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正主现身
    秦风以为欧阳青会马上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没想到欧阳青这时候却不着急了,而是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先跟我说说你今天去见尤书记的事,你们都谈了些什么,他是什么态度。事无巨细,一五一十都告诉我,我来帮你分析分析。”
秦风心中一动,在这方面欧阳青显然比自己经验要丰富许多,毕竟她父亲以前是建设局副局长,位高权重,经常要跟一些达官显贵接触,对官场的潜规则以及各级领导的风格有独到的分析,欧阳青应该多少也学到不少。他点点头,一五一十将今天面见尤天亮的过程详细描述了一遍,甚至尤天亮的每一个神色和动作都参杂进去。
不过自始至终,秦风都没有提到余昔,虽然他不清楚余昔在这中间究竟起了什么作用,但他知道,如果没有余昔介入,这次机会根本就不可能从天而降落到自己头上。虽然没有人知道余昔用了什么手段,但她的作用就如同一颗石子跌入平静的湖面,搅起了无数波澜。
一口气说完整个过程,期间欧阳青始终在倾听,偶尔询问一两句细节,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不时皱眉认真思考一会。听秦风说完,欧阳青沉思好长时间,然后端起高脚杯喝了一大口酒,神情凝重地说道:“秦风,这对你来说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也许你这回真的时来运转,这次机会抓好了,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见欧阳青神色如此凝重,秦风的情绪也受了感染,倒吸一口凉气,问道:“为什么这么说?你从哪里做出的判断。”
欧阳青沉吟片刻,正色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次干部调整本来是没有你的份的,而且很有可能你是被牺牲的一个。但结果却恰恰相反,你却异军突起,打破了之前各方势力默许的平衡,别的什么人成了弃子。
历来官位之争都是十分血腥残酷的,你可知道,为了一个职位有多少人打破头在争夺?一个位置挪动,这里面牵扯到多少人,牵扯到多少财力物力,好嘛,你这一次三-级跳,多少人商量好的职务势必也要动一动,最明显的就是前副校长覃明和教导主任张大,这两个人被降职使用,虽然不是你在背后使劲,可这笔账肯定是要算在你头上的,现在你知道你是多么遭人恨了吧。”
听到这番分析,秦风苦笑了一声,欧阳青说的没错,虽然不是有心,但自己的确动了别人的奶酪,别的人不说,张大和覃明肯定悔死了自己的这次异军突起,这种仇恨根本无法化解,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之间的矛盾不死不休。
秦风苦笑道:“你分析的这些我都知道,现在我想知道的是,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欧阳青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轻抿一口,继续分析道:“从你刚才的话来分析,尤书记应该是个希望能做事的好官,他比较看好你,而且对你寄予一定的希望,你作为他选择的年轻干部,他必然希望你做出一番成绩,证明他在看人用人上独到的眼光,所以我说这是一次难得的希望。
所以你大可以不必担心什么,有尤书记给你站台,轻易没有人敢动你,你完全可以放手大干一场,现在你最需要做的是,在目前这个职位上站稳脚跟,然后做出一番变革。我敢肯定,只要你能做出一定成绩,尤书记还会作为嫡系人马大胆提拔使用你,所以我才确定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听到这番话,秦风心中猛然一阵激动,热血沸腾起来,这一点他也想到了,但不敢确定,经过欧阳青这么一分析,确实令人心潮澎湃起来,暗中用力捏了一下拳头。
欧阳青看着秦风神色变幻,知道此刻他心中必然波澜起伏,也不揭破,而是继续娓娓道来:“据我所知,尤书记是省里空降到银城市的干部,虽然现在只是专职副书记,但很有可能明年换届后就被扶正,担任银城的市长甚至是市委书记。
听说尤天亮为官比较清廉,而且抓经济建设很有一套,省里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改变银城一潭死水的现状。但他在银城其实没什么根基,急需一批年轻有为的干将为他打开局面,所以目前在全力物色自己的班底。你很幸运,现在看来被他选中了,不得不说,你时来运转的时候到了。来,我谨代表我个人恭喜你。”
说到这里,欧阳青满脸含笑向秦风伸出一只手,与一脸茫然的秦风握了握手,眼睛中神采奕奕,仿佛是她本人被看重一般。
秦风感觉有点蒙,一时还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对尤天亮的底细和这些内幕消息一无所知,听到这番话从欧阳青嘴-巴里说出来,秦风有种喜从天降的感觉。他确实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内幕,幸福来的太突然,秦风有些难以接受。
沉默片刻,秦风抬起头,说道:“你说得有道理,我个人也感觉尤书记是很有想法和才干的领导,的确很想有一番作为,这一点我跟他是一致的。我也很想做出一番成绩,不过咱们学校目前的现状你也清楚,混日子的人多,真正做事的人少,我虽然是副校长,可惜还没有站稳脚跟,手中可以用的资源十分有限。而且无论我推行任何变革,学校那些人肯定不会支持我,即便明面上不反对,也肯定是阴奉阳违,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我的热闹呢。”
“算你有自知之明,别人不说,覃明和张大肯定会跳出来反对,我可是听说了,这两个人最近上蹿下跳,到处串联,拉拢了一群人准备对付你。所以你现在先要做的,就是用你副校长的身份,无情的打压这两个人,让那些蠢蠢欲动准备看笑话的人对你产生忌惮心理。不仅如此,你还要笼络一批人,打压一批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样你在学校才有话语权。”欧阳青红-唇轻启,但这番话却说得杀气腾腾,双眸中寒光闪闪,有一种令人心悸的狠色。
似乎是为了应验背后不说人坏话这个规律,在两人正在热烈讨论覃明和张大有可能做出的反应时,张大和覃明带着几个人也走进了这家酒吧,要了一个包房坐了进去。而张大刚坐进去,就感到耳朵一阵烧。难道有人在背后嚼自己的舌根?张大心里犯起了嘀咕。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