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不再让你受委屈
    什么?!

    办理了休学手续?!

    一刹那,陆原的心更加痛了。

    陆原知道周允伤心,周允痛苦,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周允会伤心痛苦这个地步,办理休学手续,这是彻底跟自己决裂了吗?

    或者说,是自己连累了周允到这个地步的!

    自己害的她休学了!

    “这位同学啊,好像你是叫陆原吧,听说你欠了学校里一百万啊,小伙子,还是赶紧筹钱还了吧,别在这里为一些儿女情长难过了。”教务老师笑呵呵的拍了拍陆原说道。

    陆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里的。

    反正,当他回到宿舍里的时候,看到他的样子,吓得张辉和宋纯游戏都不玩了,赶紧跑到陆原身边。

    “我靠,老陆,你咋了?”

    “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老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啊!”

    两人手忙脚乱的。

    陆原却什么也没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去忙自己的,然后直接往床上一躺,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七天……

    陆原整整在床上躺了七天,期间张辉和宋纯给他带饭,不过陆原也基本上没怎么吃。

    “老陆,你到底怎么了啊?跟兄弟们说一下啊。”张辉说道。

    “是啊,老陆,上一次你跟李梦瑶分手,也没见你痛苦成这个样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们俩虽然没啥本事,老陆,你要是有什么麻烦,说出来,大家伙儿一起解决!”两人看陆原这个样子,心里也真是急。

    别看平时相互调侃玩闹的,真要碰到大事,肯定是兄弟情啊。

    陆原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张辉和宋纯都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七天了。

    陆原也真的躺不下去了。

    他离开宿舍,来到镜湖边。

    此时,湖水悠悠,草木青青,依然风景优美。

    真应了那句话,景色犹在,伊人不存。

    一阵风吹来,陆原突然感觉到脸上有点异样,他轻轻一拨,手里多了一根柔软的东西,一根发丝,长长的。

    是周允的。

    一刹那,陆原竟然哭了,他定定的看着那根发丝,泪水奔涌而出。

    周允,你在哪里啊?

    我,我好想你。

    如果我再遇到你,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我发誓,我陆原,以家族的荣誉发誓!

    良久,陆原仔细的把那根发丝收好,这才起身,漫无目的出了校园。

    陆原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没有想过要去哪。

    就仿佛是一个孤魂野鬼一样,在外面逛着。

    不知不觉,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突然一抬头,眼前,有一个饭店“京师名厨”,装修的很精致,档次看起来很高,门口也停着不少车。

    看到这饭店,陆原突然又一阵悲从中来。

    自己和周允也认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说带她吃遍金陵每一个顶级饭店,但是却一点都没做到。

    唯一一次在百盛园,结果又被艾敬她们赶出来了。

    想到这里,陆原心里又涌出巨大的悲痛。

    想着,他就进了饭店,找了个两人的桌子,坐了下来。

    “先生,请问你要点什么?”

    这里的服务员倒还好,并没有因为陆原穿的破旧而看不起,陆原刚坐下,立刻就有一个服务员上来了。

    “一份蒜蓉酱汁龙虾,一份红烧焦糖扇骨,一份鲍鱼翡翠汤,一份浓芝士素鱼翅,一份清蒸雪蛤,一瓶拉菲红酒。”

    陆原点了五个菜,都是昂贵的菜。

    还有一瓶昂贵的红酒。

    “先生,你一个人,点的,能吃的完吗?”服务生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上就是了。”

    陆原懒得多说。

    也没有力气和服务生多说。

    服务生也不敢多嘴了,急忙去后厨报菜去了。

    没多一会儿,几个菜逐一就上齐了。

    小小的两人桌,基本上就摆满了。

    “先生,这是你的餐具。”

    高档的饭店,餐具自然也是高档的,服务生端着一个盘子,把碟子,筷子,餐巾布,酒碗,一一放在陆原跟前。

    “再拿一副。”

    陆原说道。

    “啊?”服务员一时没有明白。

    “我叫你再拿一副餐具。”

    服务员一愣,看这个客人奇奇怪怪的,服务员也不怎么敢惹,于是只好又拿来了一副餐具。

    陆原亲自动手,把这副餐具,一一小心的,摆在了对面。

    当看到对面也一双筷子,自己这边也一双筷子。

    但是对面的座位上,却空无一人的时候。

    陆原又哭了。

    他多么希望此时此刻,周允就坐在对面啊。

    “周允,”

