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章 脏的是我,不是他
    

    ♂nbsp;   西池的脸上夹带着冷笑,好像一只追击猎物已久的猎狗。随时准备着扑上来,把姜使君咬住。

    姜使君心底怵的不行,她之前把西池娘子当狗一样溜了几次,毋庸置疑,这一次西池娘子如果抓到她,一定会打断她一条腿。

    姜使君在身下的骏马身上又抽了几鞭子,只希望马能跑的快一点。

    可惜这马跟着她已经折腾了一天,现在就算姜使君下了狠劲儿抽它,它也跑不了多快了。

    西池的马和姜使君的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姜使君忽然想起自己从前在东周边境被白尽宵的人追击时的场景,真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那时候她好歹还有蜂王做保,可是现在她还有什么?

    正这么想着,姜使君忽然听到到身下的马匹一阵嘶鸣。

    接着就是一阵天翻地覆,姜使君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西池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黑手,将一枚暗器射入了马腹之中,才让这马嘶鸣翻滚在地,于是连带着姜使君也被从马上摔了下来。

    这一条路上的草木和山石本来就多,这一次姜使君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摔下来以后,膝盖骨直接就撞到了一块石头。

    紧跟着咔擦一声响。

    “啊!”姜使君只感觉到自己腿上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疼的她头皮发麻。

    姜使君痛呼一声,躺在地上吧,半点顾不得身上其他出的额疼痛,只能闭眼抱着自己的膝盖。

    半晌,连腿都抬不起来。

    从她身上冒出来的冷汗,一瞬间都洗湿了她的背脊。

    就算她不是专业的骨科大夫,从刚才一声响还有膝盖上传来的疼痛里,她也知道,自己的骨头,应该是断了。

    追击她的西池娘子翻身下马。

    走到她身边,冷眼看着她。

    西池娘子抬手一剑划开姜使君的衣袖,将她手臂上捆着的袖箭给扯了下来,丢到一边以后,紧皱的眉头才算松开。

    现在的姜使君,是一个彻底的废人了。

    西池娘子把软剑收回腰上,双手环胸看着姜使君,说道:“厉王妃,你倒是真能跑啊。再给你半日时间,你是不是就要逃回京都了?”

    姜使君疼的浑身都在颤抖。

    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膝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咬唇在忍受着这种痛苦。

    西池娘子看出了姜使君的不对劲,视线从她的脸上往下移,落在了她紧紧抱着的膝盖上。

    西池娘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嘁……看看,老天都在帮我惩罚你。如果你乖乖的跟我走,哪里用的着承受这种痛苦?”

    姜使君终于睁开眼睛看着西池,她的额头上汗珠密布,双唇更是因为腿上传来的疼痛而一片惨白。

    她忍着这要命的痛苦,问道:“你真的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为黎咒好吗?”

    西池娘子肯定道:“当然,而且没人会比我对他更好。”

    姜使君却冷笑了一声,“黎咒不想成为司隶那样的人,如果有一天黎咒知道你是剖了我的心去救他,他会永远恨你。”

    西池娘子虽然和姜使君说过,他不会让黎咒知道这件事情,但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许某一天,黎咒真的会知道这件事情。

    但是那一定是在他给黎咒吃下莲珠以后。

    西池说道:“恨我又怎么样?只要他能活下来,恨就恨。”姜使君说道:“他看重你,才会把我交给你。你说恨就恨?不,西池,你太看清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了。也许在他心里,你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人,所以他不能真的恨你。

    两难抉择,你怎么知道黎咒不会把自己往死路上逼,最后选择自尽!”

    姜使君说这一切的时候,一直看着西池娘子的眼睛。

    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和西池斗的筹码,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己所能的说服他。

    之前在乌篷船上的时候,西池就告诉自己,他在乎黎咒。

    这种喜欢,或许可以成为暂时保她一命的武器。

    西池在听完姜使君的话以后,果然一愣。

    但是片刻后,西池却忽然抬腿踹了姜使君一脚。

    “啊!!”

    这一脚恰好踹在了姜使君的伤处,饶是她再想忍痛,也忍不住叫出了声来。“闭嘴!”西池娘子怒道:“你才认识黎咒多久,竟然就敢妄自猜度黎咒的想法?你别妄想蛊惑我,我告诉你,不论黎咒心底究竟是怎么看待我的,我都会为了他去做这件事

    情!”

    姜使君一身青衣蜷在地上,疼的瑟瑟发抖,眼角甚至有泪光点点。

    她不是想哭,她只是因为太疼,而止不住流泪。

    西池,他是一个堕入爱情的疯子。

    但是她不闭嘴。

    “黎咒是一个白巫师,他的心底是干净的,你非要把他弄脏吗?”

    西池娘子看着姜使君的眼睛,冷冷的说:“他的心不会脏。脏的是我,不是他。”

    他甚至已经想好,等到给黎咒吃下莲珠以后,要如何离开黎咒。他不会让黎咒知道一丝一毫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黎咒只要记住最好的他就够了。

    他说完,把姜使君从地上提了起来:“没空和你继续说下去了,我们该走了!”

    这里离京都实在是太近,他要赶快把姜使君带走才行。

    可是姜使君刚才摔下马的时候,腿骨断了,被西池娘子就这么从地上提起来,又是一声痛呼。

    西池娘子半点不怜香惜玉,只是抓着姜使君,托着往马匹走。

    就是这时,不远处的弯道上,亮起了一串火把,一队人马从大道上朝他们疾驰而来。

    领首的人一身黑衣,手上拿着一把长剑,脸色比比沉寂的夜色更为可怖。

    姜使君抬头看去,原本已经不报任何希望的双眼中,此刻却有了光。

    那个人,是燕凛。

    西池娘子看清来人是谁以后,如临大敌。

    他立即抽出了腰间的软剑,但却不是准备应战,而是一手锁住姜使君的喉咙,一手将剑架在了姜使君的脖子上!西池娘子看着那几个朝他们疾驰而来的人命令道:“都给我停下!”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