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幸运光环开始闪烁
    衡水老白干……最高度67°。

    伏特加生命之水……96°。

    蛇毒……675°。

    这些酒,还特么小酌?

    王晓的高级厨艺,也附带了一些酒水常识,扫一眼心里自然就浮现出几款酒的度数。

    真想找死,喝酒精去好的伐!

    貌似听这女孩的话,还是奔着自己来的。

    搞什么鬼?

    徐玉莹此时也看到了王晓,眼前微微亮了一下:“果然长得挺好看的,寸头都这么帅气,天生丽质,是个好胚子,要是收拾一下,保准比学校那些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娘炮要抢手!”

    临了竟然还吹了个口哨,对着王晓挑了挑眉毛。

    王晓愕然的看着这个徐玉莹。

    女流氓?

    王晓倒是没感觉有什么,当年在特战大队的时候,他曾经也是抢手货,女兵痞流氓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天悦却有点受不了,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揪着高挑的徐玉莹制止道:“你够了,屋里都是孩子,还有客人在,别胡闹!”

    然后江天悦就对着王晓歉意道:“这是我在学校的舍友,平时大大咧咧惯了,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王晓耸了耸肩膀“没什么。”

    男人被调戏,显然是一件与有荣焉的事情,何况对方还口口声声说他长得好看。

    徐玉莹“哎哎”了两声,被拽了个趔趄,嚷嚷道:“轻点,先让我把东西放下……别把酒摔了。”

    江天悦绷着脸:“跟我来,酒都放冰箱里。”

    徐玉莹被江天悦扯走,徐玉莹身后的两个女孩也跟着进了屋。

    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是包子脸,带着点婴儿肥,眼睛很大很亮,见到王晓礼貌的打了个招呼:“你好。”

    王晓也回应道:“你好。”

    另一个女孩身材矮小一些,带着一副圆框眼睛,眼睛眯缝在一起,似乎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提着酒低着头亦步亦趋的跟在包子脸女孩后面,鞋也趿拉在地上,仿佛没看到王晓。

    包子脸女孩对王晓解释道:“小瞌睡一向没什么精神,还有点天然呆,反射弧比较长,等会儿估计才能反应的过来,不是没礼貌,你别见怪。”

    王晓:……

    竟然还有这样的人么?

    王晓:“没事儿。”

    心里却琢磨这,整个宿舍里,估计也就是这个包子脸的女孩还算正常一点。

    ……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在冰箱旁边,江天悦压低了嗓子,质问徐玉莹道。

    徐玉莹神秘兮兮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你不是担心这小帅哥会不会对你图谋不轨么?所以我打算给他来个小测验。”

    “常言道酒品见人品,把他灌多了,看看他面对咱们几个美少女会不会把持不住,这样最靠谱。”

    江天悦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闺蜜:“你疯了!他还没成年呢,要是喝坏了怎么办,亏你能想得出来这种馊主意!”

    徐玉莹一副你安啦的表情,拍了拍江天悦的胸口:“放心吧,我有分寸,这些酒随便哪一种,一杯下去普通人绝对就放飞自我了,不用喝太多,童子鸡精壮的很,哪儿那么容易喝坏……嘶……又大了。”

    徐玉莹说着说着,嘴里的话就变味了。

    江天悦脸色一红,把徐玉莹的手拍掉,咬牙切齿道:“别耍流氓!”

    徐玉莹这么一打岔,江天悦的心思也被转移了,在徐玉莹拍胸脯的保证之下,犹犹豫豫的答应了她的主意。

    不过江天悦也提醒自己,一定注意不要让徐玉莹灌王晓太多酒。

    ……

    几个人相互介绍了一番认识了之后,很快就坐在了饭桌上。

    小包子脸女孩,叫陈小影。

    没什么精神的女孩,叫叶苗儿,不是儿化音,是名字真带个儿字。

    四个女孩都是黄州戏剧学院的在读学生,现在念大三。

    马素华倒是也认识江天悦的几个室友,当时江天悦找房子的时候,是几个女孩一起陪着到处跑,几个人感情十分不错。

    布筷之后江天悦看向沙发:“小鱼不吃了吗……咦……睡着了?”

