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首次交锋
    这哪里是办公室,分明是个多功能休闲娱乐场所,地上铺着羊毛地毯,不仅有巨大的茶海、还有一个小型吧台,里面放慢了各种名贵酒水,甚至还有一个微型的高尔夫球场和一张斯诺克桌球台。如果不是看到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和一把老板椅,办公桌上放着一台电脑和一些文件夹,真的很难看出这里是办公室。
这个刘百万,还真是个土豪,秦风心想,硬是会享受啊,在这样的环境办公,工作就成了美差。如果他乐意,完全可以在办公时间内享受女秘书的各种服务。房间里还有几扇门,后面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应该有一间是专门的休息室。
在会客区摆了几张真皮沙,和一个很大的大理石茶几,一个满脸红光额头铮亮的中年男人大咧咧坐在一张当人沙上,手里夹着一根烟,翘着二郎腿,斜着眼睛看了两人一眼,一幅很拽的样子。这个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刘百万了,在这一亩三分地,他充分流露出了强大的自信,这种自信只有这里的主人才会有。
在刘百万左手的沙上,还坐着一男一女,这对男女都很年轻,男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长得倒是器宇轩昂,面皮很白净,戴了一副文质彬彬的金丝眼镜。女人年龄看起来和秦风差不多,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身职业装,长得很秀气,一张瓜子脸上不施脂粉,但却美丽动人,一头长随便扎了个马尾搭在脑后。
从这两个人的气质上来判断,应该来自比较大的都市,而且从穿着品位来看,应该是比较有教养的,与刘百万一看就是暴户的形象截然不同。刚才易小青说过,刘百万在会见重要客人,应该是这两个人。秦风以为两人已经离开了,没想到还在这里。秦风心中疑惑,既然有重要客人,那干吗不等客人走了再会见自己呢?
“秦副校长和欧阳老师吧,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副校长,请坐。”刘百万夹着烟坐在沙上,根本没有起身迎客的意思,大大咧咧坐在那里,从骨子里散出一股高高在上的傲慢。
秦风也不客气,一屁股在刘百万右手的沙上坐下来,冲着对面的那一对青年男女笑笑,算是打过招呼,然后不卑不亢地说道:“你好刘董,冒昧来访,还请多见谅。”
秦风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笑容却有些冷,说的话也是公事公办,丝毫没有有求于人的低姿态。根据他对环境以及刘百万的第一印象,这样的暴户往往骨子里有着很深的官本位情节,比真正的官员可能还要官僚,这从他的办公室布局就能看出来。
他一个人独战一层办公楼,而且还是在最高层八层,最可笑的是,这里每个办公桌上都挂一面小红旗,企业又不是政府机关,插红旗就显得不伦不类。但这从侧面说明,在他内心深处对权力的极度渴望,而他努力经商赚钱的动力恐怕也根源于此。
对这样的人,根本没必要卑躬屈漆,你越是对他恭敬,他可能越是不把你当回事,心底或许还鄙视你,毕竟跑到他这里来拉赞助的人绝不会少,对这类人他自然会产生一种高姿态。可如果你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与他平起平坐,不给他摆出高姿态的机会,他反而在心底会重视你。说白了,这是贱民文化属性,几千年都没变过。
果然,见秦风是这样的态度,刘百万先是怔了一下,下意识皱了皱眉头。这小子分明是来拉赞助的,可姿态摆得够高的,看这架势好像好像倒是我要求着给他赞助似的,心里顿时就有些不高兴,却也不敢过分轻视秦风。
欧阳青靠着秦风坐下来,甜甜一笑,说道:“刘董,我们之间通过电话的,听说您很希望为银城的教育事业贡献一份力量,所以我们特意来拜访您,看看是否能打成战略合作意向。”
刘百万的目光在欧阳青脸上和身上停留良久,目光中仿佛有一双手一般,在欧阳青所有关键部位摸索,眼神中更是闪烁出一种深不见底的欲望。这家伙看美女的目光,仿佛恨不得将对方扒光了欣赏,而且毫不掩饰。应该说,欧阳青的颜值还是相当高的,人长得漂亮自不用说,而且流露出知识女性的气质就不是一般女人所能比拟的。纵然像刘百万这样的大老板阅女无数,欧阳青这种段位的也算是翘楚了。
欧阳青被刘百万不加掩饰的目光盯得十分不自在,扭捏一下,身体不自然往秦风身上靠了靠,低头清咳了一声,刘百万这才收回目光,满不在乎地说道:“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嘛,对教育事业我自然是大力支持的。我这个人虽然无官无职,但钱还是有几个的,这些年也做了不少慈善,帮助教育事业也算是积德行善,给子孙积点阴功,该赞助的时候我是毫不犹豫的。不过……”
说到这里,刘百万故意停顿了下来,将不过两个字尾音拖得很长,目光在秦风和欧阳青脸上滑过,眼神里闪过一丝狡诈。
“不过什么?”秦风知道该自己接话了,无利不起早,商人更是如此,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没点好处谁愿意把钱从兜里掏出来,“刘董有要求直说无妨。既然是合作,那就是建立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之上的。刘董愿意给教育事业出力,我们自然也不能刘董吃亏。”
刘百万忽然哈哈大笑了两声,坐直了身体说道:“好,秦副校长快人快语,我喜欢。有个问题我必须先搞清楚,钱我可以赞助,可你能保证这笔钱会用在该用的地方,而不是被你们这些校领导私自瓜分了?这样的事,以前可没少生过。”
这还真给秦风出了个难题,以前的确有企业主动赞助过,但钱却没用在正经地方,大部分都被学校领导和教育局领导私自瓜分了,企业钱丢进来连个响都没听到,伤心愤怒之于,再也没有任何企业愿意赞助了。
沉默片刻,秦风正色道:“我可以保证,只要我当一天副校长,这种事就绝对不会生,这一点我用我的人格担保。”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