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82章 初心不负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跟邹艺歌一起来的一帮人吓得顿时一怔。

    这么大牌的导演怎么说跪就跪了,而且还哭的像个孩子?!

    陈甜甜看到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邹导这是突然间犯神经病了吗,咋还给仇人跪下了!

    林羽同样也吓了一跳,这导演怎么回事,现场飙演技吗?

    “何总,您不认识我了啊?!”

    邹艺歌一边呜呜哭着,一边冲林羽询问道。

    “不好意思,我真……真不认识你……”

    林羽见他哭的这么伤心,还真不好意思说自己不认识他,可是他也不能撒谎啊,印象中他真的从来就没见过这个大导演啊。

    “我是邹艺歌啊,何总,呜呜……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啊……”

    邹艺歌眼里的泪水如绝地般奔涌而出,能看出来,他情绪十分激动。

    “我知道你是邹艺歌啊。”

    林羽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可是自己真不认识他啊,连邹艺歌这个名字他都是第一次听说。

    他被邹艺歌哭的都有些不知所措了,感觉自己就是个混蛋,人家哭的这么激动,结果自己对人家连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只好蹲下身子拍拍邹艺歌的后背,安慰道:“兄弟,先别哭了,你跟我说说咱们什么时候,在哪见过,说不定我就想起来了。”

    林羽这一哄果然好使,邹艺歌用力的点了点头,平复了下情绪,站起来说道:“何总,您还记得您荣沁美颜拍广告那次吗?那是冬天……有个明星耍大牌……”

    “是你?!”

    他这么一说,林羽顿时想起来了,感情是那天帮他们荣沁美颜拍广告的那个邹导啊!

    当时他还给自己名片来着,结果后来也不知道倒腾哪里去了,都忘记这茬了。

    “您记起我来了,恩公啊……”

    邹艺歌见林羽记起了自己,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拽着林羽的胳膊就要继续跪下去。

    “别别,你先起来,先起来……”林羽急忙把他拽起来,打量一番,笑道:“不对啊,我记得当时你没这么胖的,而且还留了络腮胡的。”

    这邹艺歌变化也太大了,难怪他没认出来。

    “嗨,这不是日子过的舒服了嘛,就发福了……”邹艺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出了名之后,他也慢慢的学会享受了,没几个月的时间,就胖了几十斤。

    “行啊,邹导,这么快就成大导演了,真厉害!”林羽颇有些感慨,当初邹艺歌还是个拍广告的小导演,见了大明星都得点头哈腰,没想到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恩公,没有您哪有我啊?”邹艺歌急忙说道,“当初幸亏您跟杨晨铭杨总介绍了我,他托人给我提供了一个拍电影的机会,我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啊,不容易……”

    说着说着他又泫然欲泣,或许在外人看来他这样有些矫情,但是娱乐圈的水有多深,只有真正混过的人才深有体会,那种永无出头之日的绝望,几乎随时能将人的意志力摧垮。

    饶是他这种十分具有能力的导演,也不过是日复一日机械似的重复着拍广告的工作,甚至他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直到无意间结识了林羽,林羽帮他引见了杨晨铭,他才得到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终于一飞冲天!

    林羽对他而言,无异于再生父母,他今天这一切可以说都是林羽给的,所以他见到林羽才会如此激动,以至于情绪都有些失控。

    “行了,兄弟,既然混起来了,就好好加油。”

    林羽笑了笑,邹艺歌能如此记得自己,实属不易,这世上还能如此懂感恩的人已经不多了。

    “对了,何总,是这个贱人得罪了你是吧?!”

    邹艺歌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回身狠狠的瞪了陈甜甜一眼。

    陈甜甜吓得浑身一激灵,张了张嘴,吓得有些不知所措。

    邹艺歌没等林羽答话,冲到陈甜甜跟前,照着她脸上“啪啪”就是两嘴巴子,陈甜甜原本就红肿的脸,立马隐隐泛起了黑紫色。

    陈甜甜硬挨下了这两巴掌,眼泪扑簌簌的直掉,但是她紧抿着嘴,不敢哭出声来,心里却悔的肠子都青了,要是早知道林羽是邹导的恩人,借她十个胆儿,她也不敢如此羞辱叶清眉啊。

    “家荣,算了……”

    叶清眉终归是个女人,容易心软,见陈甜甜被打的这么惨,有些于心不忍,紧紧的攥住了林羽的衣服。

    林羽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吗,示意她别怕,冲邹艺歌道:“邹导,算了吧。”

    “真是瞎了你的狗眼,连何总都敢得罪!”邹艺歌怒气冲冲指着陈甜甜骂了几句,冲林羽说道,“何总,这个女人犯的错误简直不可饶恕,您放心,我这就跟她解约,而且全行业封杀她,替您出这口恶气!”

    他说话的时候霸气无比,神情中再也没有了当初那个小导演的谨小慎微。

    现在的他确实有资本说这句话,他说封杀,很多大影视公司都会给他面子。

    “邹导,不要啊,邹导!”