    这个时候,水足饭饱之后的王小鱼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孩子睡觉不挑地方,吃完了就能睡,倒是省心。”

    江天悦乐了。

    而徐玉莹看过桌子上的菜之后,惊讶的看着王晓:“你很会做菜的样子啊。”

    虽然在电话里,王晓的厨艺被江天悦渲染的神乎其神,但是徐玉莹还是有点半信半疑,只当是江天悦这个不会做饭的菜鸡夸大其词了。

    当徐玉莹看到这一桌色香俱全的菜之后才明白江天悦没胡说,尤其是豆腐切丝那道菜,一看起来有水平。

    难怪有土豪一掷千金!

    “来自徐玉莹的震惊点2”

    王晓有了江天悦前车之鉴,变得格外的谦虚了起来,矜持道:“略懂一二。”

    徐玉莹乐了,毫不控制的吐槽道:“还略懂一二,我看倒是挺中二的。”

    王晓嘴角抽了一下,这娘们儿……挺皮啊。

    江天悦拍了徐玉莹一下,示意她不要过分,然后开口道:“人齐了,咱们就开动吧,王晓也忙了一晚上了,马姐也一直没吃饭呢。”

    王晓也没客气直接就动了筷子,菜都是自己做的,何况他也是真饿了。

    早上的“鸿门宴”因为气氛严肃,他心里也有算计,根本就没吃几口,挺了一天也怪不容易的。

    17岁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容易饿,再者说平时他也吃不到这样的美味。

    王晓清楚的记得,从自己父母过世一直到自己带着小鱼出去,这段时间里就从来都没下过馆子。

    平时也都是舅妈早上做好一锅菜,他中午晚上都自己热了热再和妹妹吃,根本没什么油水。

    那一家三口却时不时的出去搓一顿,不过从来都不带自己兄妹两个。

    王晓现在回想起自己的少年时期,哪怕是早已经过去了很久,也依然会觉得有些酸楚。

    不过以后就好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小鱼跟着自己也不会在吃苦了。

    王晓吃饭极快,一口菜扒拉很大一口饭,咀嚼三两口就咽下去。

    这也是在部队养成的坏习惯,其实当兵的十有八九都没什么好吃相,尤其当特种兵的吃相就更惨烈了,吃起饭来像打仗。

    桌子上的人都被王晓狼吞虎咽的架势给吓到了。

    “来自马素华的震惊点3”

    “来自江天悦的震惊点5”

    “来自陈小影的震惊点2”

    “来自徐玉莹的震惊点5”

    徐玉莹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晓:“你至于么?这菜不都是你做的么?干嘛跟八百辈子没见过似的。”

    她主动要求坐在王晓的身边,就是为了等会儿好劝酒,可是还没等她开口说要喝酒,就被王晓的吃相给吓得不轻。

    下过厨的人都知道,做一桌子菜下来,基本早就被油烟熏“饱”了,狼吞虎咽的厨师可不多见。

    能做出这么好的菜的人,必然是经年下厨的,竟然还有这么好的胃口,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江天悦闻言,便是在桌子底下踢了徐玉莹一脚,示意她别乱说话。

    江天悦怕徐玉莹不经意的话又伤到了王晓的自尊,连饭都不吃了。

    徐玉莹却好像没什么反应,继续道:“你是饿死鬼投胎么?”

    江天悦看到徐玉莹越说越过分,又使劲踢了一脚,还猛打眼色。

    只是徐玉莹似乎还是没有反应。

    王晓却停下筷子,看着江天悦,面无表情道:“你要是不想让我吃,就直说,老踢我干什么,挺疼的。”

    江天悦顿时就蒙了,反应过来,难怪徐玉莹一点反应都没有,合着自己踢错人了。

    江天悦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结巴的解释道:“那个,我踢错人了,我不是踢你,是想踢她来着,乱说话都耽误人家吃饭了。”

    江天悦指着徐玉莹。

    这个时候徐玉莹才反应过来,顿时就笑的直打跌:“哈哈哈……悦悦,你怎么这么搞笑。”

