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穷亲戚
    “你们怎么来了?”秦风阴沉脸十分不快地问道,身体堵在门口,丝毫没有请他们进屋的意思。
苏菲和她这两个亲戚都能感受到秦风的敌意,那张阴森的脸分明写着不欢迎,苏菲二舅和表妹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感觉自己的尊严严重受到了伤害,心中的怒火也一点点升腾起来。
苏菲也十分尴尬,可她很清楚秦风肯定不欢迎自己一大早带人来找上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她有她的苦衷,这几天都快被这两个没皮没脸的亲戚给烦死了,不得已才主动找上门来。秦风有不待见自己的理由,可苏菲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时两人对峙在门口,相顾无言。
苏菲心里也有火,可现在又不便作,谁让自己贱兮兮求到门上来呢,她尴尬地笑了笑,却比哭都难看,说道:“有点事来麻烦你,打搅你的好梦了。”
秦风铁青着脸,丝毫不给面子说道:“既然知道搅人美梦,那你还这么早上门,有什么事不能等到下午吗?”
苏菲低下头解释道:“知道你现在是大忙人,这不是怕你出门找不到你嘛,只能赶早不赶晚。你看,二舅和表妹都来了,你不准备请大家进去坐坐吗?”
秦风还真不打算请他们进去,进去干什么?这种破事躲都来不及,谁还愿意往前蹭,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再说了,秦风也有自己的心结,婚前他和苏菲两家人凑钱买的房子离婚时全部给了苏菲,自己净身出家,这套房子是租的,租来的房子招呼你家亲戚,凭什么?
“晨起污浊,我这里太乱,不方便招待客人。我这还没洗漱,蓬头垢面的也不太好,你们在外面找个地方先坐下吧,等我洗漱完了再说。”秦风黑着脸明确拒绝,自己的私人空间,还真是不想让他们进来参观。
苏菲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早知道秦风这么不给面子,打死都不会来了,厚着脸皮登门却吃了个冷硬的闭门羹,这脸往哪搁?
这时候苏菲的表妹杨芹探头探脑往房间里瞅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暧昧的神色,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钢牙说道:“姐夫,你屋里该不会藏着什么女人吧,怕我们看见,难为情。没事的,这种事大家都能理解。”
秦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对这个狗屁的表妹他没有任何好感,阴沉着脸纠正道:“哎,注意你的措辞,过去一万年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至于我屋里有没有女人,也不是你们该关心的。”
说着话秦风就砰一声关上房门,听到门外忽然传来一声男人的咆哮声:“姓秦的,你也太不近人情了,六亲不认的东西!当了个破副校长,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是苏菲二舅的声音,秦风心里猛然涌起一阵恶寒,真想拉开门一个嘴巴子抽在这老男人脸上。这都是什么玩意,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求人办事还端个臭架子,谁他娘的欠你的吗。
秦风没有理会门外的咆哮声,走进卫生间洗脸刷牙,然后刮了胡子,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温开水,一口口喝完,这才重新拉开门,看到苏菲一个人站在门口,杨芹和她二舅不见了人影。
“你屋里是不是真的藏着别的女人?”苏菲神色古怪地问道,秦风甚至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显然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愤怒。
秦风撇撇嘴,冷冰冰地反问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姓秦的,你不要太过分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苏菲猛然爆,大声咆哮起来,终于露出了狰狞的正面目。
这才是她真实的嘴脸,对此秦风无数次领教过,她咆哮时给人感觉不像是一个女人,更像是一头猛兽。自从她叔叔退休,秦风的仕途之路戛然而止,苏菲就好像逐渐患上了狂躁症,每次怒都浑身颤抖,怒冲冠的样子像是要吃人一样。
如果是以前,考虑到家庭和睦,死爱面子的秦风这时候往往会偃旗息鼓,率先退缩,防止矛盾进一步升级。那就不是争吵,而是战争了,苏菲绝对会抢先出手。秦风不想落个爱打女人的恶名,每次都选择逃避,能躲一阵是一阵。
可现在不同了,两人离婚了,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没有直接关系,继续退缩只会被视为软弱可欺,这个毛病是万万不能惯的。
“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你告诉我,我哪一点过分?”秦风寸土不让,争锋相对追问道:“你一大早带着两个不相干的人堵在我门口,大吵大闹,你还有理了?好歹你也是国家公职人员,麻烦你注意一下自己的素质,现在丢人丢的可是你自己,跟我没一毛钱关系,搞清楚这一点你再跟我说话。”
事实上,秦风是一个词锋犀利,能言善辩的人,大学时参加京城的大学生辩论赛拿过一等奖,无论是口齿还是大脑反应度都堪称一流,真要争吵起来,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可生活不是辩论场,你再能辨能辨得过女人吗?要知道,女人吵架的时候可是不讲理的,胡搅蛮缠起来你会觉得自己的智商被无下限拉低。更何况,词锋越犀利的人越容易得罪人,你再有道理,再能说,也抵不过权力在手,以前秦风可没少吃过这种亏。
苏菲气得面孔扭曲起来,手脚都开始剧烈颤抖,她挥舞了一下拳头,有一种一拳将秦风撂倒的冲动。看当她与秦风冰冷的眼神相遇,现那眼神里分明闪过一抹杀机,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心脏不由打了个激灵,后背一阵冷,头脑在瞬间冷却下来。
是的,这个男人已经不是自己老公,他们不再是夫妻,甚至可以用路人来相称。以前他让着自己,那是因为有那张纸,如今那张纸已经换了封皮,如果还像以前那样,他还会不会继续迁就自己?答案是否定的,这个男人已经变得十分陌生,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唯唯诺诺的人了。
苏菲的气势一点点弱了下来,暴躁的情绪缓缓消失,她深吸一口气,眼睛盯着秦风问道:“秦风,你就这么恨我?”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