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6.宝莲灯
    

    却说女娲娘娘借助大功德成就不生不死,万劫不坏的圣人后,睁开双眸,无喜无悲,九色光轮流转其中,是为天妖九转神瞳,遍察周天之事,上观三十三天,下照九幽,法眼如炬,难逃丝毫!亦有造化大道演绎其中,能吞噬神念,沉沦其中,圣人之威,不可度量!

    一声清越直穿九霄的凤鸣传来,祥和之气凝聚丝丝玄黄功德之气化为一金凤,飞落娘娘脚旁,低眉顺眼,鸣叫阵阵,透露无限欢喜!

    娘娘观之大喜,一指,霞光落于其身,烟霞蔼蔼,翻滚不休,云雾散去,显露一金钗斜插,高挽云鬓,身穿金羽的二八妙龄女子,娘娘言道:“赐尔‘金凤’之名,为吾坐骑,平时为侍女,随侍左右,你可愿否?”

    金凤所化仙女,喜极而泣,俯头触地,大声言道:“奴婢愿意,请娘娘登上法驾!”说完,一滚,化作千丈金凤,祥云托翅,霞光随身,金喙铁爪,金黄羽翎细密,光华灿灿,如同黄金打造,奢侈华贵!

    女娲造人成圣,明晓天机,对天道轨迹的变化,了然于心。www.sthuojia.com她的一举一动,无不充满了毁天灭地的神威,准提虽然斩去三尸,证得混元大道只差临门一脚,但此时站在她的面前,也要受到很大的压制,一身法力,只怕发挥不了半成,方才真切的感受到准圣与圣人之间的差距是何等之大,心中不禁凛然。即便是后世圣人之中最为弱小的,在还未成就圣位的准提面前也是不可撼动的。

    三尸皆斩,步入混元大罗散仙之境的欣喜和自得立马被人浇了一盆凉水似地,清醒下来。混元大罗散仙和混元大罗金,虽说只有一字之差,但两者的差距,简直是鸿沟。

    不过鸿沟,再强大也还是一只蝼蚁,只是更为粗壮而已,但是本质依旧没有变,还是棋子身份,没有下棋的本事;跨过鸿沟,就是拨开云雾见月明,身份开始翻天覆地的改变,从此逍遥自在,永生不死,窃取气运,擅自决断他人生死。

    唯有圣人,天地之间的最高存在,才不生不灭、万劫不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真正意义上的亘古长存。与天地同寿,与日月争挥,乃是小事。

    真正遇到天地大劫,星辰毁灭,宇宙塌陷,万仙沉沦,亿万生灵遭劫。圣人却是无损。依旧逍遥自在,观风赏月,下棋闲谈,闲看庭前花开花落,静观天外云卷云舒,不为红尘之事所累,不为寿命长短而忧愁,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这才是永生,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生生不息,天地有寿,圣人无量!

    此时女娲娘娘方完全明白鸿钧为何会说“圣人之下,皆有蝼蚁”了,这种掌控天地的感觉,是她以前所没有的。有了这种力量,女娲的心境,发生了蜕变,许多曾经在她眼里很重要的东西,在这个时候,让她突然有一种微不足道的感觉。对过往的一些想法,突然有了一种荒唐多余的感觉。

    女娲看了看茫然无知的孱弱的人族,秀眉轻蹙,显然是有些犹豫难决。按理来说,应该对人族细心照料,毕竟是其一手创造,如同生母!

    如今她已经成圣,观照周天,遍察万物,天机斗转,尽在掌心,自然知道人族将来必将取代巫妖两族大兴,成为洪荒主角。也是因此,天道才会因她造人之举降下无量功德,助她迈出最后一步,成就混元圣人。

    人族一诞生,就显现出得天独厚、无与伦比的修道优势,非常适合玄门道法,个个根骨奇佳,晶莹剔透,骨如白玉,血如红晶,肌如凝脂,四万二千周身毛孔,通透异常,灵气涌入,灵窍顿开,光华自现,当真是天机造化,尽夺气运!

    也清楚因为自己造人,妖族的部分气运将逐渐转移到人族的身上,人族气运逐渐上升,妖族气运逐渐下降,待到人族气运赶超妖族气运的时候,便是妖族让出天地主角的时候。

    命运长河激起滚滚浪花,妖族气运长河中一股粗大支流分出,汇入人族日益壮大的气运河流中,惊涛拍岸间汇聚成一条宽阔河流,亦有占据洪荒一席之地的资格!