    王晓这才明白江天悦的用意,摇摇头道:“没那么玻璃心,我吃相一直是这样,以前的时候,吃饭是限时的,吃慢了就没得吃了,还要受罚,自然就养成这样的习惯了。”

    王晓只是实话实说,在特战大队的新兵期,基本上就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

    要是因为吃饭慢而吃不饱,再经历一天的魔鬼训练之后,铁人都得扒层皮。

    晚上胃里像火烧,只能偷偷喝自来水充饥,喝了还吐,那也得喝,不然顶不住。

    饿几次下来之后,哪怕是大家闺秀吃起饭来都像恶狗。

    可是坐上几个人却不知道王晓重生之前的军旅生涯,只当是王晓寄人篱下,受到的残酷待遇,全都是怜悯的看着王晓。

    江天悦小心翼翼道:“那你多吃点,要是不够的话,你再去做,反正家里食材有的是。”

    徐玉莹也收敛了一些,相较而言,她在几个室友之中,家境是最不好的,还是单亲,自然知道贫困家庭成长的苦楚。

    只是似乎王晓比她还要悲惨一点。

    不对……太惨了!

    马素华眼泪都要下来了:“这孩子,到底是吃了多少苦。”

    王晓见状就有点哭笑不得道:“我就是吃饭快,但是吃的不算多,你们也吃啊,光看着我一个人吃,弄得我怪不自在的。”

    几个人一听王晓这么说,也纷纷动起筷子来。

    尝了几口菜之后,几个人眼前都是一亮。

    “小帅哥手艺真不错!”

    “好吃。”

    “难怪悦悦嘴这么刁的人,都赞不绝口。”

    马素华吃了几口菜,感慨道:“王晓不仅菜做的好,干家务也是把好手。”

    紧接着马素华就把下午王晓在她出去的过程中,把屋子收拾了个彻底的事儿说了。

    其实马素华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江天悦似乎有留下王晓的意图,只是似乎还在考虑。

    这是最好的选择,假如江天悦不收留王晓,她也挺难办的。

    马素华一个人带着女儿,和女儿关系也不好,要是再带王晓和小鱼回家,恐怕她女儿也早作闹。

    马素华提起王晓还会做家务,就是想帮王晓加个印象分。

    徐玉莹感慨道:“长得耐看,还会做饭,做家务,除了没钱,还真是新时代好男人的典范。”

    就在江天悦低头找徐玉莹的腿的时候,徐玉莹突然话锋一转:“小帅哥,你酒量怎么样,陪姐姐喝一杯?”

    王晓闻言,撂下筷子,喝了一口茶水。

    等了半天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高挑女孩为什么要找自己喝酒,不过刚刚得到的技能,不试试,总归有点可惜。

    况且,这似乎是一个能获得震惊点的好机会。

    王晓撂下茶杯,含蓄道:“我酒量不好,但是少喝一点应该没问题,不过不能喝太久,太晚了不好找旅店。”

    徐玉莹一拍手:“好,那咱俩就喝点,不用担心找旅店,今天你只要能给几个姐姐灌倒了,你和你妹妹在这住的事儿就定下了。”

    王晓愣了一下,这是幸运光环开始闪烁了么?

    一晚上的相处时间,王晓也觉得江天悦这个女孩还不错,几个室友也都是正经学生的样子。

    唯独这个性格跳脱,充满江湖气的徐玉莹,大大咧咧之中藏着一点精细和市侩,不过也完全能够接受。

    在前世离开舅舅一家之后,王晓混迹市井,什么样的蛇鼠之辈没见过,徐玉莹此类的人,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其实能够在江天悦家住下,综合各方面都是不错的选择。

    白天自己上学,江天悦可以帮自己照顾小鱼,自己中午回来一趟就行。

    如非无奈,王晓是不会辍学的,毕竟父母再世的时候,非常看重自己的学业。

    晚上的时候自己帮着江天悦直播做菜,顺带做晚饭,可以抵消房租和照顾小鱼的人情。

    王晓想了想,然后在几个女孩脸上扫过,然后道:“如果你能做主的话,我试试吧。”

    ……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