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六章 出手救人
    陈道长将最后一张符篆看完,然后长出了一口气,感叹道:“厉害啊!真是厉害啊!没想到这些符篆如此厉害,真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大师的作品,这家小店在江城一号什么地方,我都想亲自过去看看了!”

    冯坤彻底傻眼,然后看了眼冯远志,无奈的道:“陈道长,我求求你,还是先救我再说好不好,您要是真想去那家店看看,等我好了之后,我再陪您去啊!您想怎么看都成!”

    冯远志也笑着道:“是啊!陈道长,究竟是怎么回事,您还是和我们好好说说吧?”

    陈道长笑着点头,然后从木匣里面拿出一张符篆,放在了冯远志和冯坤的面前,对他们两个人低声道:“你们看,现在我手里的这张符篆,名为护身符,如果随身带着,一段时间内将百邪不侵,就算遇到了倒霉的事情,也能够立刻转运!”

    “真的有这么灵?那岂不是说,我只要带一张这样的符篆在身上,就没事了?”冯坤听到了陈道长的话之后,顿时愣住,然后直愣愣得看着陈道长手里的木匣,恨不得现在就伸手将装着符篆的木匣抢过来。

    陈道长听到了冯坤的这句话之后,却是对他笑着摇头,低声道:“如果是别的人对你出手,你只要戴着这张护身符,相信还真的可以躲过这一劫,但是现在对你出手的人,很大可能就是买给你符篆的人,你觉得他既然对你出手了,又将符篆买给你,难道就没有想过符篆会不会干扰到他的术法吗?所以你就算戴上了符篆,也肯定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冯远志听到了陈道长的分析之后,连连点头,心里暗道陈道长果然经验丰富,一下就点出了这件事情里面的关键之处。

    冯坤还是有点不甘心,他看了眼冯远志,然后低声道:“叔叔,就算不行,是不是也可以先试一下,我真的不想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哼!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最起码不会到处玩女人惹祸了!”冯远志毫不留情的瞪了冯坤一眼,然后沉声对他说了一句。

    想到这次的事情,冯远志就感觉头大,如果真的是冯坤所说的那个年轻男子将冯坤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事情就麻烦了,倒不是说他不相信陈道长的本事,但是那个年轻男子不仅会术法,而且和林薇关系十分密切,这样的人,只能给去求人家放冯坤一马,而且关键是,如果人家不答应的话,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果那边真的不打算放过冯坤的话,冯远志唯一的办法就是请陈道长先治好冯坤,然后将冯坤送到国外去,想必那个年轻人就算再怎么看冯坤不顺眼,也绝对不会跑到国王去对付他。

    冯坤被冯远志训了一句之后,立刻就老实了,然后他抬头看着陈道长,低声道:“陈道长,您就别只顾着看这些什么符篆来,如果您能够治好我,这些符篆我全都送给你!”

    “这个木匣里面的符篆对于我们修炼术法的来说,的确十分珍贵,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陈道长听到了冯坤的话之后,立刻就笑着点头,接纳了冯坤的一番心意,直接将木匣合起来,然后放在了一边。

    看见陈道长如此自信,冯远志也松了一口气,原本他还准备先让冯坤在床上多躺几天,然后他在去找那个年轻人交涉一下,希望那个年轻人能够高抬贵手,饶了冯坤这次,不过他看见冯坤躺在床上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是不忍心。

    所以冯远志对陈道长微笑道:“陈道长,我这个侄儿太调皮了,不过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也的确可怜,不如陈道长您现在就出手帮他治病吧!香油钱我现在就可以转到您的账户上去!”

    陈道长听到了冯远志的话之后,却是笑着摇头,摆手道:“先不急,我再观察一下,不过冯区长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保证你的侄儿绝对不会有事!”

    冯远志看到陈道长这么打包票,这才总算放心,等着看陈道长究竟要用什么术法来破解沈恪施在冯坤身上的符咒。

    陈道长走到病床边,然后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冯坤,接着沉声道:“我现在就开始给你治疗,记住,一开始会十分的疼,但是你要忍住,明白吗?”

    冯坤听到了陈道长的话,顿时被吓得脸色微微泛白,然后他低声道:“那个,陈道长,如果我的确疼得受不了该怎么办?能不能喊出声来?

