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9、沸沸扬扬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秦风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感觉这里的氛围实在是,他敢确定,来这里的绝大多数都不是夫妻或者情侣,基本上都是来偷欢找刺激的,还真是应了苏菲骂的那句狗男女。
易小青将脑袋靠近秦风的胸膛,一点点亲吻向他的耳垂,低语道:“还能干什么,帮你泻火呗。来嘛,到了这个地方不干点啥岂不是对不住这美妙的月光,大好的时光。”
秦风的身体蠢蠢欲动,但此刻他像是狡猾的猎手,并不急于将猎物捕获,或者反过来说,自己也是对方的猎物。他低声道:“你们女人动不动就骂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可你现在却是在引诱我变成一个禽兽,你告诉我,女人到底是喜欢坏男人,还是喜欢好男人?”
“傻瓜,女人的话你也信?”易小青在秦风耳边浅笑道:“其实更多的女人喜欢坏男人,好男人虽然能过日子,可多乏味呀。不是有歌唱得好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该做禽兽的时候,你非要装正人君子,那就让人讨厌了。”
秦风哭笑不得,正想有所动作时,他忽然现易小青已经先下手为强了,一张灵活的嘴巴一路下滑,来到了最要人老命的地方……
……
昨天晚上折腾了一晚,秦风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睁开眼,拿起床头的手机,看到无数个未接电话。昨晚睡觉前他将手机调到了震动上,现在还没开学,属于放假状态,谁能想到一大早电话会被打爆呢。
看了看来电显示,最多的未接电话是欧阳青打来的,回拨过去后却现电话没人接听,又重新拨打了校办公室主任李智的手机。李智的手机接通了,话筒里传来他焦躁的声音:“秦校长,你可算是回电话了,我都快急死了。”
“出了什么事?慢慢说,天塌不下来。”秦风故作镇定道。
听到秦风的语气还算沉稳,李智悬着的心多少放松了许多,说道:“学校都在疯传你被纪委调查了,早晨纪委又叫了学校一些老师去第一监察室调查情况,把张大和覃明也叫去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出事了呢。你没事就好,我总算放心了。呃,对了,纪委刚才还给我打电话,让我下午去一趟,要了解你的事,这回他们好像要动真格的了,这以前是从开没有过的情况。”
这帮王八犊子,不彻底搞臭自己是不打算罢手是吧,秦风心里升腾起一股怒火的同时,觉察到一丝阴谋的味道。到底是谁在幕后操作,能动这么大的力量来围剿自己,覃明和张大显然是不具备这种影响力的,难道背后还有别的什么人?
秦风冷笑道:“让他们去调查吧,我还就不信他们能翻出什么浪花来。老子行的端做得正,兜比脸都干净,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给我罗织些什么罪名。真要越过了我的底线,我就要开始反击了。”
李智附和道:“秦校长,我看这事你必须跟尤市长好好沟通一下,不光是举报信那么简单,背后绝对有人在兴风作浪,他们就是要搞臭你,把你赶出一中,断了你的前路,来者不善啊。”
秦风点点头,说道:“我自有分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他们胆敢捏造证据,那官司就是打到省里,我也跟他们斗到底。”
挂了电话,看了一眼还在旁边酣睡的易小青,秦风起床洗漱。洗完澡刷完牙,刮了胡子,这时手机又响起来了,一看来电显示,是欧阳青回拨过来的,顺手接通了。
“秦校长,一大早我就被叫到市纪委去了。这帮王八犊子,居然问我跟你是什么关系,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是我搞得你们离婚似的,这帮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的,他们是纪委,又不是八卦小报,怎么对别人的私生活这么感兴趣。”欧阳青快言快语,电话一接通就开始竹筒倒豆子,说个没完。
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这个何大庚就是为了搞臭自己,才不断找人去调查问话,而且还通过一些谣言来蛊惑人心,这他妈是纪委干部该干的事儿吗?手段下作的像是小报的狗仔队,让人生出一肚子怨气。
秦风冷笑道:“好,很好,让他们查去吧,这帮狗日的,老子早晚找他们算账。对了,那个何大庚到底什么来头,我跟他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要豁出命的搞臭我?”
“你还不知道吧,这个何大庚竟然是覃明的小姨夫,去年才娶了他三十岁的小姨,她这个小姨长得很漂亮,但是个狐狸精,三十岁已经离了两次婚了。那个狗屁的何大庚看着铁面无私,其实狗屁,就是个无耻之徒,也离过两次婚,这两个货还真是般配。我从纪委出来后就觉得特别奇怪,找人打听了一下,也是刚知道的。”欧阳青愤愤不平地说道。
原来如此,狗日的何大庚居然是覃明的小姨夫,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就不难解释他为啥要下了狠心对付自己了,这背后不光有覃明的影子,估摸着还有其他人,搞不好教育局甚至市政府的某些领导也参与了,否则仅凭一个何大庚,他还真没那么大的胆子。现在整个银城谁不知道秦风和尤天亮的关系,而且治好了行署副专员魏金良父亲的痼疾,对秦风下手,他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秦风冷笑道:“行啊,我说他怎么像条疯狗似的死咬着我不放,原来跟覃明是一伙的。没事,我自己的老底我自己清楚,纪委办案也要讲证据,他们翻不出多大的浪花来。”
“嗯,我跟他们说了,谁都有可能屁股不干净,但秦副校长绝对干净。对了,你在家吗,中午一块吃顿饭吧,化愤怒为食欲,吃饱了才好跟这群*养的斗。”欧阳青愤愤地说道,其实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挺担心的。万一秦风因为这事调去市政府的事黄了,那她又得等待机遇了,机遇这东西,抓住一次不容易。
秦风看看手表,快十二点了,是到了饭点了,点点头说道:“好吧,就去上次你带我去的那家农家乐,我正好还有点事问你。”
这时候易小青醒来了,一只胳膊支撑着脑袋看着秦风,笑眯眯地说道:“要出去吃饭呀,我也去。昨晚我喂饱了你,现在该你把我喂饱了,快饿死了都。”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