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3、武装到牙齿
    我靠,拆迁公司已经武装到牙齿了,这是要粗暴到底了吗?无论是拆迁公司,还是华远村的村民,似乎都陷入到了一个可怕的思维怪圈里,他们打生打死,就是不肯坐下来好好谈判,好像谁能把谁打服谁就能掌握主动权,现在双方武斗甚至都不报警了,就是你来我往的往对方身上招呼,完全像是回到了野蛮部落。
“抄家伙,跟这群王八羔子拼了。”穿蓝色西装的中年汉子吼了一嗓子,也不管秦风和武伟了,带着一群人就冲出家门,去迎战全副武装的拆迁队伍。
经过这段时间与拆迁队的斗争,华远村的村民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都算得上训练有素了,只要一声招呼,不用动员,不用做思想工作,自就知道干什么,只要拆迁队一来,绝对是抄家伙干他娘的。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实战才能练兵。
武伟和秦风相似一笑,道:“秦主任,接下来我们怎么办?你也看到了,这些人根本就不讲道理,没有任何谈判的想法,只想着一战安天下。反正现在拆迁公司和村民都不鸟我们,他们互相打来打去,直到哪家实在不想打了,这才跟拆迁公司签协议,拿到补偿款才磨磨蹭蹭搬迁。好几个月了,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秦风道:“我们是政府职能部门,主要工作就是协调监管城建,他们不主动找我们,难道我们就放任不管了?这肯定是不行的,出了事上级还是要追究我们的责任,如果继续放任下去,我们这个部门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
武伟点点头说道:“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可是双方都不配合我们工作,我们该怎么办呢?”
“先去看看,我倒要看看这个全副武装的拆迁队到底武装到什么程度,昨晚受伤的人今天早晨在医院已经死了一个,流血冲突的事不能再生了,必须阻止他们武斗。”秦风坚定不移地说道,下意识握紧了拳头。可是上百人的武斗,就他们这几个人拿什么去阻止呢?
秦风带着武伟来到双方对峙的地方,这又是一家人在抢建,三层小楼上继续往上加高,高高的脚手架和吊车上还有人在施工,下面是几十个头戴钢盔,手持铁棒,身穿统一黑色短袖体恤衫的队伍,甚至在后面压阵的人里面,还有人手持猎枪,还有两个五大三粗穿黑色衬衫戴墨镜的男子腰间鼓鼓的,像是别着手枪。
好家伙,真是武装到了牙齿,连枪都用上了,这是要拼死的节奏吗,真要打起来谁敢保证不开火?这要是一开枪事情就更闹大了,捂都捂不住了。秦风不敢大意,连忙让武伟给当地派出所和市局打电话,让他们火出警,控制事态进一步恶化。
“华远村的村民,都给我听清楚了,马上停止抢建。我现在宣布扬威公司的一条政策,从即日起任何抢建的房屋将不算入补偿面积,你们建了也是白建,反正公司下了死命令,三天之内,我们会强行拆除所有房屋。包括不签署拆迁协议的人家。”拆迁队伍领头的一名刀疤脸大声说道,脸上的表情十分凶狠,配上那张刀疤脸,显得异常的狰狞恐怖。
华远村的村民对这番话嗤之以鼻,你说停建就停建,你说不给补偿款就不给补偿款,你当你是谁呀。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扬威公司的够屁政策,有本事你们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双方严阵以待,拆迁公司这次倾巢出动,而且配备了最优良的武器,就差弓箭盾牌了,而华远村这边人也是越聚越多,男女老少齐上阵,人人手里都拎着家伙,没家伙的拎一块板砖也能壮胆。大战一触即。
最诡异的是,这户抢建的人家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上面的人仍然踩着脚手架在施工,吊车不是将各种材料和砂石水泥吊上楼顶,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拆迁队领头的刀疤脸看到村民对自己的威胁恐吓充耳不闻,恼羞成怒,怒吼道:“呔,你们这群刁民,把老子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刀兵相见了。”
“有种你们就上来,华远村的人不是好欺负的,不打得你们屁滚尿流,不知道我们的厉害。”穿蓝色西装的中年汉子冷笑道,一脸不屑,脸上写满了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
“伙计们,抄家伙给我上,把楼上施工的那些王八犊子给老子抓下来打,打到他们求饶为止。”刀疤脸嘶吼道,撸起袖子,从一名大汉手里拿过猎枪,砰的一声朝天鸣放了一枪。
这一枪的确吓了村民们一跳,扬威公司这回真是急眼了,居然敢动枪了。枪声一响,拆迁队排着方队往前冲,手里的铁棍挥舞着,凶神恶煞杀向手持原始武器的村民。
这要是打起来就真的出大事了,秦风赶忙一个箭步冲到双方中间,举起双手大吼道:“停,都住手!我是拆迁办新委任的主任秦风,你们双方有什么诉求尽管跟我说,我来给你们协调。”
“怎么又是你小子,滚一边去,哪凉快哪呆着。”穿西装的中年汉子轻蔑地说道,压根没把秦风这个拆迁办主任放在眼里。
秦风忽然现,这个家伙好像是这个村子的领袖人物,至少他的话在这群村民当中很有影响力,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好办了。他看着这家伙漏齿一笑,手指着对方说道:“你,就是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华远村的村支书还是村长?”
中年男人吃了一惊,尤其秦风那一笑让他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猛然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警惕地说道:“你管我叫什么名字,老子既不是村支书,也不是村长,你少拿这个吓唬我。”
秦风冷冷笑了一声,转身看着刀疤脸问道:“你在扬威拆迁公司担任什么职务,你们楚总来了吗?”
刀疤脸冷声道:“我是拆迁队的队长,我们楚总是什么身份,怎么会来这种地方。既然你是拆迁办主任,那就更应该懂道理,这些刁民抗拒拆迁,贪得无厌,应该严惩不贷,你可不能偏袒他们啊。”
秦风点点头,说道:“放心,我谁都不会偏袒,今天我过来就是调查实情,解决问题的。你不过是个小小的队长,马上打电话叫你们楚总过来,村民这边也派几个代表,双方坐下来谈判总好过打生打死。现在不是旧社会,人脑子打成狗脑子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刀疤脸脸色一冷,冷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拆迁办主任,还没有资格让我们楚总过来。我告诉你,我们接到的是死命令,今天必须搞定所有抢建的人家,识相的话,你还是站在一边瞧着,免得兄弟们误伤了你。”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