    陈甜甜听到这话彻底被吓坏了,她为了这次机会,可是费尽了半年,甚至数年的心血,没想到邹艺歌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她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

    叶清眉紧紧的攥住了林羽的胳膊,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

    “邹导,她跟我之间的过节,已经了结了,她骂了我朋友两句,我扇了她两耳光,算是扯平了。”林羽沉声说道,“当然,她是你的人,你怎么处理,是你的自由,不过我提醒您一句话,以后无论做什么,多想想曾经的自己,但愿你能初心不负。”

    林羽冲他说了一声,接着再没说话,转身叫过店员,准备去付礼服的钱。

    说实话,他看到现在邹艺歌狂傲的神情,有些反感,不过陈甜甜这个女人太可恶,他实在不想给她说情,所以说话也是点到为止。

    邹艺歌听到林羽这话身子猛地一怔,深有感触,急忙跑过去,说道:“恩公,恩公,这是我现在的电话,您留一下!”

    林羽也没拒绝,接了过来,“有时间一起吃饭。”

    “好,好,恩公慢走!”邹艺歌冲林羽深深鞠了一躬,林羽走出去了好远,他还一直站在原地,接着喃喃道:“初心不负……是啊,初心不负!”

    他刚才对着陈甜甜颐指气使的模样,跟以前自己讨厌的那些人有什么两样!

    他转过身冷冷扫了陈甜甜一眼,说道:“告诉你,这次我先饶你一次,但是你以后要是再敢给我盛气凌人,眼高于顶,我绝对封杀你!”

    “我不敢,绝对不敢了!”

    陈甜甜如蒙大赦,不停的跟邹艺歌道谢。

    “不用谢我,要谢谢何先生吧!”邹艺歌一甩袖子,快步离去。

    “学姐,你一直看着我干嘛?”

    从商场出来后,林羽见叶清眉看着他,不由笑了笑,有些纳闷。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这个人令人捉摸不透。”叶清眉眨了眨眼,笑道。

    “此话怎讲?”林羽笑道。

    “没什么。”叶清眉笑着摇摇头,提了提手里的手提袋:“谢谢何大老板送我的礼物。”

    这时林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见是李千影打来的,知道多半是给她哥哥看病的事儿,便立马接了起来。

    “喂,何先生,今天下雨,你医馆应该不忙吧,能麻烦你来帮我哥哥看看病吗?”电话那头的李千影十分善解人意的说道。

    “当然可以,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林羽一口答应下来,人家可是花了十个亿呢,就算没时间也要过去。

    “我一会儿派人去医馆接你吧。”李千影说道。

    “好。”林羽也没拒绝。

    挂断电话后,李千影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怔怔出神,眼前又浮现出交流会那晚林羽站在台子上意气风发的模样,她嘴角情不自禁的浮起一些笑容。

    这个何先生身上似乎带有魔力,是那么的让她为之被吸引,是那么的让她为之着迷。

    “丫头,想谁呢?”

    这时李家的家主,也就是她的父亲李振北突然走过来悠悠的喊了一声。

    “我想给哥哥治病的事呢!”李千影面色一红,说着起身往外跑去,“我去接何医生了。”

    等到林羽和叶清眉回到医馆后,李千影也刚好赶到。

    “何先生!”

    她兴冲冲的刚喊完,看到叶清眉后身子猛地一滞,脸上闪过一丝失落,打量叶清眉一番,随后展颜笑道:“这是你的女朋友吗?真漂亮!”

    “她是我朋友。”林羽笑了笑,急忙解释道:“我妻子在医院上班。”

    李千影听到这话心里猛地一颤,一股绝望之情涌上心头,她实在没想到,林羽竟然已经结婚了。

    不过旋即她便释然了,不结婚又能如何呢?毕竟自己残躯败命,能活到何时,还是个未知数,奢望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呢?

    “何先生,那我们走吧?”李千影强挤出一丝笑容道。

    “稍等!”

    林羽赶紧进屋把自己的药箱拿上,除了挑了几味可能用的上的药材外,还把厉振生切的太岁拿上了一些,接着便跟李千影去了她们家。

    在路上跟李千影闲聊的时候,林羽才知道李千珝是她的亲哥哥,她爸只有他们两个孩子,至于李千颢,则她小叔家的儿子。

    李千影家是一栋院落式的独栋别墅,占地面积很大,装修全部是中式风格,院子里还有凉亭和假山,颇有些古香古色的味道。

    “小姐,先等等,别进去,夫人还没走呢!”

    这时一个保姆模样的人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拦住了李千影和林羽。

    “啊?还没走呢?”李千影有些纳闷道。

    “是啊,要不你们先去老爷的书房吧。”保姆建议道。

    “好,那一会儿我妈走了,你记得喊我们。”李千影冲她嘱咐一声,接着叫着林羽从旁边上了楼。

    “李小姐,我们给你哥看病,为什么要害怕你妈呢?”林羽皱着眉头十分不解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