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贵人多忘事
两人脑袋都有点懵,一个卖假药的,怎么能和大局长扯上关系?再看看和陈金良一起进来的章鸿鸣,他们隐约辨认出,这好像是青州一位顶尖的企业家。
“怎么不说话!”陈金良沉声问。
接到章鸿鸣的电话后,他就直接赶过来了。本来这点小事,根本不需要大局长亲自出面,随便派个人甚至打个电话就完事了。
但是自从上回亲眼目睹周睿如何把蒋国兵老婆从鬼门关前拉回来后,陈金良对这个年轻人的看重,就提升到了一个很高的档次。
他亲自来,一是要让周睿知道自己对他的看重,说白了,就是帮了你,你得知道这份人情。
二来,他不清楚周睿到底犯了什么事,也怕事情太大万一派人来没搞定,最后落的两头不是人。
“他还关在审讯室里。”一个民警回过神来后,连忙回答说。
“带我去。”陈金良吩咐道。
值班民警哪敢多言,立刻领着他和章鸿鸣去了审讯室。
打开门后,见周睿被铐在椅子上,章鸿鸣不禁皱起眉头。但在没弄清楚事实前,他也不好多话,便过去问:“老弟,你这是怎么搞的?出什么事了到底?”
见章鸿鸣和陈金良来了,周睿这才把诊所的事情说了一遍。
章鸿鸣一听就炸毛了:“你是被诬陷的?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老陈,你还不快点放人!”
陈金良嗯了声,对民警道:“把手铐打开。”
一个值班民警犹豫了下,然后说:“陈局,人家那边有照片和视频,我们就这样把他放了,回头怎么交代?”
“交代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卖假药?我想一千五百万买他颗药丸都买不到,有必要去卖假药吗!”章鸿鸣气冲冲的说。
两个民警听的满脸愕然,一千五百万买颗药丸?什么样的药丸,能卖这么高的价格?
不知道怎么的,陈金良听到这句话,也是嘴角抽了抽。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只对那两个民警道:“这事我来负责,放人吧。”
换了任何时候,陈金良都不会用自己的乌纱帽去冒险的。但被抓的是周睿,又有章鸿鸣做担保,再不放人就说不过去了。
这时候,周睿忽然开口道:“陈局不用这样为难他们,其实我找你们来不是为了现在就出去,而是希望陈局能帮忙把诊所的事情查清楚。查清楚后,自然就能还我一个清白。那样的话,就算在这里住一夜也是无所谓的。”
陈金良有些意外的看过来,他没想到,周睿会主动提出留下。
现今社会多少人攀上关系后不想走后门?何况这里是派出所,又不是酒店,能走,谁又乐意留下?
可周睿却没有因为认识他就要违反法律规定,宁愿先把事情查清楚,然后再光明正大的从这里走出来。
仅此一点,便让陈金良对他另眼相看。
惇信明义,前途可期!
陈金良颇为赞许的点点头,道:“既然周老弟这样说了,你放心,明天中午之前,我保证查个水落石出,不耽误你回家吃午饭!”
“回家……哪里还有家呢……”周睿苦笑一声,还是道:“那就谢谢陈局了。”
“说的哪里话,回头等你方便了,我还有要事请老弟帮忙呢。”陈金良笑着说。
“好,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尽力而为!”周睿点头应下。
随后,陈金良也没再耽搁,立刻打电话回总局,要刑侦科立刻出动,他将亲自带队,把卖假药的事情查个明白。
章鸿鸣没有离开派出所,跟周睿一块在审讯室里坐着。
有陈金良的吩咐,值班民警也不敢去说他,反而得讨好的搬来椅子,准备热水伺候。
把周睿的手铐去掉后,先前曾嘲笑过他的那个民警有些难为情的说:“周,周先生……先前的话,您可别往心里去啊,我不知道您和陈局关系这么好。”
“这不是和谁关系好的问题,而是你们连事实真相都不清楚就随便抓人,也太荒唐了!”章鸿鸣不满的说。
“是是是,我们的工作态度有些问题,以后会进行整改的。”
没多久,刘景辉也赶了过来,得知是因为假药的事情,才松了口气。
别说周睿不可能卖假药,就算真卖了,他也能把这事给圆了。
青州最顶尖的大律师,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看着这三人在审讯室里聊天,外面几个值班民警神情很是复杂。
先前他们都以为周睿真是个卖假药,坑自己家的败类,却没想到,来头竟然这么大。不光认识陈局,连青州的大富豪章鸿鸣都心甘情愿在这陪着他。
几人羡慕不已,自己何时能像他一样,随时随地和这些大人物平等相处呢?
