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镇财位
    “这,这怎么可能,我可是请的陈半仙帮我看的,他怎么可能看错?”

    罗自厚愣了下,接着低声嘀咕起来。

    虽然沈恪年纪轻轻,不过说起风水时,却充满了一股难以形容的风采,所以他才这么将信将疑。

    “你要是不相信,那就算了,但是最起码也别将玉石放在西北角,那个地方不仅没办法镇压财运,相反还会破财,我要是没猜错,你开业这两个月,前前后后花的冤枉钱不少吧!虽然都是些小钱,不过积少成多你也有点受不了对不对?”

    沈恪微微一笑,店铺里的风水他一看就清楚,此刻说起来,简直头头是道。

    罗自厚心中一惊,抬头看向沈恪,只感觉沈恪是不是之前调查过自己,特地过来行骗的?

    因为沈恪说的这些,实在是太准了。

    自从开业以后,他的店子就三天两头的出些小事情,什么创文明城市的卫生检查,明明三包责任区已经清理干净,检查组来的时候却发现有垃圾,然后被罚款。

    消防安检的时候,明明已经自检过,绝对没问题,最后却发现店里的火宅报警器居然是假货,然后又被坑了一把,不仅罚款,还关门整顿,反正就没顺心过。

    他抬头看着沈恪,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该不会调查过我吧?”

    也由不得罗自厚这么想,实在是沈恪简单的几句话,说得太准了一点,换做是任何人,恐怕心里都会这么想。

    “我调查你做什么?只是略懂些风水,能够看出写门路罢了!”沈恪摇头轻笑,淡淡的道:“你若不相信,那就算了!”

    罗自厚脸上浮现出犹豫之色。

    片刻之后,这才试探着对沈恪问道:“小兄弟,并不是我不相信你,只不过风水这种东西,听说年纪越大,眼力越好,小兄弟你实在太年轻了点,我想相信也难啊!”

    “这样好了,我给你指点出这里的财位,你去买尊财神像来摆上,咱们就在这里等着,保证今天下午生意就会有起色,绝对比你平常要好得多,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的话是不是真的了!”

    沈恪沉吟了一会之后,笑着对罗自厚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罗自厚听得心中一动。

    虽然单凭一下午的时间,也看不出太多,不过只要生意能够稍有起色,他都满意。

    “小兄弟,你这句话是真心的?”

    他殷切的看着沈恪,只希望沈恪不是来耍自己玩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要是真有起色,罗老板你怎么说?”

    沈恪笑着看向罗自厚。

    他提出帮忙也不是没代价的,那块玉石非常合他的眼缘,就要看罗自厚舍不舍得拿玉石来换以后店铺的生意兴隆了?

    罗自厚在沙发扶手上狠狠拍了一下,咬牙道:“小兄弟,要是真有起色,那块玉我就成本价给你,而且还免费找人帮你雕刻,你觉得怎么样?”

    “好,就这样说定了!”

    沈恪微微一笑。

    虽然并没有立什么字据,但是他既然有本事让这家玉器店的生意变好,自然也能够让它倒闭。

    相信罗自厚应该能够想到这点,绝不会做出赖账的举动。

    罗自厚脸上泛起喜色道:“我这就让人去买财神像!”

    说实话,当初他找人帮忙看风水,结果生意越来越差,早就怀疑对方是不是江湖骗子了。

    如今只能够将所有希望放在沈恪的身上,希望沈恪有真本事,能够帮自己逆转这倒霉的财运。

    罗自厚吩咐店员去买财神像之后,又坐回到沈恪的对面。

    看着神色淡定的沈恪,犹豫着问道:“小兄弟,我看你似乎也不像是太有钱的样子,为什么想买我那块玉,它可不便宜,就算是成本价,都得几十万呢?”

    “我其实准备将这块玉分割成吊坠和戒面,然后制作一些护身符!”

    沈恪也不隐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用意。

    “护身符?”

    罗自厚脸色微微一变,忍不住吞了团口水,就连看向沈恪的目光,都变得殷勤起来。

    他一直都相信风水之说,也听说过许多似而非是的秘闻,其中就有护身符这种东西,据说戴上之后百邪不侵,而且关键时刻还能够救命。

    此刻听到沈恪提起护身符,罗自厚忍不住低声道:“小兄弟,你说的护身符,可是传说中的法器?”

    “勉强算是吧!”

