油乎乎的,看上去脏兮兮的,让人身心都感觉不舒服,这种着装打扮实在有损政府工作人员形象,搞不懂为啥以前的领导就没人批评过他。
秦风冷声说道:“齐秦,虽然你和台湾的歌星同名,但毕竟不是歌星,是政府公务员,这头长恐怕不合适你的身份,建议你还是剪掉的好,以免为这点小节受处分。”
一听这话,齐秦就炸毛了,忽的一下子站起身,怒目圆睁道:“咋啦,我这头长留了多少年啦,凭啥要剪掉。你刚来就要我剪,是什么意思?我的头碍着谁了。”
秦风冷眼看着咋咋呼呼的齐秦,冷冷说道:“我刚来怎么了?我刚来也是你的领导,有权力有义务约束你的行为。你是公务员,不是明星,也不是艺术家,更不是地痞流氓,个人形象代表政府形象,这还要我给你普及吗?”
齐秦黑着脸很强硬地说道:“我就不剪,谁能把我怎么样?我还就不信了,政府工作人员就没有自由,没有人权了。”
“好,你不剪是吧,那你从今天开始回家停职反省,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上班。”秦风更加强硬地逼视着齐秦,根本就不想跟他商量了,怪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齐秦用力一拍桌子,大吼道:“你敢停我的职,你太放肆了!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啦,还反了你啦。”
秦风从办公桌后面一步走出来,逼视着齐秦一字一句说道:“你说什么?反了谁了,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齐秦虽然咋呼,可胆子显然没有那么粗壮,被秦风充满杀意的目光逼视着,低下头嗫嚅道:“反正我不剪,你要停我职就停吧,反正这个班也没什么好上的,不上班工资照,哼,咱们走着瞧,你怎么停我的职,到时候怎么给我复职。”
“滚出去!”秦风暴怒,手指着门口怒吼道:“你还没睡醒吗,停职还有工资奖金,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家后花园吗。”
齐秦还想顶牛,可明显胆怯了,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谢国栋赶忙拉扯着齐秦走到门口。
秦风冲着他的背影叫道:“谢主任,今天交给你一个任务,马上去联系宣传部,把关于华远村暴力事件的视频和图片删除掉,动作越快越好。如果舆情控制不好,人气酵蔓延,届时又是一场闹剧,上面怪罪下来我那你是问。”
“啊,让我负责?”谢国栋回过头,诧异地望着秦风,很不情愿地说道:“宣传的事我不拿手,恐怕办不好啊。”
秦风冷冷地笑了,鄙夷地说道:“那你总要干点事吧,整天不是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纸,就是溜出去打麻将,你不觉得无聊吗?在其位谋其政,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该你干的事总不能都推给别人吧。”
谢国栋暂时不想跟秦风硬碰硬,都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如果第一把火烧到自己头上,那还真是不好看,硬着头皮勉为其难地说道:“那,那好吧,我试试看。”
“不是试试看,是必须在两天之内将网络上所有的视频和图片删除掉,这是政治任务,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不管你怎么做,反正我只看结果,两天后如果网络上还有视频或者图片,我就唯你是问。”秦风异常强硬,对这些混子就是不能留有任何余地。
谢国栋拉着齐秦悻悻地出去了,两个人灰头土脸,都没讨到好,谢国栋打电话联系宣传部副部长,齐秦则摔摔打打收拾自己的东西,黑着脸离开了拆迁办。其他人看到秦风飙,也都老实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战战兢兢,生怕下一个被收拾的人轮到自己。
武伟走到秦风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走进去,恭敬地说道:“主任,今天咱们还去华远村嘛,他们的谈判今天还要继续。”
秦风看了看时间,点点头,正准备出门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接起来说道:“你好,我是拆迁办主任秦风。”
“秦主任,我是扬威拆迁公司的楚平南。我要向你告状,华远村那些刁民实在太过分了,出尔反尔,昨天谈好的事今天又变卦了,这个协议迟迟无法达成,如果他们是这个态度,那我也没办法,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了。”楚平南在电话里气呼呼地说道,背景很嘈杂,似乎是在一大群人在互相争吵。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秦风怕的就是华远村人多嘴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无法在大局上达成一致,如果每个人一套想法,那确实没办法谈判,又是一阵头大,马上说道:“楚总,你等着,我马上带人过来调停。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用暴力解决问题,那样事情只会越来越复杂。”
楚平南冷哼一声,说道:“好,我等着你。不过我已经快要控制不住情绪,你最好在我作之前赶到,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