周睿被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又耽误这么久,很快天就亮了。
一夜都没怎么睡的纪家人,在七点半左右的时候就出了门。
他们本打算去派出所要个说法,结果到了半路,宋凤学突然接到诊所员工打来的电话。
员工的语气很慌乱,道:“宋医生,不好了,省卫生厅突然来了人,带着卫生局,工商局的人突击检查!您快来吧!”
宋凤学心里咯噔一下,省里来人检查了?
她脑海里突然回想起周睿早几天前就说过,会有一个专门的小组去诊所查假药的事情。
难道说,就是这批人?
想到凌晨周睿换假药被当场抓住,宋凤学心里顿时无比不安。虽然她后来对药房进行了仔细的检查,确定所有药品都是通过正规渠道进的真药,可现在依然有点心里发慌。
没有犹豫,宋凤学连忙对开车的纪清芸道:“先去诊所!”
“怎么了?”坐在旁边的纪泽明问。
“省里突然来人检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可能和周睿卖假药的事情有关,我得回去看看!”宋凤学说。
纪泽明微微一愣,但他好歹是个成熟男性,遇到事情反应会相对冷静一点,便宽慰道:“别着急,应该没有大问题,你昨天不都重新检查一遍了吗。”
“可我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哎呀,先不说了,小芸,开快点!”宋凤学心烦气躁的催促道。
纪清芸应了声,转向朝着诊所而去。她心里也是有些忐忑,虽然自己的事业现在还算不错,有没有这间诊所家里生活都不会太差。可如果真因为卖假药被追责,哪怕罪魁祸首是周睿,宋凤学作为法人代表也逃脱不了连带责任。
这让她心里对周睿更加失望,也更加愤恨。
你干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害自己家的诊所?真是糊涂又混蛋!
一家人匆匆赶到诊所的时候,看到门口停了不少车,都是公务部门的。
宋凤学下车跑进去,一个员工看到她,连忙迎上来低声道:“检查出不少缺点,不过大多属于环境方面的,暂时没有什么大问题。”
正说着,检查组的人从楼上下来。宋凤学连忙迎上去,满脸笑容的道:“各位领导来的太突然了,让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实在有些怠慢了。”
“检查嘛,就要突然才能查出问题。”一名中年男子笑呵呵的对另一人介绍说:“谭处,这位就是诊所的负责人了,以前在第二医院内科工作过一段时间。宋医生,这位是省卫生厅的谭处长,专门分管基层建设方面的工作。”
说话的男人是卫生局的副局长潘庆平,宋凤学和他打过交道,连忙伸手与两人分别握了下:“谭处这么大的领导亲自来检查,我们诊所蓬荜生辉啊,小李,快点倒几杯热茶来。”
“不用了,我们这次不光是检查你这一家诊所,还有几家民营小医院需要去看看,就不多叨扰了。”谭处长说话还是挺客气的,又道:“不过你这诊所还是发现了些小问题,要认真整改啊。病人来看病,环境的影响也是很重要的。另外,我看你那药房的玻璃都坏了,要抓紧修,防止进尘进水。”
宋凤学自然一一应是,谭处长也没多说,和他这个级别的人比,小诊所的负责人和普通人也没多大区别。
因为谭处长赶着去别的医院检查,潘庆平自然也要陪同,便指派一名科长和宋凤学进行点评交接。
而那位科长不是别人,正是今年刚从外地调过来的季庆林。
送别一众领导后,宋凤学又连忙对季庆林邀请道:“季科长,我们楼上会议室里说吧?”
“不用了,这次的检查结果我都让人列了单子,你拿着回头一条条整改就行,不是什么大问题,放心吧。”季庆林笑着说。
宋凤学接过来看了看,果然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小毛病,很容易就能改正。她这才松了口气,没出纰漏就好。
心情放松后,再抬头看季庆林时,宋凤学忽然觉得,这位新上任的科长,怎么有点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犹豫了下,宋凤学问:“季科长,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面?”
季庆林哈哈笑了两声:“我就说宋医生贵人多忘事,前几天上面让我来暗访调查,我们打过一次照面。对了,当时我和庄医生一前一后下的楼,想起来没有?”
宋凤学微微一怔,暗访调查?庄医生?
正常来说,没有太大的问题,是不可能随随便便来暗访的。只有那种大纰漏,上面想抓证据的时候才会如此。
可自己的诊所能有什么大问题?
至于所谓的庄医生,宋凤学更是满头雾水,诊所里没有姓庄的医生啊。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