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一章 你们这是谋反
    ♂nbsp;   燕凛沉声:“去呈露宫!”

    少天说道:“王爷!司隶既然已经现身了,就说明他们没想再藏了,呈露宫中现在定然也不安全!”

    现在去呈露宫,无异于自投罗网啊。

    王爷素来睿智,怎么可能看不透这么简单的问题!

    燕凛反问道:“她难道就安全吗?”

    他们只知要保护他的安全,却不知,在他的心中,她比自己重要千万倍。

    他可以忍着伤,忍着痛,忍着此前彻夜彻夜难眠的孤独。

    但是他不能再忍受她不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每一个瞬间。

    他已经失去过她一次,就算前途奔赴的是刀山火海,他也绝对不能再失去她第二次。

    少天说道:“可是就算您现在去了呈露宫,王妃也未必在那里了!”

    燕凛推开少天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似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只要她会出现在那里,本王都会去找她。”

    在少天的心中,燕凛永远是第一位的。他不能看着燕凛去冒险。

    王爷不只是王妃一个人的王爷,他身后还有一整个厉王府,他还背负着东周圣骨的全部的希望。

    少天扭头看着一旁站着的小知,说道:“小知,你是王妃的人,你劝劝王爷!”

    小知姑娘虽然是一个丫鬟,但她是王妃的人,说话总有些分量。

    小知默了默,走上前扶住燕凛,说道:“王爷,我陪您过去。”

    少天一愣,惊诧地看着小知。

    小知并没有弄清现在的情况,而且她简单的脑子也不允许她分析清楚面前的情势,她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完成王妃交给她的任务,照顾好王爷。

    小知回头看着少天说道:“王妃离开之前,让我照顾好王爷。王妃回来之前,我只要做好这一件事情就够了。”

    丫鬟的思想是简单的,如果是去王妃身边,她愿意冒险。

    少天怔怔地看着燕凛的背影,无奈地走上前说道:“王爷,我和您一起过去。”

    本来,作为一个侍卫,他们可以提出自己的建议,但事实上,他们就只拥有一个权利——服从。

    既然王爷要决定要去找王妃,那他们就必须跟着王爷一起去。

    常天看着燕凛,眼中是一派纠结。

    王妃让他回来就是为了保护王爷,可是谁能想到,王爷会为了王妃主动走向危险之中。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看清姜使君和燕凛之间的感情。

    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谁深谁浅一说,因为他们都全心全意地,用自己生命里自己可以调配的一切,在爱着对方。

    常天走上前说道:“王爷,要去呈露宫,我们该走另一条路。”

    燕凛回头看着他问道:“哪一条?”

    常天说道:“王妃曾经画过符文的那一条。”

    呈露宫中,姜使君正站在床榻边,低头念着别人听不懂的咒语。

    白翼的一双眼睛就好像夜里的鬼魅,直勾勾地盯着姜使君。

    他手里的长剑越握越紧。

    是现在吧?

    厉王妃已经开始翻禁了,想要让她被反噬,然后拿下她,现在就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随着姜使君口中的咒语之声越来越复杂,床上趴着的小白蛇甚至像一条眼镜蛇一样站立了起来。

    小白蛇开始表现出烦躁的一面,嘶嘶地朝姜使君吐着蛇信子。它时不时地张开嘴巴,露出上颚的两颗毒牙。

    它的脖子不停地往前伸,看起来好像随时可能咬上姜使君。

    姜使君的额头上也沁出的一层薄汗,染湿了她的鬓角,翻禁这件事情看起来并不简单。

    就在大家都凝眸看着姜使君的时候,白翼忽然跳上前,拔出手里的长剑,朝姜使君刺去。

    顺天知道今晚注定不太平,所以一直守在姜使君身边,警惕地看着每一个人。白翼一有动作,他就立即做出了反应,同样抽出身侧的长剑,击开了白翼,保住了姜使君。

    但是翻禁本就需要绝对的安静和外界的免打扰,两剑相击的刺耳的声音,还是给姜使君造成了影响。

    她的身形一晃,呕出一口鲜血。

    那一口血直接吐到了小白蛇的身上,小白蛇受了刺激,瞬间长大了嘴,预备攻击姜使君。

    姜使君捂着胸口,睁开双眼看着他,娥眉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顺天惊诧道:“翼世子!你要干什么!厉王妃正在翻禁,你是要害死厉王妃吗?”

    白翼阴狠地说道:“本世子今日就是要取她和厉王的性命!”

    顺天一愣,扭头看向西兆国君:“皇上,这也是您今日安排的吗?”

    西兆国君对这突然发生的状况显然也感到无比意外,只能严肃勒令道:“白翼,退下!”

    白翼冷冷地扫了西兆国君一眼,傲慢道:“呵,皇上,你现在可没有再命令我的余地了!”

    他说完,看了西兆国君周围的侍卫的一眼。

    那些原本忠心于西兆国君的侍卫,立即就拔出了身上的配件,架在了西兆国君的脖子上。

    西兆国君一惊:“你们!”

    他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气的胡子都在发抖:“你们这是谋反!”

    翼世子厉声道:“不错,本世子今日就是要反!”

    一国皇帝,被自己身边的禁卫军长反了,这还真是可笑。

    西兆国君这个皇帝当的够失败的!

    姜使君撷去嘴角暗红色的血迹,站直了身体,不惧不馁地看着白翼,说道:“本王妃竟不知,何处惹着翼世子了。”

    她嘴角带着没擦干净的猩红,双肩微微垂着,看起来身形单薄的可怜。可是眼中的镇定,却远远胜过男儿。

    在西兆国君都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到的时候,她身上的这股子沉稳,着实叫人惊艳。

    但是白翼盯可不会带着欣赏的目光去看姜使君,他只是盯着她,一双眼睛里都充满了怒火。

    翼世子开口问道:“厉王妃难道忘了厉王在东周斩杀的西兆使臣了吗?”

    西兆使臣?

    姜使君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使臣之子?”

    那西兆使臣既然是白莲歌的皇伯父,想必也是个王爷。

    王爷之子,自然就是世子。

    白翼,翼世子。原来是他。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