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二章 陈道长求助
    沈恪听到了倪黛儿这样的话,顿时无奈的看了看倪黛儿,接着低声道:“好了,知道你是白富美,这样总行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倪黛儿瞪了沈恪一眼,这才满意的坐下来,然后笑着道:“是不是可以开饭了?”

    “等等,我把饭端出来先,否则的话,没有饭你吃什么?”沈恪笑着白了眼倪黛儿,然后走进厨房里,将电饭煲端了出来。

    一顿饭吃饭,倪黛儿心满意足的坐在椅子上,一副要继续赖在这里的样子,沈恪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低声道:“黛儿姐,你要是不想回去的话,那就干脆在这里帮我把碗给洗了吧?”

    “好哇!没问题!”出乎沈恪意料之外的是,倪黛儿听到了沈恪的话之后,居然真的直接起身就开始帮着他收拾碗筷,然后朝厨房里走去。

    最后沈恪本来想进厨房里帮忙洗碗的,结果他才刚刚走到厨房门口,那边倪黛儿就已经将他推出来,然后笑着道:“你就相信我好了,我绝对会把碗筷都洗得干干净净的!”

    听到倪黛儿这么说,沈恪也就安心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手机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倪黛儿从厨房里出来,他是真的想知道倪黛儿会不会把他家的碗和盘子全都砸了。

    片刻之后,倪黛儿从厨房里出来,然后得意的看了眼沈恪,姣哼道:“你不就是想看我会不会摔了你的盘子和碗吗?我告诉你,在家里我也是做过事情的,你真以为我是千金大小姐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了吗?”

    “怎么会呢!黛儿姐你这么聪明能干,我当然不会这么想了!”沈恪嘿嘿一笑,和倪黛儿闲聊了几句之后,这才将倪黛儿送走,但是倪黛儿在走之前,还是和他约好了明天一起去东湖变跑步锻炼。

    第二天清晨,沈恪和倪黛儿从东湖边锻炼回来,然后再出门准备去学校的时候,走出小区就看见陈道长居然就等在小区外面,正微笑着看着他。

    沈恪诧异的看了眼陈道长,然后低声道:“陈道长,你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

    陈道长笑着道:“我托冯先生查了一下,知道沈道友你住在这里,今天冒昧过来,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自从昨天见识到了沈恪的本事之后,陈道长对沈恪的称呼就变了,再也不知道之前的什么沈老板之类的词,而是变成了沈道友,明显是在和沈恪平辈论交。

    而且以冯远志对他的讨好,陈道长想知道沈恪住在什么地方的话,以冯远志的势力和人脉,查出来也很正常,所以沈恪倒也不觉得怎么奇怪。

    沈恪听到了陈道长的话之后,却是微微皱起眉头,然后诧异的看着陈道长,低声道:“陈道长,你究竟想做什么?我能够帮你什么忙?如果你想让我多卖你几张五雷符的话,那就算了,反正现在我这里有五雷符的事情,只有你知道,如果你每个星期都赶早来一次的话,我每个星期的五雷符都被你抢走,你也能够积累一批五雷符啊!何必找我买呢?”

    沈恪说到这里,却又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低声道:“如果是别的事情找我,哪就更不可能了,我这点微末的本事,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说完之后,沈恪就要走,这时候陈道长连忙伸手拦住了沈恪,苦笑道:“沈道友,沈大师,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只能给求到你,真的,如果你不帮忙的话,那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沈恪没想到陈道长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他诧异的看着陈道长,低声道:“陈道长,你这么没头没尾的就想让我去帮你,可我就算要帮你,也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不说清楚的话,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所以就更要考虑清楚了!”

    陈道长听到了沈恪的话之后,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沈道友,这件事情一时半会我没有办法和你说清楚,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

    “如果你这么急得话,恐怕要等到我中午的时候放学了才行!”沈恪想了想,还是决定给陈道长一个机会,谁让陈道长此刻看起来求得太诚恳了呢!弄得他连拒绝一下都没想过。

    “行,那我们就中午见!”陈道长听到沈恪终于答应要和自己坐下来好好聊聊,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他们见过的各种事情太多了,一般说来,不是自己解决不了的

    ,他们都不会去找别的人来帮忙。

    陈道长听到沈恪终于答应和自己聊一聊,这才放心的离开,沈恪却是好奇的看着陈道长的背影,不知道陈道长找自己究竟有什么事情?

