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41章 布局的对手
    周辰垂着头深深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件事也说来蹊跷,在我们收购了这幅画和这尊笔洗之后,过了没多久,还没等拍卖呢,就又有两人拿了一幅一模一样的画和一件一模一样的笔洗过来卖……我们的人当时一看都慌了,幸亏我们一开始收购的画和笔洗都没有拍卖,这要是拍卖了之后,这两件一模一样的字画和笔洗再流传出去。还不砸了我们周家的牌子啊!"

    "所以你们为了保全周家的名声,也只有把这第二幅字画和第二件笔洗给买了下来!"

    林羽笑了笑,能够体会到周辰的无奈,这要是买下来,起码主动权还掌握在他们手里,大不了把这些东西都好好的验一验,分出真假就行了,但要是第二幅画和笔洗被别的同行买去,并且率先拍卖成功,那他们手里这幅画和笔洗就真的成为赝品了!

    就算他们再把画和笔洗放出去。砸了对方的牌子,那也不过损人不利己罢了,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不管是不是赝品,也都要买下来!

    "是啊,我不买下来还能怎么办!"

    周辰哭丧着脸说道,"明知道是哑巴亏,我也只能认栽,你也知道古玩界这一行有不包退、不包换、不包赔的三不原则,买了就是买了,打眼也只能认栽。所以我就算能找到一开始卖我们东西的那俩人,我也不能逼着人家把货收回去!"

    "嗯,我知道,不过你也应该能看出来吧,这是同行故意设计挤兑你呢!"

    林羽笑着说道。既然周辰收到了这幅画和笔洗之后马上又出来了第二件,而且还都是来他这里卖,说明人家就是刻意针对他的!特地给他设的局!

    "这点我也想过!"

    周辰点了点头,望向桌上的两幅画和两尊笔洗,有些无奈的说道,"但是不管我怎么想,我也想不到哪个同行这么厉害,竟然能弄到如此相像的名画和笔洗!"

    两件完全一样的真品,放眼整个古玩界,也从未有过!

    "小辰,要我说,你就直接把这其中一幅画和一件笔洗给它毁喽,这样剩下的一件不就是真品了吗?!"

    江敬仁推了下老花镜,走过来劝道,他觉得这件事没有什么好纠结的,既然分不出真假,那么留哪个都一样。

    "伯父,其实我也这么想过,但是,我害怕等我这么做了之后,又会有第三件一模一样的真品跑出来啊!"

    周辰摇头苦笑不已,在古玩界混了这么多年,这个主意他怎么可能想不到,但是既然有第二件一模一样的仿制品,那也同样就会有第三件!

    "嗯。周大哥的这个担心不无道理!"

    林羽点点头说道。

    "而且,这画和笔洗我买入的价格虽然比市场价低,但是我这是买了两份啊!"

    周辰拿手背拍着另一只手的手心,急切道,"就算我毁了一件,卖了另一件,也是连成本都回不来啊!"

    林羽眉头微微一蹙,点点头,确实,就好比这白玉雕五龙纹笔洗。市场价大概能拍到一千五百万左右,但是桌上的这两件说不定周辰总共是花了两千万买下来的,所以怎么算怎么赔!

    "其实赔钱我倒是不怕!"

    周辰沉着脸担忧道,"我只是害怕以后还会遇到这种情况,不用多,要是再出个三四回,咱这拍卖行就不用干了!他娘的,老子干了这么久,还从没碰到这么棘手的事儿呢!"

    在古玩界这一行,最怕的就是打眼弄到假货,虽然现在有精密的仪器和各种名头叫的非常响的大师教授做鉴定师,但是古玩界作假的工艺也一直在提升,可以说是防不胜防,不过周辰跟着他父亲干了这么多年,也还是头一次见到做的如此相似,如此逼真的赝品!

    "周大哥,万事有利皆有弊,要我说,这可能也是件好事!"