    ”

    “当然没问题,你可以用力的喊,反正这里也就只有我们几个人,也不会有太多人听到!”陈道长再度点头,然后看了眼冯远志,低声道:“我现在就开始了,你们站在旁边,记住,不管看到他有多痛苦,不管他崩溃了几次,都绝对不能够帮他,否则的话,就起不到效果了!”

    陈道长的这番话就是对冯远志说的,免得冯远志看见冯坤痛苦,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到时候要是冯坤好不了,他是绝对不会担责任的。

    冯远志对陈道长轻轻点头,低声道:“陈道长你尽管放手去做,我保证一句话都不会说!”

    开玩笑,陈道长可是他花了很大的力气和代价才请回来的高人,自然是陈道长说什么,他就怎么做,这么可能去打扰陈道长医治冯坤呢!

    一来陈道长才是这种事情的真正权威,二来,如果真因为他的打扰导致冯坤好不来了的话,他们冯家就要绝后了,至于第三条,冯坤这个年轻,心浮气躁,能够多吃一点苦最好!

    所以想到这里,冯远志也是看了眼冯坤,然后沉声道:“陈道长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哇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一定要给我忍住,除非是实在受不了,否则绝对不准喊出来,明白吗?”

    冯坤弱弱的应了一声,别看他平时好像是天不怕,地不怕似的,其实他也还是有怕的人,例如冯远志说的话,就是他们冯家所有人里面说话最管用的,冯远志让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因为他明白谁才是那个能够让他当靠山的人,如果冯远志不管他的话,那么他现在所有的一切就全都没有了,所以冯坤不管在外面闹得怎么样,但是在冯远志的面前,还真的向来都十分乖巧懂事。

    陈道长对冯远志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放在了冯坤的胸口上方,紧接着冯坤就看见陈道长的手心里突然出现了一点点的淡金色光芒。

    这些淡金色光芒刚刚出现的时候一点都不多,但是片刻之后,就已经耀眼到连站在旁边的冯远志都能够清楚看到的地步,哪怕冯远志见多识广,但是看见这一幕还是被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居然能够看见这样一幕,他实在想不出这些淡金色的光芒究竟是怎么从陈道长的体内涌出来的?

    陈道长手心里的金色光芒不断的出现,然后开始缓缓的旋转,最后凝聚成一个金色的光团,落在了冯坤的眼里,看起来简直就好像是一个金色的小太阳。

    陈道长吐气开声,嘴里发出了一声低喝,紧接着手掌就轻轻的朝冯坤的小腹上拍了下来,不过他的手掌并没有真的碰触到冯坤的小腹,只是悬浮在冯坤的身体上方。

    就在这时候,陈道长手心里的淡金色光团,却是一下没入到了冯坤的体内,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仅让冯坤看傻了眼,就连冯远志都愣住了,原本他想立刻就对陈道长发问,不过想到了陈道长之前说过的那些话,然后他才勉强控制住了自己。

    冯坤只是惊讶了一瞬间,然后他就体会了之前陈道长为什么会叮嘱他那么一番话,因为此刻他已经完全不想去管那个金色光团是怎么进入到自己身体里的,他现在只想让人把这个淡金色的光团给弄出去。

    因为这个淡金色光团进入到了冯坤的体内之后,冯坤立刻就感觉到好像自己的身体里又几百把刀正在不断的切割似的,难受到极点。

    而且此刻冯坤体内还不仅仅只是有那种被千刀万剐凌迟的感觉,淡金色光团进入他体内之后,就好像是引爆了他体内的一座冰山似的,一股森寒无比,好像连人的血液都能够冻僵的寒气,一下从他身体的最深处被引爆,不断的朝着他的四肢百骸肆虐,似乎要不了多久,冯坤感觉自己就会被活生生的冻死。

    “冷,陈道长,我,我好冷!”冯坤此刻冻得浑身颤抖,就连开口说话,也都带着颤音,似乎牙齿正在打架。

    陈道长看了眼此刻冯坤的状态,然后低声道:“冷也要忍住,现在是关键时刻,如果你忍不住,那就前功尽弃了!”

    冯远志看见冯坤这么可怜,真的有一种想直接喊暂停的念头,不过考虑到冯坤的身体和得罪陈道长的后果,所以他只能给一直站在旁边,明明看着冯坤冷得颤抖,甚至连脸上,眉毛上都出现了风雪肆虐之后才会有的冻霜,顿时心疼得不行。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