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房门紧锁
光是听这宋美琪的话,就知道她多无脑了。

按照说也二十多岁的人了,可说话一点不过脑子。

该说的不该说的,就一股脑都说了。

不管这些是不是真的,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岂不是很打江流的脸?

这哪是表白吗?这他么分明是砸场子来。

听完这番话,秦皖豫和王君显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江流,以为这哥们会发飙。

但江流并没有。

他杨兰兰的抽了口雪茄,然后冷声一声,问姓宋的,“我跟你很熟吗?”

宋美琪:……

她瞪大了眼睛,无法相信这么冷漠的话是出自江流之口。

其实宋家是谢家的直系亲属,跟江家关系并不多熟。

可宋美琪也是见过江流很多次的,两人私下虽然没有太多的交集。

可宋母也不止一次的跟江母表示过,他们家女儿对江流的爱慕了。

她不相信这件事,江流会不知道。

俩人上个月还在王家老太太八十大寿的寿宴上见过。

虽然不是坐一个桌,但当时宋美琪去跟江流打招呼,他也含笑点头了。

她以为,就算江流是不喜欢她,可也不讨厌的。

怎么如今,居然说了这么无情的话。

高鹤倒是很幸灾乐祸,摆摆手,“瞧瞧,打脸不?我老哥都跟你不熟,你蹦跶个什么劲啊?”

宋美琪也没心情跟高鹤吵嘴了,只是扁着嘴,一脸委屈的盯着江流。

“江流哥,华家现在是需要钱,才求我姨母,要把女儿主动嫁给我东阳哥的,你都知道她们是为了钱,又何必让他们得逞呢?我……我们别宋家……。”

宋美琪话不等说完,江流起身,看了看秦皖豫和王君显他们。

“换个场子,这里太吵了。”

然后……秦皖豫王君显就跟着江流出了门。

高鹤安排好剩下这些人后也跟着走了。

宋美琪一个人愣在原地,尴尬癌都要犯了……

想来宋家也是不差的,就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来找江流,说这些无脑的话。

江流是真心不爱跟人唇枪舌战,尤其是这种无脑的女人。

索性换了一个安静的会馆,哥几个开了几个洋酒,聊聊天说说话。

说是坑他一笔,可买单的时候,王君显还是抢着买了。

不仅如此,哥几个还每人微信转账了三十万给江流。

说是礼份子……

江流笑了笑,也没多说。

这场局子一直持续到十二点,然后秦皖豫开车送他回家。

半路上,这男人还百思不得其解的问,“你就这么结婚了?”

“不然呢?要离吗?”江流做在副驾驶上,微微笑。

“不是,这也太快了,我还是无法适应……说好一起到白头,你他么就偷偷局了油。”秦皖豫也是一个逗比。

江流还是笑而不语……

“我现在真的很好奇,华家小五,到底是什么人,让你芳心大乱。”

以秦皖豫这些年和江流的关系,也该知道,这男人可不是雷锋,他能愿意将就错娶那个女人,想必那女人又过人之处。

江流还是笑而不语……

十里春风,水韵阁

江流回来的时候,客厅里的灯微微亮着,别墅里很安静。

他上楼走到华笙的房间门口,尝试推了一下,果然……人家反锁了。FL"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