    沈恪琢磨了一下,之前他在符纸上绘制的锐金净身符自然算不上法器,不过用玉石来承载这些符篆的话,效力经久不散,倒也能够算是半个法器了,只是远没有真正的法器那么厉害。

    或许等他以后修为再精进,能够在玉石之中炼制更多的符篆,那时说不定就能够配得上法器两字了。

    罗自厚愣了下,没想到沈恪会这么说。

    不过他还是腆着脸,陪着笑脸对沈恪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兄弟,我说要是如果,你制作的这些护身符有多的,能不能卖一个给我,多少钱我愿意!”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还是等我将这些护身符制作出来再说吧!”

    沈恪笑着摇头。

    说话间,请财神像的店员已经回来了。

    沈恪和罗自厚走出贵宾室,吩咐店员将客人都请出去,接着拉上卷帘门,免得拿出罗盘寻找财位的时候,太引人注意。

    请回的财神像用红色绸布蒙着,找出财位,将它摆过去之后,才可以将绸布揭开。

    虽然这些都是迷信,但沈恪也无意去改变什么。

    所谓镇压财位,只是找出店铺里风水流转的中枢,然后将财神像放好,再施法让风水围绕财神像只进不出,增强这家店铺的运势。

    这对沈恪来说,简单轻松。

    “小兄弟,请吧!”

    罗自厚看见卷帘门拉上,转头看向沈恪。

    他心里也暗暗期待,不知道沈恪究竟是有真本事呢?还是个江湖骗子?

    沈恪笑着从背包里拿出了罗盘,然后将它托在手心里,接着在店铺里转了一圈。

    最后在罗自厚和那些店员的注视下,他走到了东南角。

    指着原本放在盆栽的地方,沈恪低声道:“就是这里了,先将盆栽移开,再将财神请过来!”

    盆栽放在花架上,现在直接移走,花架正好用来放财神像。

    虽然这里摆一尊财神像看起来的确有点古怪,不过在罗自厚的吩咐下,店员们还是立刻动了起来,移开盆栽,清扫花架,最后小心翼翼的将财神像搬了过来。

    “等等,财神像的方位还要再调整一下,你们让开!”

    看见有店员要揭开财神像上的红色绸布,沈恪连忙阻止。

    他要借着调整财神像方位的时候出手,凝聚风水运势到财神像的身上,让它镇住这处风水中枢,让这家店铺财运能够流转起来,只进不出。

    他伸手将财神像左右挪动了两下,不动声色的施法,使得店铺里的风水都围绕着这尊财神像运转。

    几乎在施法完成的瞬间,这间卷帘门被拉下,空间密闭的店铺居然荡漾起了一股细微的旋风。

    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一股气流围绕着店铺转了一圈,最后消失在财神像附近。

    罗自厚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沈恪。

    这种气流涌动的感觉绝不会骗人,眼前这一幕也实在太让人惊讶了,简直无法以常理解释。

    “好了,现在可以开门看看效果了!”

    沈恪将财神像上面的红绸揭开,然后轻轻拍手,示意已经完成。

    罗自厚回过神来,慌忙让手下店员开门,心里也是忐忑不安,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效果?

    “罗老板,咱们还是回贵宾室等着吧!要是我没猜错的话,马上就会有起色了!”

    沈恪笑着对罗自厚打了个招呼,然后往贵宾室走去,罗自厚回过神,连忙跟上。

    刚才这家玉器店突然关门,已经引起了外面游客的注意,现在又突然开门,不少人都好奇的进来看热闹,结果许多人就被店铺里的玉器吸引。

    往常十个进来的客人,能有一个出手就不错,但是今天下午却与平常不同,成交率高出了近乎两三倍。

    那些店员们也都忙得脚不沾地,但是大家脸上都带着喜色,毕竟卖得越多,他们的提成也就越多。

    罗自厚看着玉器店里出现了少有的热闹景象,也是乐得合不拢嘴。

    再看沈恪时,眼里早已经多出了几分恭敬之色。

    等到客流量少一点之后,领班进来报喜了。

    今天一下午的销售额,都比得上之前一个星期,要是每天生意都这么好,恐怕罗自厚要高兴得做梦都笑醒。

    “罗老板,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不过今天只是特殊,后面效果应该没这么强,但是你放心,绝对比之前要好很多,不会让你每天开门就亏本,当然,想要真正的赚钱,只是镇住财位还是不够的!”

    沈恪笑着提醒了罗自厚一句,免得他忘记了之前的承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