    天下无永恒的主角,女娲娘娘不是不明白,但是妖族的气运被人族得去,让她心情颇为复杂。女娲乃是妖族中人,妖族即为她的母族,她自然有一份很深的感情。可是人族乃是受了她的精血浇灌而出,便算是她的血脉,又使其她成道,她又岂能忍心弃之不顾?

    若是没有高人的照拂,以初生人族之孱弱,根本就不可能在险恶的洪荒中生存下去。可若是让她亲身去照顾人族,心中又颇有些不是滋味,感觉就像是一手在敲动妖族根基,为妖族铺就末路一般。一时间有些左右为难。

    女娲娘娘却不知道,妖族的气运虽然被人族过继了,但天道平衡,巫族的气运,亦是一样因为有与人族通婚,而被人族给分去?两族的气运如果不被人族所得,早晚也时拼得干干净净,巫妖依然要衰弱。

    即使女娲坚持不造人,到时候只要有潜力的生灵出现,依然能够大兴,这是天数,不可更改。而且巫妖两族也是因为与人族扯上撇不开的关系,最后才得以保全,虽然衰落却不至于灭绝。

    “女娲娘娘,如今你已成圣,若是觉得出面拂照人族不合适。正好我对这些人族很是喜欢,这些初生之人族,就由我来代为照顾吧。”准提见女娲犹豫,心知女娲心中为难,便主动开口道。

    “这准提道友真是好算计,自己虽然得以进阶混元圣人,却也被他给算计了一回,赚取我的一份造人功德。如今不但造化鼎等一干宝物就独得一份,连他自己也借助这份功德,斩去自身执念,三尸皆斩。”

    修为已经达混元太极境初期的女娲,心神一动,就能够知晓所有事情,自然也明白准提算计。

    不过,准提毕竟助她证道,虽然也算计了她,功过想成,却是谁也不欠谁。

    女娲略带不甘的眼神看了下准提,准提如今浑身返璞归真,看上去就是一股清气所化,无垢无碍,清净自然,头顶云烟遍布,三花不见,紫气蒸腾,瑞霭缤纷,玉光千重,照耀十方无量世界。

    女娲娘娘暗道:“准提道友如今三尸尽斩,大彻大悟,道心圆满,只差一个机缘便可步入混元之门,到时成就圣位,道行可比自己高多了!”

    女娲娘娘虽已证道混元,成就圣位,却是斩去善恶两尸,再以造人大功德,走的是大功德证道混元法,法力最弱。昔日紫霄宫内道祖曾言,成圣有三法,其中借助大功德成就圣位,在圣人中实力相对低弱。其实很简单,完全借助功德之力成就的圣人,便相当于享受福利免试入学的学生,基础并不牢固,当然不及那些依靠自身苦修成就混元的圣人。准提三尸皆斩,日后证道混元,法力比起女娲娘娘强得很多。

    女娲娘娘按下心思,随即淡然道:“如此甚好,多谢道友扶持。这宝莲灯以此了结造人因果。”

    女娲娘娘刚刚晋升圣人之尊,迫切需要回归洞府参悟天机,趁成圣之时天机大开,大道无比清晰之时,把握莫大机缘,体悟天道,更近一步,否则一旦此次机缘错失,难有下次!婀娜身姿早已坐凤远去,呢喃传音还回到耳畔!

    准提目送女娲远去,手上有一灯浮现,正是女娲娘娘在分宝岩上得到的宝莲灯!只见此灯一尺高下,形如一朵盛开的宝莲,那悠悠灯火如同花蕊,绽放通天光辉,通体碧绿如同哥伦比亚出产的祖母绿,璀璨无比。真不愧后世有名的法宝,那米粒大小火芯,起威来,火光铺天盖地,能烧穿虚空,蒸干银河!准提知道这宝灯以后有一番机缘,当下也收入自己怀里。

    大地上众人族见圣母突然不见,都内心恐慌,“圣母去了何处?莫非不要我们了吗?”

