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王晓的忧心
    只是王晓转念一想,反正吃了也吃了,没准哪一天还能抽到一颗再吃吧。

    实际年龄已经三十多岁的王晓早已经学会了不为过去的事情后悔。

    能排出身体里这么多的杂质也挺不错的,至少他腰酸背痛的状况已经不见了,浑身上下都很舒适。

    用脱了水的内衣擦了擦身上又扔进洗衣机,王晓穿上了干净的内衣,把卫生间整个收拾干净。

    当王晓用抹布擦去镜子上的水雾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然后拉近了一些距离,看着镜子里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本来王晓的皮肤就比较白,只是现在王晓发现自己的皮肤更白了。

    脸上的几颗青春痘也不见了,整张脸上光滑如镜,尤其在浴室的灯光的照射之下,竟然还会反光!

    脸上的轮廓也更加立体了,略显瘦削。

    眼睛黑白分明,眼白里一点红血丝都看不到,甚至视力都好了一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王晓现在惊讶的表情,有点破坏这张脸的气质。

    假如说之前的王晓称的上帅气,现在应能用俊美来形容了。

    “嘶……这下倒好,变成小白脸了。”

    王晓皱着眉头审视了一下,有点不太习惯这种风格。

    他是个军人,还曾经参加过东部的局部战争,差点死在异国。

    而军人对于男性的审美大多是带有一点偏执的,更爱于阳刚之美。

    照着王晓的审美标准来看,这张脸,实在是……像个娘们儿!

    看到这张脸之后,王晓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该把恢复训练提上日程了,夏天很快也就要到了,晒一晒没准能黑一些。

    王晓把衣服晾好,收拾妥当出来,也已经12点了,但是吃了洗髓丹之后,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之后,却有点睡不着了。

    王晓有点郁闷,这么晚还睡不着,明天还得起早上学呢。

    今天都旷了一天课,明天再不去,估计班主任多半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虽然已经离开了高中十多年,王晓却对那个班主任记忆十分深刻。

    那可是一个既没有师德,也没有人情味的家伙。

    学业上是王晓的遗憾之一。

    当时被舅舅一家坑的太惨,加上妹妹早夭,还得为生活奔波,这些都让王晓已经无心学习,最后只是勉强考上了一个三表。

    大学读了一半,就因为听说服兵役可以返还大学学费,王晓就去当兵了。

    现在王晓还没有确定会不会去服兵役,但是着眼于现在来说,好好念书总归是没错的。

    年纪小,记性还好,这个时候不学习,以后会后悔的!

    穿越前王晓因为战斗负伤没法再上前线,只能转为后勤军需官,闲暇的时候也想学习学习但是因为已经年过三十,记忆力减退,学什么都很吃力。

    躺了一会儿,王晓想了想,决定还是把抽奖机会用掉。

    反正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了。

    过目不忘?

    王晓一脸的黑人问号。

    难道是因为自己想学习,然后因为幸运光环的影响,就出了这么个技能?

    有了超强的记忆力,想要学习那就是事半功倍了。

    王晓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系统的诀窍了。

    在幸运光环之下,似乎只要自己想什么方面,抽奖所得应该就会有相应的提供。

    想到这里,王晓拍了一下脑门。

    刚才干嘛不想500万,偏偏想的是学习!

    要是抽个500万,那很多麻烦直接就迎刃而解了,哪里还用寄人篱下?

    王晓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下次再得到抽奖机会,抽奖之前一定把心思都往钱上使!

    不过长期上来讲,得到过目不忘的技能,要比500万价值更高一些。

    毕竟世界上拥有500万的人数不胜数,但是能过目不忘的人却万里挑一。

    现在虽然算是寄人篱下,但是短期之内也算是吃喝不愁。

    而且假如他帮徐玉莹长期直播的话,还可以要求她给一些工资,来维持自己的日常开支。

    这一场直播下来,王晓也见识了直播的吸金能力,从想把那个土豪的打赏的钱给自己来看,也不是悭吝之人。

    这是等价交换,很合理,就当王晓帮她打工了。

    同时他也可以承担家务,来换取江天悦帮他白天照顾妹妹。

    想好了这些,王晓觉得短期之内,恐怕是没什么需要值得他担心的事情了。

    想好近期打算之后,王晓躺在沙发上,看着月上中天。

    身边熟睡的妹妹,时不时的梦呓两声,都让王晓的内心一片平静祥和。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己穿越,王晓都由衷的感激。

    因为自己有机会看着自己妹妹长大了。

    这一次,王晓清楚的告诉自己,不论如何都不再会让妹妹出任何意外。

    王晓静静的看着小鱼,幻想着她见见长大的样子。

    一定很好看吧!

    只是很快王晓就突然翻起来,眼睛眯起,瞪着眼前的空气,凶光闪烁。

    长得那么好看,要是有坏小子惦记怎么办?

    早恋是一定不允许的!

    可是转瞬王晓就变得沮丧了起来。

    他想到的是,万一小鱼不听话可怎么办?

    “不会的,小鱼这么乖,怎么会不听话呢。”

    王晓自我安慰起来。

    “可是到了青春期会不会叛逆?”

    王晓想起了自己青春期的那些不安和躁动,又有点动摇了。

    要是自己不让小鱼早恋,小鱼会不会和自己疏远?

    兄妹疏远了小鱼就会结交坏朋友,结交了坏朋友就会学坏,要是学坏了这孩子可就毁了啊!

    “早恋应该也没事吧,只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王晓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到时候应该采用一些怀柔政策。

    然后……釜底抽薪——打那个敢惦记小鱼的坏小子一顿,让他连小鱼的小手都不敢牵!

    王晓觉得想到了最好的处理办法,才心满意足的躺下。

    可没过一会儿,王晓就又翻起来,满脸苦涩的喃喃道:“小鱼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啊。”

    小鱼不可能和他生活一辈子,总有一天要离开自己。

    嫁人,生子……渐渐老去,等到他们其中一个人先走,永远的分离。

    想到这些,王晓的鼻子就不受控制的发酸起来,他已经失去过一次小鱼,不想再失去第二次了。

    长兄如父,父母早亡的王晓已经彻底带入了父亲的角色。

    他彻底失眠了!

    ……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