    林羽看着周辰急的上窜下跳的样子,也不好意思继续逗他了。笑着开门见山道,"其实这里面的猫腻,我已经看出来了!"

    "什么?!"

    周辰闻言面色大惊,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林羽,又惊又喜。张大了嘴,颤声道,"家荣,你,你没逗我吧?!"

    "没有!"

    林羽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一旁的陈大师和齐大师也都面色一震,惊诧的互相看了一眼,随后眼神灼灼的望向林羽,急声说道,"何总,您看出这其中的端倪来了?!还请你赶快指点一二!"

    他们两个人虽然清高孤傲,但是倒也一门心思扑在了古玩上面,对古玩的热爱甚至高于生命,他们研究了数天都没能研究明白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怎么看感觉怎么像真的,急的可以说是抓耳挠腮,所以此时听到林羽竟然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他们自然惊喜不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听一听林羽的见解。

    一旁的江敬仁听到女婿这话也是精神一振,赶紧凑过来侧着耳朵细听。

    林羽见众人一脸的迫切。也没继续卖关子,笑道:"其实……"

    "老板,张秘书说外面来了一个客人,说要见您!"

    林羽刚开口,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疾呼,接着先前在第一道门站岗的制服男快步走到了门外,站在门外没敢进来。

    "妈的,你可真会挑时候喊!"

    周辰被这制服男吓了一跳,立马沉着脸呵斥了他一句,冷声道,"我不是说了任何人不能过来打扰我们吗,不管是什么客人,让他在外面等着!"

    "我知道,可是张秘书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客人,让您无论如何出去见见!"

    制服男微微弯着身子,小心的冲周辰说道,"张秘书还让我告诉您,这个客人说了,他是来帮我们公司解围的,他愿意原价把咱先前买的两幅字画和笔……笔什么玩意儿给收购回去!"

    因为制服男级别太低。所以压根不知道画和笔洗的事,说话间难免有些表述不明白。

    "笔洗?!"

    周辰听到制服男这话面色猛地一怔,转过头,无比震惊的说道,"他是来我们这两幅画和两件笔洗的?!"

    "对,笔洗,他说了,可以按照原价买回去!"

    制服男赶紧点了点头。

    周辰睁大了眼睛,愣愣的转头望向林羽,诧异道。"家荣,你说这人……"

    "你刚才不是说还想不通陷害你的同行是谁吗?这不,你这厉害的同行人家自己找上门来了!"

    林羽冲他笑了笑,毫无疑问,现在外面来的这个人肯定就是这次布局那面的人。

    周辰沉着脸点了点头。他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冲林羽说道,"那要不,我们先去会会他!"

    "会会就会会,走!"

    林羽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也想看看到底是谁给他们公司使绊子。

    众人走出去之后,主管小心翼翼的把保险库的大门锁好,接着才跑了出去。

    周辰带着林羽他们径直到了公司的会客室,只见此时偌大的会客室内正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头发整齐的梳到了脑后,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面色白皙,穿着一身骚气的淡粉色西服,看起来像个南方人,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时不时的低头看看手上的手表。

    "你好!"

    周辰进门之后脸色一沉,低声打了个招呼,既然知道来的这油头粉面的男子多半是给自己布局的人,他自然没有好脸色。

    "哎呀,周经理呀。你好!"

    粉西服急忙站了起来,热情的冲周辰喊了一声,接着伸出手要跟周辰握手。

    周辰扫了他的手一眼,握都没跟他握,一屁股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冷冷的望着粉西服,沉声道,"说吧,你是什么人,来干嘛的?!"

    "周经理,我听说你收购了两幅一模一样的吴道子的《孔子行教图》,也听说您收购了两件一模一样的清乾隆白玉雕五龙纹笔洗!"

    粉西服也没绕弯子,双手捏着公文包温和的笑道,直接说道,"我这次来,是来收购这四件东西的,换而言之,我这次来,是来帮您解围的!"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