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要不我们再亲一次?
    第一百一十六章 要不我们再亲一次?

    燕凛无视韩幼灵眼中的难过,继续道:“她如今是本王的王妃,你若是对她不敬,便是和是和本王过不去。你说本王是做戏,本王不求天不求地不求人,何必将戏做成这样。”

    燕凛说罢,将侧对着韩幼灵的姜使君转过身去。

    韩幼灵一眼就看见了姜使君脖子上留下的那一块欢爱的痕迹。

    紫红色的吻痕刺痛了韩幼灵的眼。

    她的眼睛一红,“燕哥哥,你难道真的和她…和她……”

    燕凛神情冷冷,你若是不出现,本王还真就成事了。

    韩幼灵歇斯底里的叫到:“可她是个耻骨啊!她的母亲是娼妓!妓女肚子里出来的女人,燕哥哥你难道不觉得脏吗?”

    原本只是冷眼看着韩幼灵的燕凛听到这一席话,身侧的手捏成了拳头:“韩幼灵!你最好斟酌斟酌你自己说出来的话。”

    燕凛连名带姓的呼出韩幼灵的名字,韩幼灵吃了一惊,往后小退了一步,低下了头。

    “燕哥哥,我,我……”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姜使君开口道:“郡主,你是不是觉得王爷碰了我,就是自轻自贱了?那你再看看这个!”

    姜使君说完,踮起脚尖凑到燕凛面前,大胆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Mua~

    姜使君兴奋地问道:“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东周国唯一的圣骨被我玷污了?在心里亲切的问候了一遍我的祖宗,抓狂的快疯啦?”

    何止是疯了,韩幼灵现在恨不得手撕姜使君。

    看着姜使君小人得志的嘴脸,她几乎要被气到吐血。

    姜使君怎么能如此轻浮,在光天化日之下,对燕哥哥做这种事!她还要不要脸了!

    姜使君看着韩幼灵气急败坏的样子,暗自高兴得意的时候,却没有发现身旁的燕凛愣住了。

    刚才他身上的那股被韩幼灵挑起来的戾气顷刻烟消云散,被心底的惊诧和脸上那份难以忽略的感觉所取代。

    姜使君亲了自己?

    她刚才主动地亲了自己一口!

    姜使君笑眯眯的看着韩幼灵道:“虽然看到你生气我开心极了,但是你也不要气的太厉害,因为这种日子以后还长着呢!这就是我和王爷的生活日常!你如果被我早早的气死了,我没有什么成就感。”

    韩幼灵闻言,心底燃起了熊熊怒火。

    下一瞬,她转身跑出了房间,逃似的离开了这间客栈,她一眼都不想多看姜使君。

    韩幼灵在心底发誓,总有一天,她会让姜使君跪在自己面前伏低做小,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的脚步稍一停顿,身后姜使君的声音便尾随而至:“欢迎这位亲随时回来参观恩爱夫妻的狗粮日常哟~”

    韩幼灵走了以后,姜使君脸上自信得意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她翻了个白眼,对燕凛问道:“怎么哪儿哪儿都有她?”

    燕凛沉声道:“兴许是收到了什么风声。”

    他之所以趁着大婚当夜离开,就是为了避开韩幼灵和永靖帝的人,免得他们跟上,但是现在看来消息还是走漏了。

    燕凛看了她一眼,问道:“你要银子做什么?”

    哦!对了,这才是正事儿啊!

    她刚才都卖身求财了,现在必须拿到钱!

    要不然燕凛就是白嫖!

    姜使君伸出乖巧的两只小手,弯腰高举过头顶:“我想买一套金针和银针!金必须是纯金,银必须是纯银,略有些贵,另外还需要买些昂贵的药材,把我自己当了可能也买不起,请给赏钱。”

    燕凛看她乖巧听话的模样,心情十分愉悦,于是从容的从怀中取出七八张银票放进姜使君的手里。

    有钱的都是大爷!燕凛现在就是她的大爷!

    姜使君笑眯眯的看着他,拿着银票一看,每张银票都是五千两,燕凛随随便便就给了她好几万两的银票。

    普通六口之家,一百两银子就够吃半年。这好几万两的银子,若是正常开销,便是几辈子都花不完呀!

    姜使君有些飘,她突然明白那种被大款包养的感觉有多么幸福了。小知和她都是穷过来的,小知要是看到这笔钱,估计也能乐疯了。

    燕凛这么有钱,她不能帮燕凛省着!

    姜使君猛地抬头,两眼放光的看着燕凛。

    不,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美男子了,他是一台闪闪发光的提款机。

    于是姜使君恬不知耻的说道:“这位大爷,要不……我们再亲一次?然后你再反手甩个几万两银子在我脸上,您觉得呢?”

    她要是有个十几万两银子在身上,走到哪儿不是好吃好喝的充大爷,那她就再也不怕燕凛把她丢在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燕凛看着姜使君求财若渴的模样,淡定的吐出两个字:“侍寝。”

    姜使君愣了愣,“什么?”

    燕凛嘴角衔着笑:“侍寝以后,本王可以甩个好几十万两在你的脸上。”

    姜使君一怔,那亲个嘴的事情和睡个觉的事情能一样吗?

    这绝对不能混为一谈,绝对不行!

    姜使君干笑了两声,往后退了两步:“哇,这么多银子,我突然觉得够用了呢!我出去买点东西,王爷在客栈里好好休息!”

    姜使君说完把银票往锦袋里一塞,往屋外走去。

    燕凛尾随而至:“本王随你一起去。”

    这一次他们出行为了不引起注目,所带的人不多,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只带了少天他们三个侍卫。

    如今他们三人都出去查探消息了,姜使君身边没有侍卫保护。

    现在韩幼灵又出现在了这里,想起上一次韩幼灵的黑巫师追杀姜使君的事情,燕凛不放心。

    路上,燕凛对姜使君说道:“若是常州买不全你要的东西,等我们回京以后,回头你列一张单子,将你想要的东西都写上,让王府里的管家去采买。”

    姜使君的双眼一亮,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开局一床破棉被,装备全靠大腿给!

    啊,她爱这个大腿!

    她以后一定要成为燕凛大腿上最独一无二,闪闪发光的挂坠。

    金针银针去普通的地方是买不到的,只有在大的金器店里才有可能找到,因为会有一些名医会有需要。

    而常州又是一个富庶之地,所以找到这样一家大的金店并不难。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