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七章 机智的燕四岁
    

    第四百一十七章 机智的燕四岁

    一颗果树从种下去以后,开花结果,至少需要三五年的时间。

    可是他们面前的这一切,从发生到结束,竟然不到半盏茶的功夫。

    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他们相信眼前的事实,不如让他们相信自己是在做梦。

    或许是他们昨夜赶路太累了,所以在休息的时候睡着了,才会梦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一个西兆侍卫看着树上结出来的那些枇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谁能给他解释一下这操蛋的事实啊?

    这他娘的是变戏法变出来的吧!!

    但是姜使君才不管他们呢,她招呼上小知和顺天,兴奋地说道:“快快快,摘果子吃!”

    顺天回过神,和小知两个人走上去,一个摘一个兜,没一会儿就兜了满满一兜子的枇杷回来。

    这枇杷,色泽金黄,比市面上的水果摊子上卖的那些都要好,一看就知道甜得很!

    小知得意洋洋地兜着枇杷从秋叶面前走过去,还分外傲娇地哼了一声。

    刚才还不分果子给他们吃,没想到吧,王妃这么厉害,能跟变戏法一样,变出这么多果子。

    馋不死你们!

    秋叶看着他们兜的那满满一兜子的枇杷,又低头看看自己怀里紧紧抱着的那些青涩的果子,忽然觉得有点心酸。

    她也想吃枇杷……

    秋叶又扭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莲歌公主,却发现莲歌公主的脸色更难看。

    姜使君挑了两个枇杷递到燕凛面前,“给你。”

    燕凛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金黄的枇杷,皱眉道:“这是……”

    看起来,真有点像邪物。

    姜使君笑了:“别怕,能吃!这也就是挑生蛊的一种,用得好,就不怕没饭吃~”

    燕凛想起他之前接触过的那些挑生蛊。

    一个是穿肠破肚的稻蛊,还有一个就是祈国师肚子里的那条鲈鱼。

    那时候姜使君在把祈国师肚子里的蛊解了以后,的确和他提过一嘴,说挑生蛊只要解了就能吃。

    没想到,是真的能吃啊……

    燕凛惊讶道:“蛊也能种在树上?”

    姜使君说道:“能啊,只要你喜欢,猪马牛羊都可以,多了去了。人又不是唯一一个受体。快吃。”

    几个人就着这一大兜子的枇杷,吃的不亦乐乎。

    唯独西兆那边的那几个人,抱着酸涩的果子,吃的可怜兮兮。

    他们,真的,很想过去蹭一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些酸果,根本就不足以饱腹啊!

    白莲歌看看自己的手里的青果,又看看那边吃到打嗝的枇杷小分队,忍无可忍之下,推了秋叶一把。

    白莲歌:“你去!”

    他们的枇杷那么多,兜着的那些还没吃完,树上还有那么多没有摘下来,肯定是吃不完的。就算分给他们一点,也没关系吧?

    可是姜使君不给他们送过来,他们总也不好意思白要啊。

    于是白莲歌便将希望寄托在了厉王的身上。

    白莲歌原本以为,厉王那般大气的人,是一定会顾及自己公主的面子的,厉王或许会让小知或者顺天送一点枇杷过来给他们吃。

    没想到厉王从头到尾只顾着吃姜使君给他剥的枇杷,连一眼都没有往他们这里看过。

    姜使君都能吃枇杷,她却只能吃酸果,凭什么!

    秋叶被莲歌公主推了一把,脚下免不得踉跄几步。

    秋叶低下头,叫到:“公主,我……”

    她知道公主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刚刚才当着厉王妃的面,说不分给她们酸果,现在她要是去要枇杷,人家愿意给吗?

    但是白莲歌才不管这些呢,她只想要快点吃到枇杷。这酸果,她是一口也不愿意再啃了。

    “快去啊!”

    白莲歌急不可耐地催促道。

    秋叶这才缓缓迈步往姜使君他们那儿走去。

    啃着酸果的侍卫们,齐刷刷地将目光落在了秋叶的身上。

    秋叶身负重任啊!

    能不能吃到枇杷,就看她的了!

    短短一截路,秋叶走了好一会儿。

    她来到燕凛面前,屈膝道:“厉王。”

    姜使君正靠在燕凛身边剥着枇杷。

    燕凛:“嗯。”

    秋叶又拿捏了一会儿自己刚才打好的腹稿,才开口道:“厉王……公主她从小锦衣玉食,本该是被人捧着的。若不是今次突逢宫变,也不会落的如今在山中逃窜的下场。还请厉王念在您与公主同属圣骨一脉的份上,多多照拂公主一二。”

    秋叶好歹有点脑子,她知道姜使君那里不好下手,便向燕凛求。

    厉王怎么说都救过公主,总不会看着公主在大家面前受苦吧?

    燕凛默了默:“本王知道了。”

    姜使君剥枇杷的手一顿,不做声。

    秋叶面上一喜,她还真是求对了,厉王竟然如此好说话。

    于是她又再接再厉道:“那些酸果,公主实在是吃不下去。但是奴婢瞧着,这些枇杷你们也吃不完,能否分一点给公主?”

    恰好姜使君手上剥完一个枇杷,送到了燕凛面前。

    燕凛低头正要吃的时候,姜使君就那么刚好地移开了手。

    燕凛:“……”

    有意思。

    姜使君也不说话,就那么举着枇杷在燕凛面前,燕凛再要吃的时候,她又一次移开了手。

    姜使君笑着问:“想吃啊?”

    燕凛点点头。

    当然想吃。

    这可是她剥的,若是换做平时,哪有这么好的福利?

    姜使眨眨她的卡姿兰大眼睛,语带疑惑:“咦,我以为王爷已经吃饱了。”

    燕凛:“没有。”

    这两个字说的实在是干脆利落。

    “没有啊?”姜使君做百思不得其解状:“可我看你还挺想照顾别人的,你真是心怀天下苍生啊。”

    机智的燕四岁顿悟。

    他立即抬头以一种十足大男子气概的语气,对站在面前的秋叶认真说道:“你也见着了,本王没有什么地位,做不了主。此事你还是与王妃商议吧。这是王妃的枇杷。”

    燕凛说完,扭头看着姜使君。

    姜使君嘴角的梨涡陷了下去,把手上的枇杷递到了燕凛面前:“乖。”

    燕凛一口吃掉。

    秋叶一脸错愕。

    刚才厉王明明就要答应她的请求了,怎么说变卦就变卦呀!

    厉王这么容易向厉王妃妥协的吗?

    就为了眼前的一个枇杷!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