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五章 磨灭魂魄
    沈恪轻轻点头,低声道:“应该是某种术法,但是我现在还不能够确定,所以要好好看看才行,我可以进去吗?”

    沈恪指了指前面的拘留室,示意自己要进去查看一下。

    “当然没问题,需要我们陪着你进去吗?”刘志山爽快的点头,他让穆珊珊请沈恪过来,就是要借助沈恪的力量来查清楚滕鹰究竟是怎么死的,只要对查案有帮助,他绝对会给沈恪一路大开绿灯的。

    沈恪走进拘留室,站在滕鹰的尸体旁边,然后心里暗暗的感叹,这家伙昨天还和他斗法一场,没想到今天就死得不明不白,而且警局里的看守这么森严,外面的人跟本就没机会进来行凶,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滕鹰背后的人,在他的体内下了某种禁制,发现滕鹰被人抓住之后,就放开禁制,借助滕鹰自己的力量,杀死了滕鹰,然后还在墙壁上留下血字,这是在告诉沈恪,那家伙将会亲自出手,他会找上门来。

    虽然不知道那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不过沈恪却是毫无惧意,只要那家伙真敢找上门来,沈恪就敢让他来得去不得。

    想到这里,沈恪又将视线收回来,看着地面上滕鹰的尸体,然后伸手划出一道符篆,准备透过滕鹰残存,尚未消散的魂魄,看看滕鹰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片刻之后,沈恪的身前就出现了一枚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符篆,然后他伸手轻轻将这枚符篆朝着滕鹰的尸体上推出,符篆变成一团火焰,没入到了滕鹰的体内。

    穆珊珊看见这一幕,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喜悦的神色,低声道:“我记得上次沈恪就是用差不多的办法从现场找到了线索了,现在他再次出手,肯定能够找到线索,居然敢在我们警局里行凶,我一定要抓到这家伙!”

    刘志山也轻轻点头,他请沈恪过来,为的就是这一手,至于沈恪其他的本事,都可以用刑侦手段来弥补,唯有术法这方面,目前他们只能够依靠沈恪。

    就在穆珊珊和刘志山两人睁大了眼睛看着沈恪施展术法的时候,那团金色火焰没入到滕鹰体内之后,却是在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是从未出现过似的。

    看见这一幕,穆珊珊和刘志山立刻都愣住了,然后两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沈恪,这样就好了吗?”最后还是穆珊珊结结巴巴的对沈恪问了一句,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沈恪尴尬的看了眼穆珊珊和刘志山,然后挠头道:“好像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我的追魂术失败了!”

    “不可能吧!你怎么可能会失败呢?”穆珊珊都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居然对沈恪也有了盲目的自信,似乎觉得只要是沈恪出手,那就绝对不会失败。

    就连刘志山,他听到了穆珊珊的这句话之后,也是轻轻点头,看来沈恪之前给他们的印象实在太深了,所以哪怕沈恪真的出现了失手,他们两人也都不相信。

    沈恪苦笑道:“这次我是真的失败了,滕鹰的魂魄已经被人磨灭掉了,我想找到残魂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都不可能,出手的人应该在滕鹰的体内种下了极为厉害的术法禁制,感应到滕鹰被我的术法禁锢住了天地元气之后,那家伙就催动了术法种子,控制滕鹰自杀,然后写下墙壁上的血字,最后等滕鹰死了之后,再磨灭他的残魂,然后术法种子才消散,现在我也很难知道那家伙究竟是用了什么术法,大概在什么地方操纵,如果能够早点过来,或许还能够多知道一点消息!”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够先用意外来结案,沈恪,你最近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点,这个杀了滕鹰的人,很可能会找上你!”刘志山先对穆珊珊叮嘱了一句,然后又转头看着沈恪,用严肃的语气对沈恪叮嘱起来。

    穆珊珊也轻声道:“这个凶手能够躲在外面用术法杀害滕鹰,实力肯定很强,而且他还说要找你,沈恪,你千万要小心,反正我就住在你楼下,如果你遇到危险就大喊,我随时可以上来救你!”

