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8、心神一荡
    苏菲的眼神越怨毒,她没想到今天秦风竟然真的对她动了手,认识秦风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暴怒,这一次应该是彻底触犯了他的底线。可是她一点都不后悔,这个男人从她指尖溜走了,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失误,但也决不能让别的女人得到他,自己丢失的东西,宁愿毁掉也不能便宜任何人。
她想破口大骂,可是支支吾吾硬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且四肢都感到僵硬无力,这王八蛋居然懂得点穴,还用在了自己身上,更让她恨得咬牙切齿。
“放心,你死不了,只是让你禁言三天,好好反省下。如果你执意挑战我的底线,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秦风扔下这句话,大步走进火锅店,在众人惊诧鄙夷的眼神中,喊来服务员买单。
服务员看着满桌子的菜和剩下的半瓶白酒,说道:“还剩这么多东西,真……真的不吃了?”
“不吃了,气都吃饱了,买单吧。”秦风有气无力地说道,心情极度郁闷,而且感到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捅破了,一点点滴血。
易小青跟着秦风从火锅店出来,看到坐在马路牙子上一脸怨毒看着他们的苏菲,忽然心里产生了一丝同情,同样作为女人,她自然是站在女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黑着脸不悦地对秦风说道:“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她,好歹她也是你前妻,我最讨厌打女人的男人,打女人算什么本事,真是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说什么?”秦风的怒火再次被惹火了,转身怒视着易小青说道:“少他妈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她做过什么,敢说过什么你不知道吗,像这种神经病难道还要把她供起来?”
易小青没想到秦风的火冲着她来了,翻了个白眼说道:“她不过是撒个娇而已,你哄一哄不就完了,反正动手就是你不对。”
“撒娇?这也叫撒娇吗,撒娇和撒泼你心里没数吗?”秦风怒吼道,肺都要气炸了。
易小青不干了,针锋相对道:“你冲我吼什么吼,这么多双眼睛看到你动手,你还想耍赖不成。”
“我去你大爷的,给我滚犊子!”秦风怒不可遏,感觉跟这些人完全无法沟通,甩手喝道:“天生一个贱人,打她都脏了老子的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这辈子都别找男人,什么玩意,以后别让我看到你。滚蛋!”
骂完秦风再也懒得理会易小青,大步往前走去,肚子里满是怒火,此时如果有人继续挑衅,他杀人的心都有了。这个世界真是不可理喻,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有多少人拿着错误当真理。容忍了这么多年,结果却是变本加厉,老子没义务惯你的毛病。
撒娇?我去他大爷的。
一个人怒气冲冲往回走,今天出门忘了看黄历了,事事不顺,吃顿饭差点把肺都气炸了。快走到小区门口时,易小青却开着车追了上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还生气哪,真是小气。小气的男人可是干不了大事的哦。”
“滚犊子,别烦我。”秦风没好气地说道,他也没想到,易小青居然会追上来,还以为她早就开着车飙去了。
其实易小青在跟秦风吵完之后就后悔了,自己真是嘴欠,说这些话又何必呢。大多数人都有这个毛病,事情生在别人身上时总会按照自己的习惯下判断,可一旦落在自己头上,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做出匪夷所思反应的大有人在。所谓冷静,大多是旁观的时候,事到临头真能保持冷静的人绝对是极少数。
原本易小青计划的好好的,吃饱喝足跟着秦风回家,重新体会一番那天早晨体验到的美妙感觉,本来进展得很顺利,可半路杀出来的苏菲让两个人都失去了冷静。苏菲撒泼时她同样很愤怒,有一种将火锅扣在她脑袋上的冲动,可当她看到秦风动手,心里又不乐意了。毕竟都是女人,潜意识里总是站在女人立场上的,很欠的指责秦风几句,没想到他会那么大反应。
可是她自己也不想想,当你被一个人诬告,对方反而恶人先告状,跳出来找茬,自己又会是何等心情?
“别生气了,刚才是我嘴欠。上车呀,我带你去兜兜风,撒撒气还不行吗?”易小青难得放低姿态,她可不想因为这点事彻底惹恼了秦风,毕竟人家的身份在那摆着呢。
“不去,你也别烦我,我现在只想回家洗个澡睡觉,烦透了都。”秦风气鼓鼓地回了一句。他确实现在谁都不想见,只想一个人静静。
以前没看出来,这家伙还是头犟驴,易小青甚至都有种开车撞上去的冲动。可终归也只是想想而已,咬了咬牙把车靠边停下,快走几步一把抓住秦风的胳膊,服软道:“好了,别小心眼了,人家都给你道歉了,你好歹也给我点面子嘛。”
秦风停下脚步,心中郁气难平,冷声道:“你知道吗,我的心情现在糟透了,很可能会干出不计后果的事,你最好离我远点。”
“人家知道你心情很差,心情不好就需要泄出来嘛,要不闷在心里会憋出病来的。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泻火去。”易小青十分暧昧地说道,这话说的都有些露骨了。
秦风心神一荡,看着眼神暧昧的易小青不禁哑然失笑,道:“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这话我听着怎么感觉你不怀好意呢。”
易小青坏笑一声,笑嘻嘻道:“这有什么,男人和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嘛,男欢女爱可不光是为了生孩子。走啦,姐姐带你去兜风,顺便把你那股邪火出来。”
秦风的气也消了不少,上了易小青的车,一路往郊外开去,直接就开到了银城郊外的水库边。到了这里才现,水库边停着不少车,每辆车保持一定的间距,一对对男女要么坐在水库边谈情说爱卿卿我我,要么坐在车里,车身一阵摇晃,不用想都知道在里面干什么。
“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得天独地的好地方,你以前来过吗?”秦风看着月光下水光旖旎的水库,以及那些一对又一对的男女好奇地问道,这里还真是一个天然的偷欢场所啊。
易小青白了秦风一眼,手开始不老实了,一把抓在秦风,坏笑道:“没来过怎么会知道这里,刘百万那个老色鬼带我来过几次,说不定今晚带着别人也在这里哪一辆车里呢。”
说这番话时,易小青的表情分明有几分幽怨,作为刘百万的资深情人,她显然已经没那么受宠了。男人嘛,新鲜劲持续不了多久,一旦厌倦了,这世上就又多了一个怨妇。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