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05章 叫姐夫
    龚院长听到林羽这话面色一怔,疑惑道:“何医生,你的意思是说你能医治这孩子?”

    “嗯……问题不大!”林羽笑着点了点头。

    龚院长不由摇头笑笑,无奈道:“何先生,年轻人有信心是好事,但是盲目自信似乎也不太好吧……那么多医生给小智检查过后都说没有办法治愈,你连检查都没检查,就敢说你能医治好他?!”

    “龚院长,你可别小瞧这位何医生啊,他可是位鼎鼎大名的神医呢!”玫瑰显然听到了院长的话,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回生堂的何家荣何医生听过吗?”

    “何家荣?!”

    龚院长面色陡然一变,满脸惊讶的望着林羽,惊声道:“你……你就是何家荣何神医?电视上说的那位神医?”

    对于何家荣,她也是有所耳闻的,前段时间电视台上的晚间新闻上,铺天盖地的都是何家荣的新闻。

    “不错,我就是何家荣,不过算不得什么神医!”林羽摇头笑了笑,很是谦逊的说道。

    “哎呀,何神医,我早就应该想到是您的!幸会,幸会!”龚院长迫不及待的伸出手跟林羽握了握,兴奋道,“那这下小智的眼睛有希望了,对了,何医生,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啊……”

    说着龚院长推了下脸上的眼镜,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道,“你帮小智看完,能不能帮我们孤儿院里其他几个生病的孩子也都看看……”

    “当然可以啊!”

    未等林羽说话,玫瑰率先替他答应了下来,满眼含笑的望着龚主任说道:“不只是给那几个生病的孩子看,还要给孤儿院里的每一个孩子看上一看!”

    每一个孩子?!

    林羽脸上的肌肉陡然间跳了跳,这孤儿院几百个孩子呢,这要是挨个看下去,还不得累死他!

    这个狠毒的女人!

    “哎呀,那太谢谢您了,何先生!”龚院长面色一喜,兴奋的握住了林羽的手不停地感谢。

    “呵呵,不用谢!”林羽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麻烦您先帮小智看看吧,我们孤儿院有卫生室,请跟我来!”龚院长立马领着小智往卫生室走去。

    “何先生,死有轻于鸿毛,也有重于泰山,你要是帮这些孩子看完病,那么你的死,可就是终于泰山了!”

    玫瑰见林羽苦着一张脸,冲他甜甜一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闪动着温柔的光芒,轻轻地挽起林羽的手,柔声道:“你要是能帮我弟弟把眼睛治好,我就让你死的舒服一些,好不好?”

    她与林羽说这话的时候深情万种,丝毫不像在谈论生死,反倒像是情侣间在约会。

    林羽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女人说来说去,最后都是要把自己弄死啊。

    林羽随着她到了卫生室之后,发现卫生室里除了龚院长和小智,还有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医生,见到玫瑰后面色一些,急忙走过来,拉住雪儿的双手,笑着说道:“雪儿,你这些日子去哪了,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林羽皱了皱眉头,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起来,没想到这个女人在孤儿院的人缘还挺好的,不知道这些人知不知道她是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

    随后林羽坐到了诊桌上,让小智坐在自己的对面,替小智探了探脉。

    因为小智的眼睛失明时间太长,所以林羽仔细的探了好一会儿,这才将手收回来,冲小智问道:“小朋友,你小时候受伤的部位是在后脑勺左侧对吧?”

    林羽问完抬头看了眼龚院长和玫瑰,在等她俩的回答,毕竟小智受伤的时候不过两三岁,肯定记不得当时的情况。

    “不错!”

    龚院长急忙走了过来,伸手掰着小智的头发给林羽看了看,只见小智后脑勺左侧有一道明亮的疤痕。

    林羽看到这道伤疤面色不由一变,立马站了起来,快速的走了过来,回身望向玫瑰,惊讶道:“这疤痕竟然是被利刃……”

    “嗯,对,当时是小孩子贪玩,不小心撞在了石头上,石头裂纹太锋利,把头皮割伤了,留了个疤!”

    没等林羽说完,玫瑰便打断了林羽,面带微笑的说道,但是她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痛苦,这种痛苦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惊恐!

    林羽看到她这种神情微微一变,没有反驳他。

    作为一个医生,他当然能分辨出来这个伤疤不是被石头割破的,而是被利刃割伤的,不过他想不通,会有什么人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下这种毒手,而为什么提起这件往事的时候,玫瑰眼中会又惊又怕。

    “何医生,小智这种情况你能医治吗?”龚院长满脸期待的问道。

    “可以,不过……需要一些时间!”林羽点点头,说道。

    “太好了!”龚院长脸上闪过一丝兴奋,急切问道,“大概需要多久?”

    “长则一两个月,短则一两个星期!”林羽想了想说道。

    “时间太久了!”

    玫瑰突然瞥了眼林羽,一双眼睛在他身上扫了扫,带着一丝戒备,似乎以为林羽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他失明已经七八年了,一两个月就能治好,已经不算慢了吧?”林羽冲她眯眼笑道。

    玫瑰眼睛一转,接着转身冲龚院长笑道:“龚院长,麻烦你帮我们准备一间屋子,为了方便医治小智,我和何医生,从今天开始就住在这里了,一直到把小智治好我们再走!”

