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8、坑舅没商量
    说起来,这起群体上访事件市委常委会上当时就做出了决议,责令市政府和拆迁办联合公安机关组成事件联合调查小组,尽快调查事件起因,该处理的处理,改赔偿的赔偿。但这个联合调查组的组长却选错了人,让拆迁办主任担任组长。拆迁办与拆迁公司本身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利益勾连之下,从而导致调查结论迟迟无法形成,最后虽然形成了,却明显偏袒了拆迁公司,让拆迁户更加不服。
拆迁户本身就窝着一肚子火,调查结论让利益没有得到保障就像点燃了火药桶,接下来与拆迁公司爆了更大的冲突,双方强硬对峙之下展开了血战,死伤了好几个人。拆迁户对市政府的信誉失去了信心,绕过银城市政府,直接组团到了白山地委,拉着横幅静坐请愿。
这下子事情闹得更大了,白山地委异常被动,大伟恼怒,对银城市委市政府的监管能力失去了信心,地委书记在大会上对银城市委市政府进行了最严厉的批评,并点评批评了市长耿长乐。原本白山地委对耿长乐的执政能力就很不满,当了快五年市长了,银城的经济没有丝毫起色,这次又闹出这种乱子,不恼火都不行。
更加火上浇油的是《银城日报》的记者叶韵,这丫头这次又犯了一根筋的习性,写了一篇言辞犀利的万字新闻报道,对拆迁户的境遇极度同情,对扬威拆迁公司和无良开商进行了炮轰,捎带着也对银城市委市政府的监管能力提出了批评。
这篇报道一开始在《银城日报》没能刊,被主编直接毙掉了,而且还批评了叶韵不顾大局,不懂政治。叶韵不服气,当天就表在了几个网络论坛上,配了大量村民提供的图片,图片都附有文字解说。这篇帖子一时成了热门网贴,被大量转载。这篇言辞犀利的文章引起了省日报社的注意,第二天居然刊载了,这下事情更闹大了,一石激起千层浪,银城市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这篇报道一出,白山地区更加被动,结果就是市长耿长乐直接下台,被调离,尤天亮接替。事后很多人才知道,叶韵竟然是耿长乐的外甥女,让很多人惊得长大了嘴巴。听说过坑爹的,第一次听说这么吭舅的。而叶韵因此也被银城日报社停职反省,被冷藏起来。
叶韵很不服气,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整天噘着嘴到处找人评理,见到谁都一脸不高兴。耿长乐简直气得要背过气去,一把掐死这个外甥女的心都有了,这种自认为手握正义的生瓜*还真是坑舅没商量啊。
然而对于接替者尤天亮来说,这个时机上位实在不是什么好时候,留给他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拆迁上访的事情还没了结,双方仍在僵持,这个问题不解决,早晚还要闹出大祸。他一上来就开动脑筋,关键还在这个拆迁办主任人选上,市长耿长乐被免职前,他抢先一步撤了那个拆迁办主任的职务,也算是给自己出了口恶气。
如今这个拆迁办主任从炙手可热,变成了烫手的山芋,这可是个肥缺,但如今却处在风口浪尖上,虽然令人垂涎,可上来就要摆平拆迁上访和拆迁补偿等问题,搞不好就要丢官罢职,人人又避之唯恐不及。实权、肥缺,但风险系数太大,这就是拆迁办主任面临的处境。
……
秦风带着刘小飞和魏晓芬进了山,沿途采集了不少野生山药,搂草打兔子还抓了几只野鸡和鸟雀,兴奋得刘小飞和魏晓芬手舞足蹈。深山之中不仅多毒蛇猛兽,而且有毒的蚊虫数不胜数。好在几个人出前身上都涂抹了特制的草药,一般的蚊虫闻到气味远远就躲开了。
进入翠霞山腹地,也到了翠霞峰的半腰上,走在前面开路的小伙子名叫秦长生,经常进山淘山货,年龄不大,但经验十分丰富。他突然停下脚步,警惕地做出一个小心的手势,提醒几个人小心戒备。
一路上都平安无事,但进入山脉深处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危机。秦风等人顿时都紧张起来,魏晓芬和刘小飞都赶忙拔出了猎刀,秦风从后背摘下弓箭,张弓搭箭来到秦长生身边,低声问道:“长生,现了什么?”
秦长生皱起眉头,手指了指不远处茂密的丛林,低语道:“你闻到没有,一股很浓烈的腥*,那里可能藏着一个大家伙,我们不能继续往里面走了。”
确实有一股腥臊味传过来,他们无意中闯进了这头猛兽的地盘。秦风的一颗心揪了起来,如果真遇到凶兽那可就大事不妙了,自己和秦长生兴许可以自保,但刘小飞和魏晓芬就危险了,他们可没有跟野兽搏斗的经验,当机立断道:“好吧,我们退回去,这里太危险了。你先带着他们两个原路返回,我来负责殿后保护。”
秦长生也不敢大意,马上转身一手抓着刘小飞,一手抓着魏晓芬沿原路返回。这两个人不知道深浅,磨磨蹭蹭还不想走,非要看个究竟,好不容易进趟深山,没见到太大的野物心里多少有些遗憾,这回好不容易有机会见识一下,就这么退走了也太遗憾了。
“快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会出人命的。”秦风怒吼一声,因为他现那片林子一阵摇晃,而且听到了野兽奔走的声音。野兽感觉到了有陌生气息进入它的领地,必然要出现驱逐。
然而这一声低吼彻底激怒了那头野兽,嚎叫一声快冲了出来,秦风吓得脸都白了,还真是个大家伙,看着动静绝对小不了,而且从声音判断,应该是一头成年的野猪。野猪不是独居的猛兽,一般都是一家子,搞不好来个全家出动,那乐子可就大了。
秦长生拉着刘小飞和魏晓芬拔腿就跑,秦风张弓搭箭,瞄准涌动的树丛,只要野猪一出现,先下手为强,给它一家伙,自己再趁机逃窜。几秒钟的功夫,一头张牙舞爪獠牙突显的巨大野猪从丛林里奔了出来,秦风张弓搭箭,一箭射出,嗖的一声,射中了野猪的一只眼睛。
野猪一声惨烈的嘶嚎,撞得几棵树东倒西歪,用剩下的一只眼睛四处寻找攻击它的人,一只独眼看到了奔跑的秦长生三人,嚎叫一声,撒开四蹄冲了过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