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开始飘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开始飘了

    眼看外面天黑了下来,姜使君说道:“我只是身体有点不舒服。天色晚了,我今日先回去了。”

    姜使君说完离开,只是刚走出萃玉庭的院口,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燕凛。

    姜使君愣了愣,低头朝燕凛走过去。

    燕凛见她过来了,便站在原地没有再向前。

    然后,姜使君走到他身边,没有停留,径直路过了。

    只要一想到自己在外面看到燕凛的时候来月事,姜使君就羞愧的无地自容。

    燕凛眉头一皱,没有说话,跟在姜使君身后一道回了寒坞院。

    进了屋,便没有了旁人。

    姜使君卸了钗环,绕到屏风后宽衣。

    燕凛站在屏风的另一侧,开口道:“今日在外面见了本王,为何转身就走?”

    为什么要走……

    她不走,满京都的人都要知道她今天来月事了!

    上个月这个身体还没有开始来月事,谁能想到这个月突然就来了,还是在外面来的!

    天知道她那时候有多想学个遁地术!

    姜使君的声音轻飘飘的从屏风后传来,“怕尴尬,王爷不是在陪别人么,我过去凑什么热闹。”

    她绝对不能让燕凛听出她有什么不对劲!

    这件事说出来太尴尬了好吗!

    这不痛不痒的话,和她平日里的表现,简直像是两个人。

    可姜使君说的话又是对的,燕凛也没有什么可反驳。

    只是面对姜使君这样的态度,他心底有些不舒服。

    他总感觉姜使君在拿她当一个外人对待。

    姜使君脱了外衣,走到榻边脱了鞋,翻身把自己裹进棉被里,背对着燕凛,只露了一个脑袋尖在外面。

    燕凛见状,亦将自己的外衣宽了,侧身在姜使君身边躺下。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是觉得今天的姜使君,有些不对劲。

    从他在金玉满堂里看见姜使君的那一刻,他就隐约感觉到了。

    燕凛拉拉姜使君的被子,谁知道这一次被角在姜使君把自己裹进去的时候就被她攥在了手里,没拉出来。

    姜使君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不是还有被子呢么,你抢我的被子干嘛?”

    燕凛往姜使君那边挪了挪,将另一床被子盖到了自己身上。

    然后大手一捞,把裹在被子里的姜使君捞到自己的被子下面。

    抱住,盖好。

    反正她很小,反正他的怀抱够大。

    姜使君的身体一僵,一刻钟后,姜使君终于耐不住冒出头来,钻出被子扭头看着燕凛道:“你要闷死我呀!热死了!”

    她自己裹了一层,燕凛身上的一层被子又压在她的棉被外面,她都快闷出一身汗了。

    燕凛嘴一双眼眸望着她:“谁让你与本王在一张榻上,却不与本王睡一床被子。”

    姜使君:“……”

    她翻身坐起来看着燕凛,暴躁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事儿说起来还要怪我是吗?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果然来了姨妈的女人脾气最大。

    燕凛皱眉:“本王何时不讲道理了?是你从回来以后就不对劲,避开本王走,不愿意和本王说话,可你却没有告诉本王为什么!”

    姜使君一阵沉默。

    难道燕凛要她屁颠屁颠的凑过去告诉他,王爷我姨妈来了,他才高兴?

    知不知道尊重女人的私生活。

    燕凛的脸色冷了下来:“而且你现在还和本王发脾气!”

    对,她现在竟然敢对自己发脾气!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姜使君一噎,“我那是累的。我今天忙了一天,所以很累。”

    燕凛:“你的借口可以编的再假一点。”

    再一次被燕凛毫不留情的戳破,姜使君吼道:“我大姨妈来了!所以脾气暴躁不想说话,行了吗!”

    燕凛一愣,疑惑道:“你有亲眷来了,本王怎么不知道?”

    且她的亲眷来了就来了,她为何如此不高兴。

    姜使君的脸一黑,咬着牙道:“不是亲眷,是月事!我月事来了!够清楚了吗!”

    姨妈,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它甚至给了姜使君对燕凛发脾气的勇气……

    姜使君说完,裹紧自己的小被子,脸红的要死,像一只毛毛虫一样,从燕凛的怀里拱了出去。

    燕凛愣在哪里,好一会儿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她,来月事了……

    若是姜使君这时候回过头看她一眼,就能看见燕凛的耳根正泛着淡淡的粉色。

    就是这时候,姜使君猛然想起一个问题。

    古时候男子多认为女子之所以会来月事,都是因为身体里有秽物。所以女子的月事带,是极其污秽之物,是邪恶、肮脏的象征。

    那她现在来姨妈了,是不是意味着,她这几天可以搬出寒坞院去住了!

    小腹上的痛感顿时被她忽略不少。

    姜使君计上心头,又开始飘了。

    “王爷……”姜使君把头埋在被子里,低声说道:“我既然来月事了,为了不给王爷带来污秽,还是先……”

    姜使君还没说完,身侧石化了良久的燕凛就翻身下床,披上外衣走出了房间。

    姜使君:“……”

    果然是嫌月事脏就走了么。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这铺床是她的了!

    至于燕凛去哪儿睡,她就不在乎了。

    姜使君心安理得的霸占了一张大床,闭上眼睛休息。

    只是没过多久,房门便再一次被人推开。

    燕凛手上端着一碗东西,走了进来。

    “起来。”燕凛看着床上的姜使君说道。

    姜使君抬头一看,裹着被子坐起来问道:“干嘛?”

    燕凛在床边坐下,把碗朝姜使君递了过去:“本王刚刚让人炖的红糖姜汤,你趁热喝了。”

    姜使君一愣,真没看出来他还懂这些。

    她还以为燕凛嫌弃姨妈污秽走了呢。

    不过,燕凛关心她,她心底倒是挺高兴的。

    姜使君捧着姜汤一口一口喝了起来,这时候一个小厮捧着一个手炉走了进来,呈给燕凛:“王爷。”

    燕凛接过手炉道,“退下吧。”

    小厮走了出去,重新阖上房门。

    姜使君喝完姜汤,燕凛把她手上的碗接了过来,将手炉递给了她:“暖暖肚子。”

    姜使君把手炉放到小腹上暖着,看着燕凛疑惑不已:“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难道这些事他以前也做过?

    可燕凛看起来就是个高冷不已的人,他身边别说姬妾了,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也没有什么女人可以给他机会做这些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