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2章 说,谁欺负你了
    “真有这么个情况?”谢长风有些质疑的皱了皱眉头,内心疑惑不已,要是真这样的话,小何不会不跟他说的啊。

    “谢书记,我能骗您吗?况且这种事情也没法骗人啊,我们医院都有记录,您不信的话可以过来看一眼,下面的病人家属还在闹呢,我让副院长过去处理了。”

    藏狄安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

    “藏院长言重了,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那行,我了解情况了,打扰了。”

    说完谢长风就把电话挂了,拧着眉头略一思忖,接着把自己的贴身秘书叫了过来,吩咐他去清海市人民医院查查,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虽然他嘴上跟藏狄安说着客套的话,但是内心根本不相信他,他俩只见过一面,谢长风也不知道他的底儿,只知道是京城方面派来的。

    秘书办事很快,总共去了不到一小时就回来了,跟谢长风汇报道:“书记,人民医院那边内科诊室确实有人闹事,说是把他们的家人治成了瘫痪还是什么的,在那嚷嚷着让医院赔钱呢,也提到了江颜江医生的名字,非要让江医生出面呢。”

    “看来确有其事啊,这个小何,怎么也不跟我说清楚呢。”谢长风皱着眉头,语气有些责怪,但转念一想小何平日里踏实稳重,也不是这种隐瞒实情的人啊,不过小何跟江颜的感情很好,为了江颜隐瞒实情也说不定。

    他没急着给林羽打电话,打算等晚上见面再详谈。

    林羽等江颜睡下后,去医馆抓了一些鸡骨草、当归、党参等药材,又去超市买了一些食材,回来给江颜煲了一锅乌鸡汤和一个银耳什锦水果汤。

    等到傍晚的时候,江颜便睡醒了,林羽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她后温和一笑,说道:“饿不饿?”

    说完跑去厨房给江颜端了一碗乌鸡汤,亲自用勺子舀着往她嘴边送。

    江颜摇摇头说:“不饿。”

    “吃点吧,我可是炖了一下午呢。”林羽有些讨好的笑道,再次往江颜嘴边送了送。

    江颜还想拒绝,但是看了眼林羽期待的神情,没忍心,张开嘴稍微吸了一口。

    就是这小小的一口,瞬间让她的味蕾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鲜香顺滑的味道顿时溢满了口间,胃口大开。

    “你怎么做的呀。”

    江颜原本阴郁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丝神采,赶紧端着碗坐到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是她喝过的最好喝的乌鸡汤,也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鸡肉,立马大快朵颐了起来,一小碗很快便被她吃完了,接着递给林羽说道:“老板,再来一碗。”

    “好嘞,您稍等。”

    林羽见江颜心情好了,自己立马也乐了,急忙跑去厨房又盛了一碗,同时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

    “慢点吃,别着急。”林羽温柔的一笑,“晚上谢书记叫我去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江颜摇摇头,林羽便打算自己去。

    “对了,冰箱里还有水果汤,一会儿拿出来放一会儿再吃,现在刚入夏,吃太凉的不好。”林羽临出门的时候一边换鞋一边嘱咐道。

    “家荣。”

    在他伸手开门的时候,江颜突然喊住了他,满脸温柔的望着他,轻声道:“我没事,谢谢你。”

    她知道,林羽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讨好她,为了哄她开心,她感觉很满足,虽然她的事业没有了,但是她还有家人,还有这个真心疼爱自己的傻蛋。

    “等我回来。”林羽冲她轻轻一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赶到酒店之后,谢长风和郭兆宗早就已经到了,坐在桌上喝着茶水聊着天。

    一起的还有曾书杰等其他几个政府部门的官员。

    “小何来了啊!”众人笑着跟林羽打了个招呼。

    郭兆宗直接起身让林羽坐在主座上,林羽赶紧摆摆手,笑道:“还是您坐吧,我坐谢书记旁边就行。”

    他替郭兆宗看了看伤口,发现已经愈合了,便嘱咐了两句注意事项,随后便坐到了谢长风身边。

    谢长风才低声对他说道:“小何,你托我办的事,我帮你问了,你有没有隐瞒我什么啊?”

    “没有啊,谢书记,您有话直说。”林羽不由一怔。

    “好,那我就直说了。”

    接着谢长风便把藏狄安跟他说的医疗事故跟林羽说了一番。

    林羽听完也不由有些意外,江颜可没有跟他提过这回事啊,江颜是绝对不会跟自己撒谎的。

    他仔细一想,便反应过来,多半是藏狄安故意栽赃的江颜,便问道:“谢书记,我爱人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如果她做的手术有问题,她肯定会承担责任的,您让秘书去查的时候,只看到了病人家属闹事,有没有查清楚是几点的手术,主刀大夫是谁?”

