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2、牛逼闪闪
    拆迁办距离华远村并不远,直线距离不足三公里,抽袋烟的功夫就到了。这个村子在银城市区边缘,随着城市不断扩张改建,逐渐成了香饽饽,寸土寸金。
村民在得知这里被圈进城建规划后,一窝蜂的开始扩张抢建,家家户户都盖起了三层以上的小楼,原本是猪圈的地方也盖了房子,没多长时间村子就十分拥挤,密密匝匝全是房屋。
众所周知,买下华远村这块地的是康泰地产,当时是以极低的土地价格买下来的,但买下来之后他们还在同时开市区内的旧城改造项目,兼顾不下来,就暂时把这块地扔在那里没及时开,然而等他们腾出手来再想拆迁改造时,却傻眼了,现这个地方早已今非昔比,原本穷得叮当响的华远村修建得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房子,拆迁和开成本一下子增长了好几倍。
拆迁历来是房地产最难的工作,这几年屡屡因为拆迁和补偿款闹出事端,开商也无数次被媒体和公众狂轰滥炸。康泰地产的幕后老板是个极其强势的家伙,据说这位其实是白山地区一位大员的公子,其他几位股东也都是公子哥,背景深厚,因此才能屡屡拿到好的地段,而且在短短几年时间财富暴增。
几个股东一商量,决定另外成立一家独立的拆迁公司,这家拆迁公司表面上独立运营,其实还是他们的子公司,担任的法人代表是在银城有着南霸天的楚平南。这就是扬威建筑有限公司的由来。
可想而知,一个靠拳脚起家的家伙担任拆迁公司老板,那能不嚣张强势吗?可惜,南霸天遇到了华远村,这个村子里的穷怕了,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岂能不狠捞一笔?打架动武,他们最喜欢了。
华远村的人,自古以来就十分彪悍,可谓是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典范,比之光棍村白水村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人穷的不仅是物质,关键是思想就穷,又是个出懒汉的所在,村人斤斤计较,喜欢占小便宜几乎是这个村子的遗风。遇到拆迁改造这样的事,他们就跟扬威公司给杠上了,你来我往,反正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秦风带人到华远村的时候,现外围已经拆得七零八落,但村中心和个别地带还有村民在抢建,加班加点,热火朝天。在建筑现场,地上满是斑斑血迹,不少人头上缠着绷带,腿上打着石膏,斜躺在地上,一脸警惕地看着从外面进入的人,随时准备抄家伙干仗。
这可真是个奇葩的村子啊,都打成这样了,斗志不丢,确实是牛逼,要钱不要命啊。看着这种情景,秦风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大家分头走访吧,两人一组,调查情况,核查事实真相。都注意态度和工作方式,尽量避免与村民产生言语冲突。我和姚主任以及谢主任没人带一个小组,组员大家自行分配吧。”
谢国栋点了齐秦,姚晓倩要了郝伟和杨丽,剩下武伟只能跟着秦风了,看起来她好像很不乐意似的。秦风也不在乎,带着武伟往正在抢建的这户人家走去,其他人分头进了村民家里。
“喂,你们谁呀,谁让你们进来的,没看到正在盖房子嘛,东西掉下来砸了你算谁的?”刚进门,从里面走出一个中年黑脸汉子,肩膀上披着一件脏兮兮的蓝色西装,一脸厌烦地看着秦风和武伟。
秦风从兜里掏出烟,笑了笑说道:“老乡,你好啊,你是这家的主人吗,来,抽根烟。”
中年汉子接过烟,看了眼商标,现是红塔山,还不错,点燃抽了一口,斜着眼睛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有啥事?”
秦风说道:“我们是拆迁办的,我是新任拆迁办主任秦风,接到汇报说你们村昨晚与扬威拆迁公司打了一仗,伤了好多人,我们是专程来调查了解情况的,具体的事经过你给我们说说呗。”
“拆迁办的?”中年男人一听是拆迁办的,脸又拉了下来,黑着脸冷笑道:“啥狗屁拆迁办,球用不抵,上次就是你们偏袒那群王八羔子,村里死了人这么大的事居然没给拆迁公司惩罚,还他娘的怪我们抢建。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不是收了他们的黑钱了?”
武伟不高兴了,沉着脸说道:“喂,你咋说话呢,满嘴脏话,客气点就不会说人话了吗?”
这话像是拱火的,中年男人顿时更不干了,瞪着眼睛吼道:“老子就这么说话的,说了四十多年了,你一个臭婆娘还敢教训老子。滚,都给老子滚出去,这里不欢迎拆迁办的狗屁主任。”
武伟不甘示弱,一只手指着中年汉子说道:“你骂谁呢,嘴巴给我干净点。我们是来给你们解决问题的,不是听你骂街的。什么素质,知道吗,你们华远村的人在银城都臭了大街了。”
话还没说完,从里面呼啦啦涌出来一群人,男女都有,手里拎着家伙,虎视眈眈将秦风和武伟围了起来,看这架势,随时准备将两人打出去。秦风连忙举起手,陪着笑脸道:“各位乡亲,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嘛。”
然后他转头批评武伟,拉下脸道:“注意你的态度,别一言不合就跟人争吵,这样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武伟一看华远村的人这么剽悍,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也没那么冲了,冷哼一声不敢吭声了。
“滚出去!”中年男人手指着秦风趾高气扬地喝道:“要解决问题很容易,让扬威公司的人赔偿我们的经济损失,还要公开赔礼道歉。告诉你们,华远村的人不是好欺负的,谁敢跟我们动武,我们就干他娘!”
秦风黑下脸,冷声道:“这位老乡,任何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你们这样动不动就打人,无助于解决任何问题。我在重申一年,我是新任拆迁办主任,还是市长秘书,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跟我说,我再去跟拆迁公司谈判。如果你们一味如此蛮横,谁也帮不了你们。”
秦风的态度绵里藏针,村民们忽然现眼前这个人跟以往那些干部不太一样,面面相觊,等待有人出头拿主意。这时一个村民慌慌张张跑进来,一嗓子吼道:“不好了,拆迁公司那些瘪犊子玩意又来了,这次来了一百多人,开着挖掘机,每个人都带着家伙,打头的队伍头上还戴着钢盔呢,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啊。”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