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找回面子
    暂时唬住了这群小痞子,秦风心里稍安,然后将目光投向那几名穿着银城一中校服却追打本校学生的学生,严厉的目光从这几个小子脸上逐一划过。这几个学生看到秦风严厉的眼神,纷纷低下头,目光躲躲闪闪,不敢与秦风对视。
“你们几个既然是一中的学生,为什么要帮着校外这些社会青年欺负自己的同学校友?”秦风沉着脸十分严肃地问道。
秦风这句话其实是经过认真思考的,先不管这几个人是不是一中的学生,他将这几个人定性,并且确定他们是帮着校外的人欺负本校学生,周围有那么多一中的师生围观,自己这边先占据了大义,让他们产生羞愧心理,而当众他们是不敢反驳这个前提的,否则就是与所有一中的师生为敌,这是每个人都不敢触犯的。
那几名学生低着头不说话,虽然依然是满脸不服,但此刻无论是气势还是心劲上都落了下风,没有了之前那种嚣张气焰。
秦风不依不饶地追问道:“说,为什么不说话?你们现在可以保持沉默,不过等警察来了之后,我可就帮不了你们了。如果你们只是学生之间的内部矛盾,我这个副校长可以帮你们处理。可如果你们是帮助校外的人殴打本校学生,那就是社会治安,甚至是刑事案件,是要被拘留或者判刑的,我就是想管也管不了。”
这几个学生毕竟半大孩子,社会阅历少,被秦风两三句话一吓唬,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他们压根就没意识到这件事会如此严重,真要是拘留或者判刑,那自己这辈子就完蛋了。可如果是学校内部处理,撑死就是开除学籍,孰轻孰重,一眼便知。
“秦副校长,我们几个是一中高三五班的学生,我们跟这几个同学有点私人恩怨而已,本来是闹着玩的,没想到会搞成这样。你处理我们吧,我们接受你的处理。”其中一个穿校服的学生说道,脸上长满了青春痘,这时候战战兢兢地说道。
“闹着玩?”秦风一脸恼怒地说道:“闹着玩你们把人打成这样,还差点搞出人命。我问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要帮着你们殴打你们的同学?”
这几个学生被问住了,半天答不上话来,一个个低头耷脑看着自己的脚尖,哼哧哼哧就是说不出话来。也就是这个时候,长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力晃了晃脑袋,脑子稍微清醒些,看到围观的人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很多人脸上还带着嘲讽,这让他火冒三丈,感到自己颜面全无。
这回脸丢大了,以后还怎么混,如果不把面子找回来,今天的事肯定会被道上的人笑话好几年,想到这里,长气得脖子上青筋暴露,恶向胆边生,而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警察或者学校的其他人出面,更是助长了他的气焰,咬着牙恶狠狠地叫嚣道:“兄弟们,必须把这个面子找回来,不然以后我们还怎么混。大家不要怕,出了事我兜着,给我一起上,弄死这个狗日的!”
原本秦风事情已经差不多平息了,只要11o巡警一来就大局已定,可长毛这厮突然爆,最令人愤怒的是等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是自己一人孤军奋战,秦风心里一股怒火就升腾起来,这他妈算什么事,学校的人都死光了吗?
长毛一声呼喝,早已蠢蠢欲动的小痞子们纷纷捡起地上的板砖和铁棍,呼啦啦冲上来将秦风围了起来,只等着有人挑头,这些人会毫不犹豫地扑上来将秦风打成残废。
看着这群凶神恶煞的小痞子,秦风心里倒不是太害怕,只是他现在的身份限制了他不能随意出手,副校长与流氓打架斗殴,这事好说不好听啊。他冷眼扫了一眼那几个招来这群小痞子的一中学生,冷冷一笑,说道:“好,很好。现在事情的性质完全变了,不再是学生打架斗殴,而成了流氓围攻副校长。现在这事我已经帮不了你们了,我得先自保了,看来你们是铁了心要把事情闹大了。”
一看自己的帮手将目标对准了学校的副校长,这几个学生头更大了,这些人真把副校长打伤了,自己不仅要被学校开除,而且还要被公安局抓起来,这几个学生害怕了,连忙上前挡在秦风身前,并劝阻长毛道:“长毛哥,你们千万别乱来,他是我们校长,给我们点面子,这事就算了,事情闹大了我们吃不了兜着走啊。”
长毛铁了心要找回场子,哪里会给这几个自己罩的小喽啰面子,一巴掌扇过去,抽得拦在他面前的一名学生口鼻出血,手指着对方面目狰狞地骂道:“你他妈有什么面子,给老子滚一边去。这王八蛋居然敢打老子,不废了他老子以后怎么混。”
其他的小痞子立场自然是坚定地站在自己老大一边,上前给那另外几个学生一人一脚,嘴巴里骂骂咧咧,让他们滚蛋。秦风一看学生们反过来维护自己,心中一暖,毕竟是自己学校的学生,关键时刻还是知道轻重的,伸手拨开这几个拦在自己身前的学生,挡在他们身前,沉声说道:“你们几个一边待着,打电话给12o,让救护车马上到学校门口来,把那名被捅伤的学生送去医院抢救,这里交给我了。”
“秦校长,你……”学生们战战兢兢地看着秦风,眼神中流露出强烈的感动。
秦风没有理会他们,冷眼看着这群张牙舞爪的小痞子,嘴角流露出一丝轻蔑地嘲笑,冷声说道:“本来我不想动手的,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殴打侮辱我校学生,我这个副校长不能不管。我现在就问你们,你们是单挑,还是一起上?”
卧槽,这孙子够嚣张的,看他那架势好像没把自己这群人放在眼里,小痞子们嘴里骂骂咧咧,手里的家伙挥舞着,跃跃欲试。别人不知道秦风的厉害,但长毛是清楚的,自己刚才吃那么大亏貌似轻敌所致,可他明确感觉到秦风的动作太快,而且一只手抓住自己手腕的时候犹如一把铁钳一般,那大嘴子抽得那个狠,让他心有余悸。
“单挑你大爷,兄弟们,给我一起上,废了这狗日的。”长毛用力挥舞着拳头,怂恿手下的痞子们冲锋陷阵,自己却没动手。
小痞子们不知深浅,呼啦啦冲了上去,手里的铁棍和板砖往秦风身上疯狂地招呼。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