    “嗯?你的意思是?”谢长风皱了皱眉头,似乎明白了林羽话中的意思。

    “人民医院是清海市最大的医院了,每天接诊的病人数以千计,至于手术,内科一天就要做十余台,有些急诊病人送进去的急,家属根本就不知道主刀大夫是谁,医院随便把一台失败的手术推到江颜身上也不是不可能。”林羽细细的解释道。

    “有道理,行,我这就派人去查。”谢长风沉着脸,颇有些恼怒,这个藏狄安胆子太大了,竟然连他也敢玩弄。

    “现在查恐怕已经晚了,我估计他已经把资料全都更改了。”林羽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谢长风迟疑了一下,语气威严道,“那这样吧,回头我再跟他谈谈,先让江颜回医院上班,我就不信他不卖我这个面子!”

    晚宴结束后,郭兆宗坚持要送林羽回去,林羽拗不过他,只好接受了。

    在把林羽送进小区后,郭兆宗也跟着下来了,神神秘秘的把林羽拉到了一边,低声道:“何先生,自从您上次救了我,有几件事我一直困惑不清,想让您帮忙解答解答。”

    “郭总请说。”林羽见他这么一副怕人的模样,不由有些纳闷。

    “就是上次我临死前,我感觉到自己的魂魄飘了出来,现在想来跟做梦似得,就想问问您,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人死的时候真的会出现魂魄吗?”郭兆宗小心的问道,想起当初的场景,现在还有些后怕。

    “郭总,你自己都经历过了,还需要问我吗?”林羽皱了皱眉头,“这件事你没有告诉过其他人吧?”

    “没有,没有,我哪敢啊,人家还不把我当成疯子了。”郭兆宗咕咚咽了口唾沫,颇有些紧张,“我很好奇,当时所有人都看不到,为什么您能看到我?”

    “只要玄学学到一定的程度,自然能够看到这些东西。”林羽直接瞎扯了一番,要是自己如实告诉郭兆宗自己也死过一次,还附在了别人身上,郭兆宗不吓得再死一次才怪呢!

    “对,对,是我愚钝了。”郭兆宗咽了口唾沫,继续道,“还有啊,何先生,您救活我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很恐怖的声音在喊我,说不会放过我,这是怎么……怎么回事啊……”

    郭兆宗说这话的时候身子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恐怖的声音他仍然心惊肉跳。

    “你也听到了?!”林羽心头一震,眼睛猛地睁大,他当初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一直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根本没往心里去,没想到郭兆宗也听到了!

    “也?!”

    郭兆宗身子一颤,急忙问道:“您也听到过?”

    “奥,不是,我以前听一些同道中人提起过这种情况,没想到你也听到了。”林羽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心里也直纳闷,这到底是什么声音。

    当时那个声音说自己是逃不掉的,但是自己还阳都快一年了,也没有什么事啊?

    “何先生,那到底是什么声音啊,该不会是索命的无常吧?”郭兆宗脸色苍白,额头上汗如雨下。

    “不是,就是你还阳时出现的一些幻听而已,属于正常现象。”林羽面不改色的继续忽悠他道,毕竟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样,你稍等,我送你一件东西,可保你安然无恙。”

    林羽说完直接快速的冲上了楼,下来时手里多了一块帝王绿玉观音,塞到郭兆宗手里,嘱咐道:“这块观音我施加了符咒,戴在身边,百灾可解。”

    “多谢何先生,多谢何先生!”

    郭兆宗这才长松了一口气,看了眼手中翠绿翠绿的玉观音,着实比上次蔡大师送他的血玉顺眼多了。

    其实郭兆宗来也就是为了跟林羽求这么个东西,现在到手了,便拿着心满意足的走了。

    郭兆宗走后林羽还站在原地,皱着眉头想郭兆宗刚才的话,揣摩那声凄厉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又是谁发出来的?

    自己逆天改命让自己和郭兆宗重生,是不是违背了什么规则?

    不过管他的,现在自己凭着祖上这一身修为,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他也可以跟他斗上一斗。

    大不了就是个死嘛,又不是没死过。

    这么一想林羽心里就舒坦多了,反正活一天赚一天。

    想起楼上有个美得不像话的老婆,林羽便抛开一切,开开心心的跑了上去。

    “颜姐,水果汤喝完了吗?”

    林羽进去后见江颜正站在洗衣机前洗衣服呢。

    “嗯。”江颜低着头轻声问了声。

    林羽一听她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关切道:“颜姐,你感冒了吗?鼻子怎么堵了?”

    “没有。”江颜摇摇头。

    林羽眉头一皱,立马一把把江颜的身子掰过来,只见她眼圈红肿,明亮的眼中布满了血丝,显然是刚刚痛哭过。

    林羽刹那间心都要碎了,又惊又怒,嘶声道:“说,谁欺负你了?!”

    快看 ”hhxs665” 微x号,看更多!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