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三章 疼了总比死了强
    ♂nbsp;   第三百一十三章 疼了总比死了强

    掣电护法一听到姜使君这么说,抬起手上的剑,就朝姜使君刺去。

    “你还想激我!”

    但是当掣电护法的剑锋迫近姜使君的胸口时,乌擭护法的剑却劈开了她的剑。

    突生变故,掣电护法问道:“你疯了吗?咱们直接杀了她,就一了百了了!”

    乌擭护法坚持到:“淬火丹一事事关重大,计划有变,还是将她带回去交给掌教处置最为妥当。”

    掣电护法一愣,更为恼怒的说道:“这一定都是她的诡计!”

    难怪唅蠄护法会说让他们不要听她说话。

    现在乌擭护法不就让她给蛊惑了吗?

    乌擭护法说道:“不管是不是诡计,现在她给我们的淬火丹都是真的,就凭这一点,我们就不能立即杀了她。再说我们有两个人,难道还怕制不住她吗?你怕我可不怕!”

    掣电护法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胆小怕事?”

    “难道不是吗?”

    “你别忘了我们来之前掌教是如何叮嘱的。”掣电护法看了姜使君一眼,压低声音道:“就是因为掌教觉得这个女人太危险,才会同时派出我们两个人来杀她!就连掌教也说,抓到这个女人直接杀了便是!”

    乌擭护法却说,“可现在淬火丹在她手中,掌教如果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也不会像那样的命令吧。”

    就在他们二人争执之时,一条鞭子凌空出世,打破了二人之间的紧张气氛。

    两人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一个蒙面的青衣人站在那里。

    他低头看着浑身是伤的姜使君问到:“喂喂喂,这位小姐妹,一段时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狼狈呀?”

    姜使君一愣,真的从来从来没觉得这个青衣客蒙着脸的样子,这么和蔼可亲过。

    她连忙对着青衣人说道:“看到你的小姐妹这么狼狈,你还不赶紧拯救拯救她!”

    青衣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是这位小姐妹,你刚才好像出卖我了。”

    他把淬火丹交给她保管,她转身就拿淬火丹跟火袄教谈条件?

    姜使君的身体一僵。

    不能承认!

    面前这个人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死都不能承认自己出卖了他的事情。

    哪怕他已经知道了,她也不能承认。

    “我对天发誓,我从来没出卖过你!”

    青衣人见状,忍不住说道:“哇,你的发誓真是一文不名。”

    姜使君说道:“名不名的重要吗?你先想想怎么对付面前这两个人吧!你救了我,我就把淬火丹给你。”

    掣电护法和乌擭护法两个人正以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青衣人说道:“你这脑子不去做生意,真是太可惜了。拿着我给你的淬火丹,两边拉拢人。”

    青衣人说着,忽然扬鞭打了出去,率先逼退那边虎视眈眈的两人一段距离,然后从石头上跳了下来,把姜使君从地上提溜了起来,转身跃上了马。

    青衣人的动作很快,无意间难免拉扯到她的伤口。

    姜使君倒吸了一口气,连忙道:“疼!疼!疼!大哥您救人的时候,下手轻点。”

    青衣人道:“疼了总比死了强。哥哥我千里迢迢来救你,我容易吗。”

    乌擭护法见状,忙道:“不许让他们跑了!”

    掣电护法道:“刚才我就说直接杀了她省事。如果刚才我们就把人解决了,现在何必这么麻烦。”

    乌擭护法急道:“现在可不是斗嘴的时候。”

    青衣人骑在马上,看了他们一眼,不屑道:“我在波斯的圣坛上都能全身而退,想要抓我,你们还得再练几年的功夫。”

    他说完,忽然朝空中丢出几个弹丸。

    弹丸还没落地就爆开,从中撒出大量的白色粉末。

    粉末的量太大,直接就遮住了他们的视线。地上的那只苍鹰,在听到爆炸声的一瞬间吓了一跳,振翅扑腾到了别处。

    两个护法也连忙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尤其是掣电护法,紧紧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可是空气中的白色粉末却没有就此沉淀下来,而是渐渐地开始往外扩散。两人眼前的可视度依然很低。

    掣电护法退的比乌擭护法慢些,当那些白色粉末落到她的手背上时,她的手背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发青变紫。

    她的手指感觉一阵僵硬,好像都有点不受控了。

    掣电护法惊道:“退,是尸粉!”

    乌擭护法一愣,往后又退了一大段的距离。一直到退到眼前的尸粉扩散不到的地方为止。

    所谓尸粉,其实是一种以死人的尸体为主要材料研制出来的粉末。

    碰到尸粉以后,人的皮肤就会就会像尸体一样开僵硬,若是在尸粉中待久了,沾染上尸粉的地方,还会像尸体一样开始腐烂。

    但是真正让乌擭护法惊诧的却是,尸粉这种东西,青衣人竟然也会!

    这种东西,他们向来只见掌教用过,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尸粉的配方是什么,青衣人到底是怎么配出尸粉的?

    就在这样的一片白茫茫中,掣电护法听见了一串远去的马蹄声。

    她的眉头一皱,“该死,让他们跑了。”

    姜使君被青衣人带着跑出一大段距离,都没有停歇下来。一直到青衣人低头发现姜使君的脸色苍白,快要支撑不下去为止。

    他连忙在一块大石边勒马停下,把姜使君从马背上抱了下来。

    青衣人问到:“身上的伤没事吧?”

    姜使君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说道:“我应该还能死扛一会儿。”

    在马背上虽然颠的疼,但是青衣人说的没错,疼总比死了好。

    青衣人回头看了一眼,确定短时间内不会有人再追上来,才道:“还是先处理好你的伤口吧。”

    青衣人走到姜使君身边,揭开她手臂上的衣服看了一眼,伤口很深,看来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他皱眉给姜使君丢过去一瓶药粉:“自己上点药,止血止疼的。”

    姜使君也不磨叽,拿起药瓶就自己捣鼓起来,先给自己上药要紧。

    因为她的肩膀上也有伤,所以青衣人把药瓶丢给他以后,就一直背对着她。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