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皮厚心黑的你
    大家放松地笑了起来,跟在魏老身后到了餐厅。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六菜一汤,简单的家常便饭,还色香味俱全,围着就让人食欲大开。魏老坐下来后抓起筷子就大口吃了起来,吃香看起来真是香甜。
其他人也开始用餐,魏金良的心情很好,笑眯眯地对女儿魏晓芬说道:“去,把小秦带来的那瓶青花瓷装的酒打开一瓶,给每个人都满上一杯。你不是说要敬小秦一杯嘛,这个酒必须喝。”
魏晓芬应了一声,出去拎来一瓶桂花稠酒,又洗了六个酒杯,给每人斟满一杯。酒一倒出来,餐厅里就酒香四溢,闻着令人精神舒爽,再看看略呈金黄色的酒色,魏老和魏金良眼睛都亮了起来,就连那名对秦风十分不爽的古大夫也是为之一振,这绝对是好酒啊。
魏晓芬端起酒杯,喜笑颜开地说道:“秦大哥,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谢谢你救了我爷爷。”
秦风慌忙端起酒杯,客气地说道:“不客气不客气,这次纯属运气好,魏老吉人天相,自有福星高照。”
两人碰了一下酒杯,一口将杯中酒喝干,魏晓敏眯着眼睛品了品,眼睛闪闪亮,道:“真好喝,原来白酒这么好喝啊,我以前从来不喝酒的,第一次喝酒原来这么舒服。”
魏老自己端起酒杯也品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笑眯眯地说道:“傻丫头,不是白酒都这么好喝,是小秦送的这个酒好,的确是佳酿啊,比正宗的茅台五粮液也不遑多让了。”
其他人也都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均是微微点头,古大夫喝完之后也忍不住赞道:“这酒真是不错,叫什么名字?以前怎么没喝过。”
秦风解释道:“这是我爷爷自己酿的纯粮食酒,用的是精选的大米、小麦和豌豆,另外加了一些中草药,每年七八月桂花飘香时用土方子酿制,所以带一丝桂花清香,叫桂花稠酒。”
“自家酿的?”古大夫的眼睛瞪得牛玲一样,他难以想象这么好的酒居然是这个年轻人自己家酿制了,心里又忍不住产生了妒忌的冲动。看起来这小子家学深厚,家族有奇人啊。
魏老说道:“小秦,让你这么一说我对你爷爷更感兴趣了,想必是个民间高人,抽时间专程去拜访一下。”
秦风谦虚地说道:“高人肯定谈不上,只是有点个人爱好罢了。魏老,您的偏头痛要想根治,应该还要继续行几次针,另外还要配着喝几幅中药,但我没这个把握,你的确应该去见见我爷爷,让他再给您行几次针,另外开方子抓几幅药稳固,这样会保险许多。”
“对对对,小秦说得对。”魏金良附和道:“要不明天就让晓芬陪您去一趟秦家庄,去见一下这位中医圣手,一次性把病根除掉。”
魏老还没表态,那个古大夫又忍不住阴阳怪气地说道:“不就是个村野中医嘛,端什么架子,打电话让他来一趟白山就是了,何必劳烦魏老一把年纪还跑一趟。”
秦风的脸色阴森下来,这孙子真是多事,不妒忌你会死啊。
“也有道理,小秦,你看要不你给你爷爷打电话,让他亲自来一趟。魏老毕竟年事已高,出门颠簸,还是不宜远行。”尤天亮说道。
秦风沉声解释道:“魏老,尤书记,我爷爷脾气古怪,轻易是不会出诊的。而且秦家庄风景秀丽,空气新鲜,我爷爷那里有很多药材都是自制的,一般药方买不到,开方子容易,我现在都可以开一个,可有些珍惜药材却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我建议魏老还是去趟秦家庄,在我家里住几天,等身体彻底痊愈后再回来。”
古大夫冷笑一声,还想说什么,却被魏老及时阻止了,他坚决地说道:“小秦说的有道理,我这把老骨头也应该出去活动活动,在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上几天也不错。秦家老爷子精通中医,想必国学底蕴也十分深厚,我也很想结识一下。嗯,就这么定了,晓芬,明天陪爷爷去趟秦家庄,愿意吗?”
“好呀。”魏晓芬兴奋地应道:“放了暑假我正想出去旅行呢,听说秦家庄背后的翠华山风景特别好,我也很想去看看呢。”
午饭结束,宾主尽欢,吃完饭闲聊了一会,尤天亮和秦风就告辞了。那个古大夫背着药箱也跟着出来,忽然拉住正要上车的秦风,笑了笑说道:“小兄弟,中午喝的那酒不错,你那还有吗?送我两瓶吧。”
这家伙脸皮够厚的,刚认识就跟秦风伸手,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刚刚还冷言冷语的,这会却和蔼可亲,脸变得够快的。秦风有些无语,怎么遇到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见秦风一脸为难的样子,古大夫讪讪地说道:“为难的话一瓶也行啊,其实我也是讨来送人的,你这酒虽然没名气,但确实是好东西,很适合送领导。”
难得遇到脸皮这么厚的人,秦风苦笑了一声,从后备箱里拎出两瓶桂花稠酒,递到古大夫手里,笑了笑说道:“既然古大夫喜欢,那我就成人之美吧。这次出门带的确实不多,最多只能送你两瓶了。”
“好好好,兄弟够意思。”古大夫眉开眼笑,这小子还挺上道的嘛。“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有机会请你吃饭。”古大夫挥挥手,冲着秦风美滋滋地说道。
“刚怎么回事?”动车往地委招待所的路上,尤天亮问道。
秦风大概说了说,尤天亮也是一阵无语,这个专家还真是奇葩,苦笑道:“算啦,反正这些酒就是打算用来送人的,就当是给你的桂花稠酒做广告了。小秦哪,你有没有想过开推广这款酒?这酒的商业价值还是蛮大的,前景应该不错。”
秦风心里一惊,不知道该不该给尤天亮说实话,迟疑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尤书记,这酒已经确定包装推广了,就是银都集团在秦家庄建的那个酒厂,准备生产的就是这款酒。我以配入股,蒋新武给了我一部分技术干股,我爷爷可能也会在酒厂担任总品酒师。”
尤天亮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淡淡地说道:“不错,你倒是很有经济头脑,也算是一条生财之道。这么好的东西的确应该推广出去,否则真的有些可惜了。”
这番话听得秦风一阵心惊肉跳,虽然自己这种行为谈不上违纪,但闷声大财的道理秦风还是懂的。赚钱的事,越低调越好,越少人知道越安全,否则等你了财,身边会冒出一堆得红眼病的,想法设法整你,给你使绊子,防不胜防。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