    昨天与陈道长接触的时候,他就看得出来,陈道长绝非那种虚有其表的骗子,而是有真本事的术士,而且他可以肯定陈道长的实力绝对不弱,否则的话,那个冯远志也不会价格他请过来帮忙。

    直到陈道长的身影从沈恪的视线里消失,沈恪这才清醒过来,然后轻轻摇头,现在猜来猜去根本没什么必要,只要等到中午,不就什么事情都能够知道了吗?

    沈恪转身走进学校,在教室里坐好之后,还没有两分钟,周暮雪就走了进来,她站在讲台上,先是看了眼沈恪,然后对他甜甜的一笑,紧接着才开始点名,沈恪诧异的是,今天刘飞这家伙居然迟到了,到现在都还没过来,如果等周暮雪点完名刘飞还没来的话,到时候刘飞就要倒霉了,肯定会被周暮雪拉上去批评。

    然而直到上午的课上完,刘飞也没有出现,沈恪中途还给刘飞打电话了,但是无人接听,他只能给猜测刘飞是不是将手机忘在什么地方,然后被别的什么事情耽搁了。

    中午下课之后,沈恪走出校门,然后就看见陈道长正等在校门外面,看他的样子,倒是颇有几分翘首以待的感觉。

    而且看见沈恪出来之后,陈道长立刻就迎了上来,笑着道:“沈道友,你可总算出来了,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一会呢!”

    陈道长一声道友,让旁边的同学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沈恪,尤其是几个女生,更是看了沈恪两眼之后掩嘴娇笑,凑在一起不知道说些什么,而且哪怕走到沈恪前面去了,还不时的回头看着沈恪,似乎道友这种称呼,对他们来说,十分新鲜有趣。

    “我们去什么地方?”沈恪无奈的摇头,没想到陈道长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自己道友,想想还的确很奇怪。

    陈道长想了想,低声道:“前面有一个咖啡厅,不如我们去那边说怎么样?”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指着前面的星巴克,似乎感觉那边应该是一个能够说话的地方。

    沈恪想想自己和一个道士在星巴克里面喝咖啡聊天的画面,不由微笑起来,然后对陈道长低声道:“道长,没想到你还是一个这么时尚的人,平常您经常去咖啡厅吗?”

    陈道长愣了一下,苦笑道:“沈道友,你说笑了,我一个修行的人,怎么可能经常去这种地方?”

    “那我们还是不要去星巴克了,我带你去过地方吧!星巴克里面人太多,根本就不方便谈事情!”沈恪笑着摇头,然后带着陈道长去了一家茶楼,然后两个人要了一个包间,随便点了一壶茶和几样糕点。

    “这里比咖啡厅要安静多了,陈道长,究竟是什么事情,您现在可以和我说了吧?”沈恪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陈道长,笑着问了一句。

    陈道长苦笑道:“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是我的一个心病,当年我遇到了一件古怪的事情,发现那个村子里有阴祟作怪,但是哪个村子的风水很奇特,是极阴之地,阴祟被极阴之地的风水滋养,很难消灭,我只能给将它封印起来,如今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哪怕我每年都去加固封印,但是按照我的推测,阴祟很快就能够冲破我的封印了,我之所以需要五雷符,就是想拿去对付这个阴祟!”

    “极阴之地?陈道长,你难道就没有想过,阴祟之所以受到滋养,是因为那里有什么东西吗?只要找到那样东西,不就能够对付阴祟了吗?”沈恪听到了陈道长的这番话之后,却是微微皱起眉头,诧异的看了眼陈道长,他不相信陈道长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到。

    陈道长却是对沈恪摇了摇头,无奈的道:“我也想到过这个问题,但是我的眼力有限,根本找不出那个东西在什么地方,昨天看到沈道友你绘制五雷符,我才动了心思,沈道友你连五雷符都能够绘制,实力肯定在我之上,所以我想请沈道友你帮忙,一起去对付阴祟,至于那件东西,如果能够找出来,那就是沈道友你的!”

    沈恪愣了一下,那件东西能够滋养阴祟,必定是一件宝物,就算不是法器,那也是天生的法器胚子,稍加打磨和淬炼,就是一件顶级的法器,没想到陈道长居然舍得让出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