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尊严
    江天悦看着直播间里滚动的留言,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是王晓在捉弄她,哭笑不得道:“小破孩,还想占姐姐的便宜。”

    王晓上下看了江天悦一眼,摇摇头:“可不敢。”

    开玩笑这种事儿点到为止,要不然就显得轻浮了,况且王晓也不是口花花的人。

    可江天悦却把王晓的意思给领会错了,心嘀咕这小子这眼神什么意思?

    难道还看不上我?

    想到这里,江天悦顿时就有点不忿了。

    女人总习惯过度解读男人,男人对他热情了,她会觉得花言巧语,男人对她正经了,又会对自己的魅力产生怀疑。

    总而言之,江天悦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但是江天悦从刚才从王晓的话里也听出来了,他其实是会做文思豆腐的。

    现在那个土豪点名要看文思豆腐,只要是能让王晓做出来,那就能收到999个鱼翅。

    届时这种大额打赏,一定会全站飘红,形成大规模的引流,直播间人气大幅度提升,那自己成为签约主播也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江天悦在一瞬间经历了极其复杂的思想斗争,然后一咬牙,一跺脚,开口叫道:“老大哥,你能现场做一份文思豆腐么?”

    江天悦现在可谓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豁出去了。

    王晓愣了一下,偏头看着江天悦,心说你还真叫啊。

    江天悦脸色也有点泛红,毕竟管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高中生叫哥,还是有点羞耻的。

    同时江天悦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点强人所难。

    毕竟王晓跟她无亲无故,刚才她还拒绝了王晓的合租请求,现在却还要求人家帮着做这么费时费力的菜。

    王晓摇头笑笑道:“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那我就做一份,当是还了我和妹妹在你这吃饭的人情,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听到王晓同意,同时还把话说的这么漂亮,台阶也都给她铺好了,江天悦心里也有点感动。

    所谓的“暖男”大抵就是如此吧。

    江天悦越发的觉得自己,刚才拒绝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

    江天悦紧忙道:“千万别这么说,是我要请你们吃饭的。”

    随后江天悦考虑了一下,才道:“只要你做出一份文思豆腐,我今天收到的打赏全都给你。”

    直播间里也因为这一句话闹开了。

    海上生残夜:“主播豪气!”

    黑漆漆的瓜:“这可不是小钱,刨去跟平台的分成,也有四万多呢,说给就给出去了。”

    在2012年的时候,四万块钱可不是一笔小钱。

    江天悦的许诺,也无疑让很多观众都惊讶了一番。

    王晓听到这话眉头顿时皱起,把手里的菜刀撂下,语气变得冷淡了起来。

    “江小姐,你留我兄妹吃饭,是你心肠好,我帮你做文思豆腐,也是举手之劳,不外乎是礼尚往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晓穷惯了,但是却从不以穷为耻。

    以他前世短短的人生经历而言,他始终认为世界上有很多比钱重要的多的多的东西。

    王晓还记得,当时中队长王大海跟他媳妇离婚的时候,他全程跟着操办,中队长净身出户,什么都没带走。

    回部队的车上,王大海没心没肺的点了根烟,笑着说:“当兵的,穷的只剩下脾气了。”

    当时的王晓没有完全理解,只觉得中队长是瘦驴拉硬屎,瞎逞能,死要面子活受罪。

    后来王晓长大了才明白,王大海当时净身出户,一小半带着一点对婚姻失望的破罐破摔,同时也是对自己最后尊严的一丝捍卫。

    本来就因为穷,连媳妇都跑了,还为一点家产而打官司,简直就是男人耻辱。

    对于真正的男人而言,尊严要比钱重要的多的多。

    而再往后听到那些“男人没钱就没有尊严”的说法,王晓往往都是嗤之以鼻的态度。

    因为他认为会这么说话的人,其实完全不懂尊严是什么东西。

    而江天悦也没想到王晓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她也完全没有想到,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自己带着妹妹生活饱尝艰辛,还会有这么刚硬的脾气。

    江天悦虽然粗枝大叶,但也有点明白过来,不论这孩子是极其自尊还是自卑,她刚才得话或许都是一种伤害。

    江天悦急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见你有难处,正好你还……”

    江天悦心里一急,话也说不清楚了,最后急的没办法,才憋出三个字:“对不起。”

    直播间里也把两个人的对话,全程直播了下来,看的一帮观众一头雾水。

    这世界上,还有嫌钱烫手的?

    留言里一大堆的问号。

    “这到底什么情况?”

    “外援小哥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了?”

    “怎么地?现在主播都这么用心了,直播都带着剧情了?”

    一群吃瓜群众,对两个人的对话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而王晓看着江天悦态度诚恳,还道了歉,心里的气儿也就顺了。

    王晓摇摇头颇为自嘲道:“嗯,没事,是我狭隘了,穷人嘛,总是见不得别人认为自己穷,咱们做菜,这事儿就翻片儿了。”

    然后王晓就走到冷鲜柜里,挑选做文思豆腐所用的食材,脑袋里关于文思豆腐做法的信息,纷纷浮现了出来。

    王晓一边读取信息,一边口述了出来,也算加深理解。

    “文思豆腐,是江苏的传统名菜,起源于扬州和淮安,属淮扬菜,苏菜系,以精细的刀工扬名,口感软嫩清醇,入口即化,可调理营养不良,补虚养身,适合老人和孩子食用。”

    “清人俞樾《茶香室丛钞》:“文思字熙甫,工诗,又善为豆腐羹甜浆粥。至今效其法者,谓之文思豆腐。”

    “这里面说的就是清朝年间一位名厨,文思和尚,也就是文思豆腐的创始人。”

    “据《扬州画舫录》记载,文思和尚拿手的美食是豆腐羹与甜浆粥,文思和尚的豆腐羹极有名,号为文思豆腐。“

    听着王晓娓娓道来,江天悦顿时就点吃惊。

    她从小生于富贵之家,所谓名厨也见过不少,但是做起菜来,还能引经据典的言其出处,好似信手拈来的,她还从来都没见过。

    会做菜不难,懂菜可就难了。

    这厨房的方寸之间,竟被王晓这寥寥几句话,带出几分书香味。

    而王晓拣选食材的时候,举手投足之间,那种自信和气度,也让江天悦有点失神。

    这还是个不满十八岁的孩子么?

    直播间里的观众也有点绷不住了。

    “我去,这是高手!”

    “听不太懂,不过一听就牛逼!”

    “奈何自己没文化,只能卧槽表示一下!”

    “特喵的,怎么有种看央视的既视感?”

    &/div>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