    “好,我这就找人收拾两间房间!”龚院长急忙点头。

    “一间就好!”玫瑰一边强调,一边已经挽住了林羽,冲龚院长嫣然笑道:“其实刚才没来得及没告诉您,何医生还是我的男朋友!”

    “啊?!”龚院长微微一惊,随后兴奋道,“哎呀,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好,好,我这就让人去安排!”

    说着她满脸喜色的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但是林羽却心里苦的不行,这个女人,连睡觉都不放过自己!

    “雪儿姐姐,那我是不是得叫他叫姐夫了?!”小智在一旁听到这话,转过头来,兴冲冲的问道。

    “对啊,叫声来听听!”玫瑰摸着小智的头,大大方方的应道,咯咯的笑了几声。

    “姐……姐夫!”小智凭感觉望向林羽这边,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摸着头喊了一声。

    “叫你呢!你怎么不答应呢!”玫瑰见林羽没吭声,立马拽了他一把,同时甩给他一个阴寒的眼神,很显然,如果林羽敢不配合的话,绝对没有好下场。

    林羽恨恨的瞅了她一眼,冲小智笑道:“哎!”

    “小智乖,你姐夫可是神医,他一定能帮你把眼睛治好的!”玫瑰摸着小智的头,眼中说不尽的疼惜怜爱。

    “谢谢姐夫!”小智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用力的点了点头。

    林羽点头笑笑,接着冲那个年轻的女医生说道:“你好,请问你们这里有针灸用的银针吗?还有,这附近有卖中药的药店吗?我需要你帮我去买些药材!”

    “奥,银针我们这里有,你看下合不合适!”女医生急忙伸手去柜子里找出一个针袋递给林羽,同时说道,“在我们院对面就有一家中药药店!”

    林羽点点头,要过纸笔写了一个方子,接着递给女医生说道:“麻烦你帮我去帮我抓这几味药!”

    女医生点点头,结果方子走了出去。

    随后林羽拿过针袋,叫着小智坐到椅子上,将消毒过的银针扎入小智头上的风池、百会、上星等穴位,因为林羽身上气力有限,所以施针时他体内灵力的渡入也要相对慢一些。

    不过他知道,要想要求这个女人帮自己把这种迷药解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林羽在替小智施针的时候,玫瑰一直站在离着林羽不远的一处地方,右手伸到自己大衣内侧的腰上,手指在插有匕首的皮套上不停的抚摸着,似乎只要林羽一有想把小智挟持为人质的念头,她立马就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不过对于这种卑鄙的小人行径,林羽压根连想都没有想过,专心的替小智施着针。

    玫瑰望着林羽脸上认真庄重的神色,眼睛微微眯了眯,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蓦地想起她与林羽初次见面那次,在酒吧外面的小巷子里,林羽替她披上外套的情形,她心中不由一暖,竟然有些不忍心杀掉林羽了。

    但是很快她心中的这种感情便一扫而空,没办法,林羽非死不可!

    半个小时后,林羽便帮小智施完了针,此时女医生也已经将药抓了回来,林羽帮她配制好剂量,便让她拿去厨房煎熬去了。

    等到中药煮好之后,女医生便端了回来,倒在碗里,吹了吹,作势要给小智喝。

    “等等!”

    玫瑰突然喊住了她,冲林羽笑道:“何医生,这个药会不会煮的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啊,要不你先尝尝?”

    林羽瞥了她一眼,心想跟他料想的没错,这个女人的戒备心果然够重!

    林羽也没推辞,接过中药喝了一口尝了尝,接着点点头,肯定道:“没问题!”

    玫瑰见林羽把药喝了,这才放心的让小智喝下去。

    “小智,感觉怎么样?”等小智喝完,玫瑰关切的问道。

    “好苦!”小智吐了吐舌头。

    “别着急,等他再喝上几天就有效果了!”林羽笑道。

    晚上吃过晚饭,玫瑰便把林羽带到了龚院长提前准备好的房间里,房间装修非常不错,带有独立的卫生间,屋内是一张很大的双人床,床上换了一套崭新的被褥,同样是一床双人被。

    一进屋,玫瑰便拉着林羽坐到了床上,温软的身子贴在林羽身上,冲他笑道:“小弟弟,你今天真是听话啊,跟我配合的很好,不过我有一点行不明白,我这么对你,你却帮我医治我弟弟,是出于真心的吗?”

    “医者父母心,我医治你弟弟,并不是怕你威胁,而是出于一个医生的良知和责任!”林羽大义凌然的说道。

    “哎呀,小弟弟,你还真是个好人呢!”玫瑰嫣然一笑,接着突然掏出腰间的匕首,用刀背在林羽脸上慢慢的滑动着,笑道:“不过一个星期对于我而言太长了,三天!我只能给你三天,后天,不管你能不能医治好我弟弟,你都得死!”

    “三天?三天怎么可能呢!”林羽面色一变,急声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