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东周,再无圣骨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东周,再无圣骨

    燕凛一愣:“唱歌?”

    姜使君拍着胸脯保证道:“对啊,我可是东周好声音!吃金嗓子喉片长大的!我唱的歌,你一定没听过。你要不要听?”

    燕凛默了默。

    姜使君又一次活泼泼的问道:“你到底要不要听呀?”

    燕凛露出两分担忧的表情,“你不会要唱天灵灵地灵灵吧?”

    毕竟上一次她在莲花会上,可是把那当做才艺来表演的啊。

    “当然不会,我也是有正经才艺的好吗?”

    燕凛道:“那就唱吧。”

    姜使君清了清嗓子,走在燕凛前面,边走边唱道:“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在你冷的地方坐暖阳……”

    唱完一句,末了,姜使君回头看着燕凛问道:“怎么样?好不好听?”

    燕凛点了点头。

    很悦耳的曲子,和时下传唱的那些曲子不一样。

    姜使君又道:“那我给你唱整首的!”

    她清了清嗓子,重新开始唱。

    还是那一首往后余生,还是一样动听的嗓音。

    耳边是她莹润婉转的歌声,燕凛看着前头姜使君纤瘦的背影,忽然发现走回去的路,原来也不远。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

    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致,也是你。

    看到燕凛眉宇间那淡淡的忧愁一点点散去,姜使君嘴边的笑容提了起来。

    两个人回到扎营的营地里时,天色已经大暗了。

    今天夜里不设小宴,都是伙房准备了饭菜给每个人送去,所以他们并不着急。

    燕凛看了一眼准备回自己帐篷的姜使君,说道:“夏苗以后,就给本王从姜府里搬回来!”

    姜使君点了点头,跑回自己的帐篷了。

    姜使君走后,姜疗从一边走了出来。

    燕凛朝他点了点头:“大将军。”

    姜疗道:“厉王还真是从不主动叫我一身岳父啊。”

    燕凛看着他问道:“大将军有话对本王说?”

    姜疗朝一旁的树林指了指,说道:“借一步?”

    燕凛点头跟上姜疗走了。

    树林里黑漆漆的,营地的火光,从这里看去,也只有烛火般大小。

    姜疗说道:“厉王最近的行事作风,有些奇怪。”

    燕凛:“比如?”

    “比如厉王对小姜的态度,像是对厉王妃的态度。”

    燕凛道:“她本来就是本王的王妃,这种态度,不是应当的吗?”

    姜疗的目光犀利:“照理来说,厉王不应该将小姜当做厉王妃来对待才是,她不过是一个耻骨,厉王的态度……”

    燕凛骤然打断了他:“她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给本王做王妃!这一点,大将军应该比我清楚。”

    姜疗吃了一惊,“你……你……”

    燕凛上前一步,甚至十分冒犯的揪住了姜疗的衣领,眼神中尽是狠戾。

    “姜大将军好本事啊!你明知本王找了她那么多年,却还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半字都不曾透露!她在襁褓之中的时候,本王就抱过她,你知晓她对本王而言,意味着什么吗?她是本王的心尖肉!你还有胆子和本王说耻骨?你胆敢让她用那样的身份,受尽他人嘲笑,苟活了十六年!”

    姜疗低喝一声:“厉王!”

    姜疗扯下燕凛的手,说道:“你以为我们愿意让她用耻骨的身份活着吗?”

    姜疗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早就过了不惑之年,却在黑暗的林子里红了双眼。

    “林茵为了将她带出来,将我们的女儿推出去了,那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她那时和小姜一样大,生下来还不满一个月,就被人活活剖了心!”

    姜疗咬牙切齿的,捶着自己的胸口说道:“那可是剖心啊!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比我自己的心别人剖了还要痛!可我看到那个孩子在林茵怀里睡得安安稳稳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要把她养大!她是用我女儿的命换来的!”

    “从京都到边陲瀚城,一千多里的路……林茵从宫里出来后,连盘缠都没有,你以为她是怎么过来的?”

    姜疗深吸了一口气,抹掉眼角的泪,继续道:“林茵自己下不了奶,为了给她弄一口奶喝,甚至委身伺候过一个年过五十的客栈老板。为了这个孩子,我姜家付出的不比你厉王府少半分!”

    “那时朝中风云变幻,厉王府尚且自身难保,多少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你,厉王心里难道不知道吗?”

    姜疗压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落到燕凛耳中。

    姜疗冷笑了一声:“是,我是让她顶着我女儿的名分活了十六年,但耻骨又怎么样,耻骨保着她平安的活到了今日!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丧子之痛,别人尚可以为自己的孩子立一个碑位,可他不能。

    这些年,他是怎么过的,没有人会知道。

    姜府里,除了三年前已故的林茵,没有一个人知道。

    姜使君,使君子。

    只要她能活下去,那当初他们做的那些就没有白费。

    “厉王,我不日便要离京。她既嫁给你做了厉王妃,如今又出尽风头,是多少人的眼中钉还不知道。瀚城山高水远,我哪一日便战死沙场也未可知,我如今,未必能护住她了。”

    燕凛看着面前的男人,道:“从今往后,本王会护着她。”

    “厉王……”

    姜疗往后退了两步,举着手中的长剑,朝燕凛鞠了一躬。

    “你既然已知晓她的身份,还请厉王,一定要护住这最后的血脉。从今往后,东周,再无圣骨了。”

    如今的厉王府威大势大,已不是昔日摇摇欲坠之态。

    若是连厉王府都保不住她,那她便真的没有活路了。

    她一定要活在这个世上,她是他们所有人的期盼。

    否则,他们这些年做的一切,又算什么呢?

    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

    燕凛看着他半晌,应道:“本王既然找到了她,便不会再让她受苦。大婚之日,本王曾与她盟誓,今生今世,相许想从,倾心相护,不死不休。如今,大将军可以安心了。”

    姜疗闻言,再次朝一拜:“多谢厉王!”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