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不请自来
    接下来,尤天亮又跟秦风谈了许久,差不多足足有一个小时才暂时告一段落。一个小时的面谈已经是常规的了,一般干部来汇报工作,能待上二十分钟已经从某种程度上说明这个人是尤天亮的嫡系,给予了常人无法得到的照顾。可尤天亮最为银城市的三号人物,居然跟一个刚刚提拔上来的副校长谈了一个小时,而且谈兴大,这让他的秘书都感觉有些吃惊。
不仅如此,尤天亮还亲自将秦风送出了办公室,并当着秦风的面,嘱咐他以后但凡秦风来汇报工作可以直接进来,不用预约,有什么时候随便打电话联系,把他的秘书王阳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尤书记这么重视过一个下面的官员。
看到王阳陪着秦风从办公室走出来,那几名等候的乡镇干部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小小的副校长,居然得到副书记的如此宠幸,尤其是被贴身秘书送出门,这让他们又吃惊又嫉妒,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呢?
龙大忠坐不住了,心里充满了好奇,一把拉住秦风,满脸带笑地看着秦风,低声问道:“哥们,你跟尤书记到底谈啥呢,能谈这么长时间?你该不会是尤书记的亲戚吧?”
别说龙大忠心里好奇,其他人心里也同样充满了疑问,竖起耳朵听着两人的谈话,他们很想知道,这个连干部都算不上的副校长到底跟尤天亮是什么关系。
其实秦风自己这会也晕乎乎的,跟尤天亮聊的话题比较广泛,一个市委副书记看问题的高度和前瞻性自然不是秦风这个新宾*能比拟的,很多观点非常有启性,秦风还需要时间消化,感觉脑子里全是知识,但需要时间理解透彻,听到龙大忠的提问,秦风反应有些迟钝,神情有点恍惚地说道:“也没谈具体什么东西,就是一般的汇报工作,不过尤书记的见识真是丰富,让我开了眼界。”
龙大忠十分羡慕地看着秦风,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哥们,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常联系啊。”
秦风点点头,憨厚地笑了笑,跟龙大忠握了握手,然后飘然离去,背后是几双羡慕妒忌的眼神。
……
回到学校已经快下午五点钟了,秦风刚走进校门,就听到看门的老头恭维地说道:“秦校长,您回来啦。”
秦风点点头,脑子里想着事情,径直往校园内走,这时看门的老头屁颠颠跟了上来,弓着半个身子,一脸献媚地说道:“秦校长,今天你老婆来找过你好几次了,好像有什么大事。”
我老婆?秦风皱了皱眉头,有点不悦地说道:“老王,你不知道我离婚了吗?”
老王头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扬手手掌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说道:“看我这张嘴,真是不会说话。是你前妻苏菲来找你,我看她风风火火的,好像不太高兴啊,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了。”
秦风冷笑一声,对他这个前妻,秦风比谁都了解,绝对的小市民,在她身上汇集了小市民几乎所有的缺点,唯利是图,狗眼看人。自从知道自己被破格提拔后,苏菲给自己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是指责秦风忘恩负义,依然是以前那种盛气凌人的嘴脸,让秦风心里十分的反感,甚至感觉有点恶心,后来干脆把她的手机号码拉近了黑名单。
在秦风看来,这个女人简直莫名其妙,既然已经离婚了,所有的财产分割都搞利索了,自己几乎是净身出家,把他们两家结婚时合买的房子拱手送给了她,自己一分钱都没要,两人没有孩子,不牵扯抚养监护这个问题,现在可以说是路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当初秦风之所以净身出家,就是为了不跟她再有任何瓜葛,以免再次扯皮,他实在是不愿意跟这个女人有任何交集了,尤其是她的亲戚朋友,至今仍然心有余悸。可是她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目的不言自明。
秦风强忍着怒意,说了声“我知道了”,大步向办公室走去。看门的老王头还想再说什么,可见秦风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意思,张了张嘴吧,后面的话到底没说出来,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往回走去。
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秦风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前妻苏菲。她居然阴魂不散堵在这里,这娘们到底想干什么?这是秦风头脑里涌现的第一个念头。
看得出,今天苏菲刻意收拾打扮了一番,化了淡妆,而且穿了一条毛料裙装,将她的身材勾勒得很好,可看在秦风眼里却没有丝毫的美感,只感到一阵头皮麻。秦风厌恶地看了苏菲一眼,掉头就走,打定主意老子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吗?
“秦风,干吗见到我就走,我有那么可怕吗?”苏菲冲着勤奋的背影说道,语气居然一反常态的温柔,仿佛换了一个人。秦风也是一愣神,心头暗想,这娘们转性啦,这次居然没有大喊大叫,语气如此温和,可这不像她的风格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秦风回头看了一眼苏菲,吃惊地看到她脸上挂着笑容,正十分温柔的看着自己,这让秦风倒有几分吃不准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堵在我办公室门口影响可不好。”秦风漠然说道,语气十分冷漠,而且并没有因为苏菲态度转变就给她好脸色。
苏菲平静地说道:“虽然我们离婚了,可以前毕竟是夫妻啊,难道离了婚就真的形同陌路了吗?我可不是那么绝情的人。”
“是吗?”秦风用嘲讽的语气反问道:“这么说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可我怎么一点都没现呢。”
对秦风的讥讽,苏菲仍然没有生气,反而用手指勾了勾耳边的碎,风情万种地说道:“现在讨论这些没有多大意义,再怎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过去的事没必要记在心里,那样于人于己都没有任何好处。我今天来找你有点事,你就打算一直站在办公室门口跟我谈吗?”
苏菲今天的态度和神情,让秦风猛然想起她当年疯狂追求自己的样子,那个时候苏菲还是一个单纯崇尚浪漫的女孩,可生活却将人改变得面目全非,心中猛然一痛,而且这时候有不少人从各自办公室伸出脑袋探头探脑,秦风实在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人现眼,掏出钥匙来打开办公室的房门,随口说道:“进来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