    沈恪听到了穆珊珊的话之后,顿时无语,没想到穆珊珊居然自己这么强,还说要过来救他,真正遇到这种术法高人,穆珊珊最好还是能够躲多远,那就躲多远,这样反而是对沈恪最大的帮助,最起码他不会分心。

    不过沈恪马上就注意到了一点,穆珊珊说她住在自己家楼下的时候,刘志山脸上的表情,居然一点变化都没有,这就说明要么是穆珊珊搬家之前就告诉刘志山这件事情了,要么就是穆珊珊虽然没有说,但是刘志山却知道。

    沈恪也没有多想,反正他和穆珊珊现在只是一般朋友之间的关系罢了,只要自己行得正,坐得直。别人就不可能说什么。

    刘志山看了眼穆珊珊,无奈的道:“姗姗,如果沈同学遇到了麻烦,我觉得你最好久直接给我打电话,至于你,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他们术士之间的斗法,你掺合进去没什么好事,可能不仅帮不了沈同学,甚至还有可能会成为他的负担,沈同学,我说得有点直接,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介意,实际上我们修士斗法,一般人最好不要参与进来!”沈恪闲对刘志山点了点头,然后就将目光转到了穆珊珊的身上,对她低声道:“穆警官,你的好意呢!我心领了,不过真要出现什么事情,我觉得你还是要按照刘队的话来做!”

    “好,我知道了!”穆珊珊气呼呼的说了一句,心里琢磨着自己跟着沈恪学拳术是不是错了,是不是应该一步到位,直接跟着沈恪学术法,这样一来,以后遇到了这样的罪犯,不用求沈恪,她都可以直接上了。

    沈恪从拘留室里走出来,轻轻摇头道:“滕鹰的魂魄都没磨灭掉了,我在这里也找不到什么线索,所以我还是回去算了!”

    “我送你回去!”穆珊珊不等沈恪开口,就抢先说了一句,然后低声道:“刘队,我送沈恪回去,反正我和他顺路!”

    刘志山点了点头,低声道:“那好,你送沈同学回去,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虽然沈同学说滕鹰的神魂都被磨灭,找不到线索,不过我们可以先找出她真正的身份,然后根据他的生活轨迹来看看他接触过什么人,凡有接触,必留痕迹,我就不相信那个躲在幕后的神秘凶手真的可以做到一点痕迹都不留下来!”

    “刘队,我就先回去了,你要是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说!”沈恪对刘志山挥了挥手,然后跟在穆珊珊的身后朝外面走去。

    沈恪跟在穆珊珊的后面走出警局,上车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车里的气氛突然之间就变得沉闷起来,穆珊珊好像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只是闷着头开车。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交谈,但是到了湖景苑外面之后,穆珊珊却并没有将车开进小区里,而是直接往东湖那边开去。

    沈恪诧异的看了眼穆珊珊,小声提醒道:“穆警官,你开错了,我们开过了,现在应该掉头往小区里开,现在往前开,是往东湖去的路!”

    穆珊珊一边开车,一边狠狠的瞪了沈恪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道:“我知道,我就是想去东湖边,难道不行吗?”

    沈恪低声道:“行,反正这是你的车,随便你这么开都行!”

    穆珊珊将车停在了东湖边,然后解开安全带,对沈恪低声道:“下车!”

    沈恪愣了一下之后,这才跟着穆珊珊一起下车,然后两人站在东湖边,吹着晚风,看着湖面上倒映的月光,沈恪转头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英姿飒爽的穆珊珊,一时间感觉这么在东湖边吹着晚风,好像还挺不错的。

    “这就是你之前说的危险对不对?如果那个什么法器胚子在我们警局里,会怎么样?”穆珊珊突然开口,低声对沈恪问了一句。

    沈恪没想到穆珊珊居然会给自己来一个突然袭击,问出这样的问题,他先愣了一下,然后才低声道:“如果法器胚子在你们警局里面的话,可能滕鹰就不仅仅是自杀了,或许会变成力大无穷的怪异,从拘留室里一路杀出来,抢走法器胚子之后,再杀出警局!”

    “这,这怎么可能,我们警局有那么多警察,还有枪!”穆珊珊没想到沈恪会给自己秒回出一幅这么惨烈的画面,她先愣了一下,然后这才对沈恪回击。

    “你们警局的警察虽然多,也有枪,但是滕鹰变成怪物,可能不怕枪械呢?更何况,并不是每个警察都会随身佩枪,你自己想想,如果滕鹰不怕枪械,打开杀戒的话,你们警局是不是会血流成河?”沈恪并不是在危言耸听,而是很多符篆和术法都能够达到类似的效果,只是沈恪想不出该怎么远程控制罢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