    陆原说着,打开红酒,先给对面倒满了,“喝过红酒吗,嘿嘿,你尝一尝哦……”

    接着,陆原又给自己倒上,然后端起红酒,“周允,来,我们碰一下。”

    “怎么样啊……”陆原自己咂了一口,然后眼神定定的看着面前空空的座椅,嘴角带着微笑,“好喝吗,哈哈,看看你的样子,你肯定是第一次喝吧……和你想象的红酒味道不一样是不是,哈哈……你都呛到了,来……我给你擦一下啊。”

    说着,陆原拿起桌子上的餐巾,举着手,伸到对面的座椅,在空中轻轻的擦拭着。

    旁边的服务生都看傻眼了。

    对面根本一个人都没有啊,莫非,这个人是个疯子?

    可是看起来又不像啊!

    “来,吃菜……嘿嘿,这些菜也没吃过吧……”陆原笑着用筷子拨动着一块龙虾,小心的夹在对面的碟子里,然后笑吟吟的看着对面,“你多吃点……周允,瞧你那么瘦,我一定要把你养的胖胖的,胖到我都抱不起来……哈哈……你说什么,你不给我抱?……我不,我就要抱……”

    服务生的嘴巴张的大大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周允,来,吃,你吃啊……”陆原还在微笑,可突然,他手里的筷子一下子滑落,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周允,我真的,真的对不起你,我好想你,好想你啊……”

    “先生,你没事吧?”

    此时此刻,服务生也总算看出一些门道来了。

    这人,应该是失恋了?或者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

    他在假装对面还坐着一个人呢,怪不得点了那么多菜,又要了一副餐具。

    然后,他又假装给对面的人倒酒,假装给对面的人夹菜,假装和对面的人说话。

    他之所以一会儿哭,又一会儿笑。

    也是因为他笑的时候,是假装对面坐着那个人。

    而他哭,是因为他回到了现实。

    想到这里,服务生心里也对这客人多了一些同情,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他如此之痛苦。

    陆原什么也没多说,站了起来:“结账吧。”

    啊?

    服务生又愣了一下,一开始看他疯疯癫癫的,又点了那么多菜,穿的还这么破旧,还以为是来吃霸王餐要逃跑的,现在竟然一口都没吃,就结账了。

    而且刚才还做了那种事,可见这个人一定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啧啧,真是让人好奇他的身份啊。

    “先生你好,一共是一万三千三……”

    陆原啥也没说,自己还有一张独立银行卡上面有个几万,直接就刷了卡。

    来到门口,推开玻璃门,刚要走。

    “妈的,你是不是有病!我点的是西子牛肉羹,你他妈的怎么给我上了西湖牛肉羹了!老子请人来吃一次饭,你是故意给我难堪是不是!是不是以为老子请不起西子牛肉羹啊!”

    突然,一个公鸭嗓子的声音,粗暴的喝了起来。

    西湖牛肉羹一百块一份,而西子牛肉羹则是五千块一份,价格差的很大的。

    那个桌子上,坐着十来个人,公鸭嗓子戴个鸭舌帽,花生粗的金链子在手腕上缠了两道,正大声的对一个服务生破口大骂。

    “啊,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新来的,还有点笨,不太灵巧。”经理看公鸭嗓子那一桌子,全部都是财大气粗的,要么是光头,要么是纹身,要么是墨镜,要么是脖子上大金链子。

    他赶紧过来给公鸭嗓子赔罪道歉。

    “妈的逼,什么玩意!你也不打听打听,宽爷我在金陵什么地位!”公鸭嗓还不依不饶,突然抄起刚才那碗西湖牛肉羹,朝着那服务生就砸去!

    如果给以前,陆原也许会过去管一管。

    但是现在,陆原真的没有任何心情,没有了周允,他已经失去了灵魂。

    陆原收回目光,推开了门。

    “啊!”

    一声惨叫!

    是那盆滚烫的牛肉羹砸在了服务生的身上。

    也就是这一声惨叫,让陆原本来已经涣散迷茫的目光,猛然收缩!

    刚要迈出去的脚步,也一瞬间凝固!

    一刹那,玻璃门的把手几乎都被他按的变了形。

    我这么喜欢周允,怎么能听不出她的声音!

    即使她的呼吸我都听得出来!

    这惨叫,就是周允的声音!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