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六章 请王妃上门
    第二百八十六章 请王妃上门

    这时候燕凛却看了她一眼,说道:“本王觉得你已经很好了。”

    虽然对马术有天分一学就会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能像她这样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在短短一个下午就能遛马小跑,实在是不容易。

    有时候一个人有多强,并不在于她超越了多少人,而在于她突破了自己多少的极限。

    常天看了燕凛一眼,护妻啊护妻。

    王爷对王妃的好,也是绝无仅有了。

    日落西山,姜使君在操场上放眼望了望,心底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常天,你跟我来。”姜使君招手把常天叫了过去。

    顺天愣了愣,平时王妃都是叫他跟着,今日反倒是叫了常天。

    常天看了顺天一眼,跟上了姜使君。

    姜使君对常天问道:“有没有什么地方,是马最经常踩踏,又不会被人翻动的?”

    常天点头答道:“有,放马进马场的那一段路。”

    “带我过去。”

    常天带姜使君一起来到了他说的地方,姜使君踩了踩脚下厚实的土地,对常天说道:“刨个坑。”

    常天依言在地上挖了个坑。

    姜使君从随身的锦袋里掏出一块白色的手帕,蹲在坑前默念了几句常天听不懂的咒语,然后把手帕放进了土坑里。

    姜使君将土埋上,又在稍有些突起的土堆上面奋力跳了跳,踩了两脚,把土踩结实,才拍拍手道:“大功告成!”

    常天好奇的问道:“王妃,您刚才埋下去的是什么?”

    姜使君说道:“唅蠄护法的头发。”

    常天一愣,王妃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埋头发这么奇怪的事情,又是为了干什么?

    这根头发是姜使君在辅国将军墓里的时候趁唅蠄护法不备,从他身上弄来的。

    那个时候唅蠄护法一心先要带着拓远上觋逃,自然不曾注意到蜂王从他头顶掠过的时候,把他的头发带走了一根。

    所以就算唅蠄护法后来选择丢下拓远上觋自己逃了,她也有办法对付他。

    先前她就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处理唅蠄护法的头发。

    这个地方,既要能让唅蠄护法致伤,又要让她省心,不用她每天都来查看,还要出人意料,让唅蠄护法没有找到的机会。

    马场可不就是最好的地方吗?

    每当马匹放肆从这条路上踩踏而过的时候,唅蠄护法都会有被马蹄踹胸的痛感。

    若这种胸痛感只有一下两下,普通人当然也能忍受。

    但放马儿进场时,那可是万马奔腾啊!

    那场面,那痛楚,光是想想她都觉得刺激不已。

    更让姜使君觉得有趣的是,马场的马每天都要放出来一次,还要再赶回去一次。

    这也就意味着,唅蠄护法每天都有两次机会,可以感受那种刺激的被马轮流踹胸的感觉了。

    这种术法当然也不是不可解,只不过需要费些时间和精力。

    想要破解这一种巫术,有两种方法。

    一是找到被别人拿走做法的东西取出来,解开巫咒。这个方法对于唅蠄护法而言,当然是不可行的。

    所以唅蠄护法就必须要知道自己被仇家取走下咒的替代之物是什么,被压在哪个方向。再以同样的东西,在同样的方向,念咒解开巫术的咒语。

    这个方法很不简单,因为不论是替代之物错了,还是念咒的方向偏离了分毫,都不会起作用。

    唅蠄护法想要解开这个咒,恐怕得折腾不少时间。

    至于干脆用一个狠毒的咒语杀了唅蠄护法这种事情,很可惜,就算是姜使君也办不到。

    异质同构伤害术也是有条件限制的。

    用这种咒术害人的时候,被施咒者不能距离替代物太远。

    当被施咒者离得太远了,这咒术的直接伤害就会减小。

    就算姜使君把头发烧了,也只会给唅蠄护法造成短短的一次性的伤害,并不能要了唅蠄护法的命。

    拓远上觋被她下咒的时候,之所以会受那么大的影响,那也是因为他和被下咒的头发,就在距离不远的地方,所以感受尤其强烈。

    但是如果她把头发埋在土中,只要唅蠄护法一出现在京都这一块地方,就一定会受这个咒法的影响。

    比起简短的一次性痛苦,当然是持久的痛苦给人的伤害更大一点。

    再则,白巫师使用黑巫术,都会受到反噬。

    如果姜使君直接使至邪的黑巫术要了唅蠄护法的命,她自己也会受到不小的黑巫术反噬伤害。

    这和她之前用蛊杀人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用蛊杀人,可以。

    用黑巫术杀人,不行。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姜使君都还没琢磨清楚这当中的奥秘。

    姜使君对常天道:“咱们回去吧!”

    常天点了点头,跟在姜使君身后往回走。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大家也不再耽搁时间,动身回府。

    从马场回到京都,天色已经大暗。

    不过本朝开放夜市,此刻时辰还不算晚,仍旧是万家灯火通明。

    回到厉王府后,姜使君早已经因为一下午的马术学习疲惫不已,沐浴过后,沾上枕头便睡。

    燕凛知道她累了,也不扰她,只给她掖好被子,又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躺在她身边,拥着她一起睡去。

    不过姜使君这一觉却没有睡好。

    半夜里月上柳梢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王妃,您醒了吗?院外有人,有急事找您。”

    乔管家站在门外,心情有些忐忑。

    他也知道深更半夜扰王爷和王妃休息不好,但眼下实在是事情逼到了眼前,他也没法子。

    只求王爷今日心情好,不会计较。

    姜使君嘤了一声,翻身像只小狸猫一样,钻进了燕凛的怀里,用自己的小爪子推了推燕凛的胸膛。

    燕凛知她困倦,现下被扰了清梦,必然不想答话,遂将她抱进怀里,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背。

    燕凛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王妃还睡着,何事深夜来扰。”

    乔管家答道:“是韩府派人过来了,说韩公子病重,想请王妃上门一趟。”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