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5、蛇鼠一窝
    正在训斥秦二牛和秦铁蛋的警官看到秦风进来,停止了动作,冷眼看着刀疤问道:“赎人的来了吗?”
刀疤脸点点头,指了指秦风说道:“这个人自称是这两混蛋的堂哥,带着钱来赎人的。”
“既然这样,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们先撤了,拿了钱就饶了这两小子。王八蛋,敢跟我嘴硬,老子收拾的就是你这种不识抬举的东西,哼,下次别让我见到你们。”警官恶言恶语地说道,边说边准备往外面走。
秦风伸手拦住这几个警察,黑着脸说道:“这位警官,你们既然是警察,就应该依法办案。这两个人即便在公共场合打架闹事,你们也应该调查清楚究竟生了什么事,把人带回派出所询问,而不是帮着一方把人铐起来,这在办案程序上肯定是不对的。”
一进门秦风就明白了这事情不对头,警察哪里有这么办案的,这明显是偏袒一方,也难怪这家黑店敢这么明目长大坑外地人,不听话就打,原来是和警察有勾连,说不定这幕后的*就是这些警察。
“哟呵,小子,你谁呀你,我怎么办案还要你教吗?”这名警官恼羞成怒,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目光阴森地瞪着秦风,恐吓道:“你不服气是吧,信不信老子把你也铐起来,告你一个妨碍执行公务罪。”
这家伙这么快就露出真面目了,连秦风这个无辜人士都要抓起来,简直肆无忌惮到了极点,这还是警察嘛,分明比土匪还土匪。秦风冷笑着摇摇头说道:“这话我不能信,你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为人民,怎么能胡乱执法呢。我看你还是把涉事双方都带到派出所询问比较好,铐着我两个兄弟就这么离开了,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警官更怒,瞪着眼睛问道:“你是在命令我吗?你小子算哪根葱,你能代表人民吗。我看你就是专政对象,少他娘的废话。”
“小子,你找死是不是?”刀疤脸怒了,他看出来了,这个秦风不像是来赎人的,倒更像是兴师问罪的,恼怒地说道:“麻溜地把两万块钱拿出来,带着你的人赶快滚蛋,要不然就不是两万块这么便宜,而是五万。”
秦风估摸着接下来搞不好又要有一场恶战,这几名警察必然不会公正执法,最好的办法是大闹一场后马上跑路,想了想冲着警官说道:“先把手铐打开,钱的事好说,不就两万块钱嘛。”
“先交钱再放人,这两个瘪犊子打伤了我们多少兄弟,见不到钱人你休想带走,再磨叽老子对你不客气了。”刀疤脸威胁道,对秦铁蛋和秦二牛这两货的身手多少还是有些忌惮,如果不是这几名警察及时赶到,还真让这两个土包子打完人后逃之夭夭。
秦风坚持先放人再拿钱,刀疤脸的一张脸越来越阴森,随时都有可能撕破脸准备对秦风动手。那名警官不耐烦了,拿出手铐钥匙,丢给一名警察,摆摆手说道:“先把手铐打开,有我们在这,晾他们也翻不了天。”
刀疤脸知道这两个土包子的厉害,想制止时已经来不及了,那名警察给秦二牛和秦铁蛋打开了手铐,两个人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被铐得麻的手脚,一脸不服地瞪着警察和刀疤脸。
“手铐已经打开了,交钱吧。”刀疤脸脸色阴沉地说道。
秦风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冷眼瞪了秦二牛和秦铁蛋一脸,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样,没大事吧。”
“没,没事,擦破点皮。”秦二牛低着头诚惶诚恐地答道。
“小子,钱呢,麻利点,别他妈跟个娘们似的婆婆妈妈的。”刀疤脸越不耐烦了,身体堵在了房间门口。
秦风吐出一口烟,冷笑一声说道:“钱,什么钱?你们打伤我两个兄弟,是应该赔偿点,我没你们那么贪心,每个人赔个五千块,这事我就当没生过。”
“王八蛋,你敢拿老子打叉,不想活了是不是!”警官也反应过来,这孙子成心耍自己,压根没想破财消灾,而是来找事的。
秦风针锋相对道:“我看是你瞎了眼了,你是警察还是土匪?明目张胆跟开黑店的勾连,蛇鼠一窝,不作为也就罢了,竟然还敢为虎作伥。你的*我记住了,你不要以为我是外地人就拿你没办法,有管得住你的人。你信不信,明天就有人扒了你这身皮。”
这名警官是滨江中路这一片的治安中队队长,这家黑店其实他就是幕后老板,跟刀疤脸合伙开的,月亮湾酒吧之所以敢如此宰客,就是因为黑白通吃。可他毕竟是国家公职人员,没了这个职务就什么都没有了,还真被秦风这几句话唬住了,脑子转动起来,看这小子如此镇定,该不会是有什么来头吧?
“小子,你是干什么的,混那条道的?”这名警官问道。
秦风冷声说道:“你别管我是干什么的,我只问你,这种治安案件你是按照流程来办,还是摆明了偏袒一方?我有理由怀疑,这家黑店跟你有某种特殊的关系。如果你让对方给我们出点医药费和误工费,责任我可以不追究,但如果你坚持之前的处理意见,那我们为了维护自身的权益会采取自卫。这件事闹得越大,对你越没任何好处。”
“王八蛋,我看你成心找死,竟然反过来威胁警察。兄弟们,抄家伙,把这个混蛋给我废了。”刀疤脸肺早就气炸了,居然有人敢上门威胁他们,这不是要反了天的节奏吗。
刀疤脸一声冷哼,马上从外面冲进来一群手提砍刀棍棒的人,挥舞着家伙就要朝秦风身上招呼。铁蛋一股旋风一般冲上来,一脚飞出,踢翻了最先冲过来的一个小子,铁塔般挡在秦风面前,大吼道:“我看谁敢动,想动我三哥,先过了我这一关。你们这群吃人饭不拉人屎的玩意,开黑店讹人,当俺们秦家庄的人好欺负吗?”
这群流氓暂时被铁蛋震住了,之前他们交过手,知道铁蛋的厉害,这家伙身体太结实了,棍棒打在身上连哼都不哼一声,可他的拳头打在身上却像是被铁锤砸中一样,实在是生猛无比,不到逼不得已,没人愿意跟这瘪犊子硬碰硬。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