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六章 因为我太太
一如宋苒所预测的那样,新年过后,尤茂正式投入运营,因为有宋老的鼎力支持,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虽然没有明显创收,但可预期收益已经超出原本半年的计划数值。
加上有陆瑶坐镇市场部负责人的职位,她原本的人脉资源在手里,这三个月跑前跑后,也有不小的收获。
这些通通都在尚睿预期范围之内,而丰瑞也在开春之际实施了去年年底的国外合作投资计划,率先入驻加拿大的合作机构得到了不错的反响。
原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因为近段时间一直将精力投诸在国外合作商上面,不可避免忽略了国内的业务流向,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有不少合作多年的老主顾在入春之后先后撤出了与丰瑞的合作。
经手一查,就明白过来。
这些老客户无一例外,都是早年丰瑞运营前期,借助宋老人脉关系发展起来的,如今无端撤出相关合作,背后操纵者是谁,也是不言而喻。
在尚睿的眼中,宋父从未真心支持过他。
将一沓厚厚的资料拍在桌上面,尚睿眼底浸透着冰冷决绝的气息,不说话,这气场却足以震得一旁的秘书大气都不敢再喘。
“准备一下,下午飞南城。”他冷冷地吩咐。
——
南城尤茂,彼时邵允琛正坐在办公室里,接受某财经时报记者的专访。
会客沙发上,对面女记者是一个年轻面孔,一身职业套装,身量纤细,腰杆笔直。
邵允琛是她见过,难得绅士温和又不乏威严的男人,谈话及此,她些微犹豫了一阵,还是不免打趣着问出结束采访前的最后一个问题。
“邵总在经营龙腾时并不愿意接受经济时刊类的专访,因此在我们业界还有不少关于您个人的传闻。说实话,原本这一次我们也不抱有太大希望,想问一下,是什么让您改变了以往的态度呢?”
这话基本脱离了话题中心,与尤茂近段时间发展以及未来运作方向都没有关系,所以她也只是嘴角含笑,便调侃地的问出口。
这样即便邵允琛因为这个问题有些私人而不愿意回答,她也能在第一时间圆回来。
但未料想,男人听到这个问题之后些微一楞,旋即眸光低垂,竟像是比之前任何一个问题都要认真地思索起来。
“呃,其实……”静等了片刻,她打算要结束这场愉快的访问,却见邵允琛沉思之后突然勾唇一笑。
“因为我的夫人。”他淡笑着,缓缓抬起视线,眼底的光一下子柔和到了极致,以至于那已经颇有经验的记者见了,还是不由晃了神。
但他却不在意,“对于尤茂这样发展初期的小公司,要想迅速打响名声,记者专访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尤茂是我和我夫人共同的心血,我希望她能更快见证它的壮大。”
他说这话的间隙,对面记者正抬头凝视,眸光却是不自知地透过男人身后的玻璃窗户,落在恰巧正抱着一沓资料在整理的女人身上。
隔的远了并不能看得十分清晰,也只有半张侧脸,却能判断身材与气质都是不错。
待邵允琛说完,她才颇有些不自然地收回了视线,冲他笑着,“邵先生和陆小姐的爱情故事我也有所耳闻,只是不料想你们已经结婚了,真是恭喜。”
邵允琛神色淡淡,仿佛并不在意。
外人的一句“恭喜”在他眼里无关痛痒,但还是礼貌性地一颔首,继而起身,整理了西装的衣摆,“不好意思,十分钟后我还有个会议要开,其他私人的问题就不方便回答了。”
见他起身,女记者也在慌忙中整理好了笔记,跟着站起来,礼貌打过招呼之后在男人的注视下离开。
出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再往外去的时候迎面遇上恰好整理完东西过来的陆瑶,她不由得抬眸,将这位邵总夫人上下打量一眼。
而陆瑶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视线转过来之后两人浅浅对视,她礼貌而疏离地笑着,态度和气场上都远远压过来人一头。
走出尤茂大门,进了电梯之后,那女记者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来,回想起刚刚采访的经历,一切进行的比她预期中要顺利许多。
而陆瑶见人走远了,才推开邵允琛办公室的门,少不得问:“刚刚那个记者出来,为什么一路怪异地看着我?”
说完,又将手里的资料放到他的桌面上,“这里是最近几家你要的相关数据,下午毛总亲自过来,我已经跟霍副总沟通过了,他会接待。不过我想你最好也在,毕竟是冲着你的面子来的。”
因为话题迅速转移到工作层面,邵允琛些微拧眉,将那一沓资料拿起来翻阅了两页,最后点头应允下来,“我知道。”
便自动忽略了她前一个无关工作的问题。
上班时间,两人都保持着本能的严谨自持,外人看来,倒是半点不像夫妻,连偶尔来探班的周琳琳都忍不住调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吵架闹别扭了。”
陆瑶反倒是喜欢,和邵允琛默契地继续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只是到这里,不由得皱了皱眉,“现在尤茂的业务越来越忙,你是不是也该招一位助理回来了?”
“再说吧。”这话惹得他些微思索了一阵,最后敷衍了过去,又问,“老霍什么时候到?”
陆瑶抬表看了一眼时间,“十点之前吧,应该快了。”
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又应道:“电子版资料已经发到他邮箱了,来了就能开会,已经通知了相关部门。”
她应对自如,邵允琛见了,突然浅笑一句:“你这助理当的称心,我怕是不舍得找人顶替。”
些微怔愣,明白他话里打趣的意味,却恰好击中了她的心思。
“你倒是会算计。”她还是打趣着嗔怪了一句,临出门前又转头,“对了,开完会下午我要出去一趟,接待毛总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
“行。”男人埋头继续翻查着文件,同时又不轻不重地提醒,“顺带回去照顾一下安溪和妈,下午这边不需要你过来了。”
听了这话,陆瑶少不得摇头多看他一眼,就见他一脸认真,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便问询:“安言不是你儿子?”
男人手中的笔一顿,像是突然想起来,“昨天把小溪脸抓伤了,回去替我转达一下,买的玩具全部没收。”
这话还是带着毋庸置喙的命令口吻在说,像是在安排什么了不得的工作,说完还自顾摇了摇头,“电视里都说,男孩子要穷养。”
陆瑶心想,邵允琛这么明理独断的人,什么时候开始相信电视里那些虚头巴脑的说辞了。
但她只是笑着,并没有反驳什么。
邵允琛独宠安溪,她便让安溪改了他的姓,那几天大男人乐得合不拢嘴,一下班回来就把小家伙抱在手里,“邵安溪,邵安溪”地叫着,没两天小家伙就学会了自己的名字。
至于陆安言,有妈妈和姥姥宠着也够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