    “人族的思想真单纯,就像白纸一样好不知晓洪荒世界的险恶。哎,想要成长起来,还不知道要多久啊!”准提见众人族恐慌不安,于是以大-法力传音说道;“你们的圣母有要是要去做,不能久待此处,自此,我会暂且保护你们。”

    人族听到准提的话后,只感觉心中惶恐与不安消失,对着准提又是一阵跪拜,口呼;“道长慈悲,护我人族。”

    准提看了看眼前上万的人类,洪荒第一批人族,个个根骨奇佳,晶莹剔透,骨如白玉,血如红晶,肌如凝脂,四万二千周身毛孔,通透异常,灵气涌入,灵窍顿开,光华自现,不禁感叹这人族当真是天机造化,难怪会成为洪荒之永恒主角。

    准提一震,掐指一算,法眼大开,透过重重帷幕遮掩,神念直入命运浩大长河之中,只见人族气运八分归女娲娘娘,两份气运已经归于自身。准提大为惊喜,自身气运与人族相连,紧密不分,受其香火,享其天数气运,道行高涨!

    想到日后他们成为天地的主角,准提心里豪气顿生,对卢圣道:“这些人族有劳道友了!”

    卢圣笑道:“你我俱是一体,不分彼此,何必客气!”

    准提知道人族为上天所所眷顾,此时立誓守护人族能得大功德,于是说道:“道友守护人族,可对天立下誓言!”

    卢圣笑道:“道友所言极是!”

    卢圣对天立誓:“天道在上:自此时起我卢圣为人族护法,五百年内任何人不得打扰人族。”

    天上落下一道红光,算是应了卢圣的誓言。

    “嗤!”

    卢圣对准提一拱手,运起袖里乾坤之术,遮天蔽日,天狗食日,袖里乾坤,将这十万的初生人族都收入袖子之中,然后架起一道神光,向着阳首山飞去。

    紫霄宫内,已经合道的道祖忽然凭空出现在法座云床之上,毫无烟火气息,白发萧然,面无表情,封神榜一阵撼动,一虚影从中飞了出来,依稀可以看出为端庄美丽的女神之像。

    女神虚影往道祖一拱手,遁入虚空了无踪迹。

    道祖看着西昆仑,淡淡道:“女娲成就混元大道了,不错。”女娲娘娘证道混元无极大道,窥得天地奥秘,踏破虚妄之身,脱离五行,跳出三界之外,不受天书节制,得享永恒不死不灭!

    道祖眉头一皱,右手轻轻一拂,紫霄宫内昊天和瑶池两位童子来到了面前。

    昊天和瑶池突然看到已经合道的道祖出现在紫霄宫,大喜,“噗通!”一声跪倒于地,不停地叩首道:“见过道祖!”

    鸿钧挥手拂出一道光华托起昊天瑶池,随即道:“昊天、瑶池,你们跟了老道多少年了!”

    昊天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流淌而下:“请圣人老爷大发慈悲,昊天瑶自化生以来,亿万年来跟在老爷身侧,未曾离开过分毫。请老爷不要放弃我等啊!”

    鸿钧点了点头,道:“这些年来,你们伺候的老道很是周全。老道这里当有一场大机缘要送予尔等!”

    昊与身侧的瑶池对视一眼,喜道:“多谢圣人老爷成全!”

    鸿钧叹息一声道:“哎,自龙汉大劫之后,你二人便跟在老道身侧。虽时时可以听老道讲道说法,然身体却始终未能长大分毫!此番,尔等下洪荒之后当转生人族,历经亿万劫。当尔等脱劫之时,便是尔等功德圆满之际!”

    昊天和瑶池亦是心智坚定之辈,虽然被鸿钧口中的“亿万劫”吓的有些胆战心惊,然“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思及这里两人俯身跪倒,道:“昊天、瑶池谢圣人老爷成全!”

    鸿钧微微拂袖,昊天和瑶池化为两道流光消失在紫霄宫。鸿钧望着化虹而去的两人,又看了下封神榜,只见那明黄色的封神榜上,似乎有无穷的画面在沸腾翻滚着,不过这些画面去呈现灰色。只有那接近卷轴最左侧的位置,又出现了一幅栩栩如生的金色画卷。画卷上的,乃是一个仙风道骨的修士,月白长袍上满是蝇头大小的符文,手上还捏着一杆细长的竹节,颇有些羽扇纶中风袅袅的丰姿。

    道祖眉头微皱,道:“又一先天灵根化形而出,天数有变?”身形也隐隐不见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